刘云书评:封从德的《六四日记》

今年是一九八九年六四民主运动廿周年,因此,香港不少楼上书室均摆放了中国政府视为「禁书」的书,这些书故名思意就是写下了,一些中国政府不喜欢听,不喜欢看的材料。今集介绍的书,是中国境内书店不能光明磊落出售的书,名字叫《六四日记》。书的作者是廿年前,其中一名学生领袖亦是组织学运的核心人物--封从德。
2009-05-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封从德的新书《六四日记-广场上的共和国》
封从德的新书《六四日记-广场上的共和国》
Photo: RFA

现年四十二岁的封从德,四川人,1982至89年于北京大学学习遥感技术。1989年5月,更获美国波士顿大学录取,提供五年博士学位奖学金。但是,同年4月中国大学生因胡耀邦的死而牵起的学运巨浪,改写了封从德的命运。

《六四日记》附题为广场上的共和国,书名除了找来前香港立法会议员司徒华题字外,也找来不少学术界巨擘写序,当中包括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讲座教授余英时,原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严家祺,及当年出任北京大学学生自治会筹委会副主席常劲等。

书中常劲的序是这样写的,他谓:「这书的出版可说是老封过去20年的人生总结。」是否过去20年人生的总结,我不敢莽言,但是,封从德自一九八九年民运出现后,迄今一直没有把学运这人生重要的事抛诸脑后。所以,自他流亡到海外以后,他便立即提笔把事件中所有的记忆纪录下来,再不断从旁翻阅相关材料,务求把这段重要的中国历史的真貌呈现于前。

《六四日记》全书35万字,内容来源除了是封从德在「六四」后约两年间,撰写而成的《八九学运备忘录》一书外,亦加插了众多相关资料,单以注释已有6万字的丰富材料。不过,由于封从德选择以日记模式撰写,故读者翻看时,即使涉及人物或事件如何繁杂,也不会感到吃力;再加上,封从德以朴实的笔触落笔,摒弃修饰,又坦白剖析个人的内心感受及对事件的想法,更加强了书中内容的真实性及可信性。

当然,一本好书构成的元素众多,但是,以一本纪录事实为本的书来说,书中内容的真实性才是读者眼睛摆放的地方。

犹记得,当年「八九民运」衍生众多热门话题,曾有媒体报道指学生领袖争权,及欠缺组织云云,当然,读者更望能了解六月四日凌晨时份,解放军入城开枪射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及民众,坦克车辗过血肉之躯时,学生领袖们脑袋中究竟想什么等等,虽然不少新闻尽力报道,但是,消息的确实性却始终仍然带有问号。
当年在现场采访过的香港记者曾跟我说,当年学生领袖讯息之多,令人感到咋舌。

「八九民运」学生领袖之多,除了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如王丹、吾尔开希及柴玲外,其实封从德亦是核心人物。据常劲说,封从德是八九学运里唯一一名横跨了「北京大学学生自治会筹委会」、「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絶食团指挥部」、「保卫天安门广场指挥部」、「首都各界联合会」等核心决策组织的「学生领袖」。

正如封从德自己讲:「这本书现在可能卖得不好但是可以留存很久,因为我很用功写了这本书,对于学生组织运动内部的事情,外界真的不知道,所以,过了一百年,还是有人会研究这本书,因为这是我个人的经历,还有我正好参与了当时学生中最重要的几个组织,所以,学生内部的事情,余先生所讲的是对的,应该没有人比我更详细,更准确的。」例如当年有媒体谓,封从德带领广场数以十万计的民众念了三遍《絶食宣言》,但是封从德在书中便清楚交待没有。不过,事件却牵引到跟统战部部长单独会面的戴晴的头上来。

封从德18年前写下《八九学运备忘录》,现在,再把事件厘清整合兼出版。封从德谓,出书有两个主要目标。第一就是纪录一个比较可靠的真相;此外,就是希望外界更多理解这运动的精神,因为当时全国百多个城市兼农村,均弥漫著一种很高昂的精神。

「当时我们这些同学,尤其是六四当天晚上,就是连生命都可舍弃,当时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之前大家都感觉不到希望,这个运动起来,突然间有了一个很大的希望,运动的一种精神的感召,所以,很多人都奋不顾身投进去。」

封从德当然把头栽得很深,不过,他在书中亦十分坦白承认,在事件中,他原本是以一旁观者身份遥距观察,但是最后却变成参与兼组织者,是一种巧合。他谓,当时他正准备自己的硕士论文,但由于修读的是遥感卫星的课程,必须依赖电脑,但就在胡耀邦死亡的当天四月十五日,他的电脑坏掉,三天后,电脑再坏一次,那天,十八日,他便到三角地看大字报,看罢方励之妻子呼吁同学声援在广场的学生的消息后,他与太太柴玲带著面包及香蕉往广场的路途中,内心只感到一种莫明但很深的焦虑感,内心挣扎著参加或是不参加,迄至翌日十九日,他在三角地发表了自己的讲话,当中特别提到自治组织的重要性,就这样被同学们乾脆的推举了,自始,封从德便踏上学运征途。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