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看書】羅伯特評《巨塔殺機》與中國記者的非虛構寫作


2014-08-29
Share
The-Looming-Tower305.jpg 《巨塔殺機》(The Looming Tower: Al-Qaeda and the Road of 9/11))

2009年,一本全程揭秘“911”的書,在中國的記者圈引發了廣泛的關注。這是繼威廉・曼徹斯特的《光榮與夢想》之後,又一本深刻影響中國深度記者文本寫作的著作。在新聞管制成為常態的中共,這種兼具深度采訪和故事呈現的文本模式,成為中國精英雜志利用非虛構寫作,試圖突破新聞管制的技巧之一。但在行政體系的圍堵之下,這種嘗試依然困難重重。

巨塔殺機的成功,與作者勞倫斯•賴特(Lawrence Wright)的從業背景有著密切的關聯。他畢業於杜蘭大學,曾在埃及開羅的美國大學執教兩年。那段經歷為他打開了阿拉伯世界的門。 後來,他成為《紐約客》雜志的正式撰稿人,也是紐約大學法學院法律與安全中心的會員。

2001年9月11日,震驚世界的“9•11”事件發生當天,時任《紐約客》記者的勞倫斯•賴特,幾乎在災難發生的同時向雜志編輯提出前往基地組織的發源地,進行深度報道,以揭示基地組織、本•拉登以及“9•11”事件的前因後果。

整整5年,他冒著生命危險,如精明的獵犬般深入基地組織大本營的中東,以及有基地組織出沒的歐洲大陸,在和600多名與基地組織或本•拉登有關聯的消息人士交談、采訪,他以開創性的眼光探析個中人物、觀點,以及西方情報機構的失誤。

勞倫斯•賴特的這部傑作以長達5年的研究與數百次采訪為基礎,為此他走遍了埃及、沙特阿拉伯、巴基斯坦、阿富汗、蘇丹、英國、法國、德國、西班牙和美國。2006年,勞倫斯•賴特交出了一篇長達500多頁的深度報道,並結集出版,書名為《巨塔殺機:基地組織與“9•11”之路》((The Looming Tower: Al-Qaeda and the Road of 9/11))。翌年,勞倫斯•賴特憑此書獲得2007年度普利策非虛構類文學獎。  

《巨塔殺機》一書在詳盡與深入兩方面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他將所有的犯罪小說的故事性元素彙集於一部令人震撼的紀實用品之中,對認識“我們何以走到2001年9.11”這個問題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貢獻。書中含有大量的信息與深入的見解,能幫助我們更明智、更有效地應對持續存在的恐怖主義威脅。正如有人說,《巨塔殺機》是一本驚悚小說。同時,也是一出悲劇。

這本書在中國的走紅,始於新聞界的追捧。見證所有正在發生的重大事件,記錄正在發生的歷史,是市場化媒體興起之後,中國媒體記者,特別是深度記者內心深處的情結。也因此產生了以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南都深度等日後被稱為精英媒體的南方系報道團隊,但這種見證的尷尬在於,他們不得不一次次在追逐新聞硬件的途中,折戟於中國行政體系的圍堵甚至於針對記者個體的殘酷封殺。

南都深度報道創始人陸暉表示,在南方都市報時,已有意識地引入比如說西方的特稿寫作,《巨塔殺機》就是其中一本借鏡的書。

陸暉說: 一方面就是說在中國當下,因為新聞管制的原因,沒有辦法做那種很硬的調查性新聞,在中國,你很難從政府內部獲得所謂的獨家猛料,在這條路走不太通的情況下,通過文本的優化成為他們的一種選擇。大家開始學西方,如《巨塔殺機》的這種寫作方式,它的模式,就是通過大量的采訪,也包括大量資料的閱讀,做故事性的還原,以小說的方式來寫作,另外一方面呢,這種模式在中國爭議也蠻大,因為記者當時不在現場,通過事後的采訪,和資料的閱讀去還原,這裡面存在失實的風險。所以也有爭議。但這是中國當下新聞對西方學習的一條主流的道路。

作為《巨塔殺機》的作者,勞倫斯•賴特也許無法想像,自己的經典作品,在被中國調查記者們艷羨的同時,也當成了翻牆的工具。

2011年5月1日,本拉登被美國海軍特種部隊萬裡奔襲擊斃。

“這一刻,我們等了太久!”聽聞本•拉登的死訊,勞倫斯•賴特說。

但對於中國的記者來說,他們依然在等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