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雲書評:《王若望傳》

下周一,就是為中國民主運動付出不少血汗,自由甚至客死異鄉的資深反共產黨民主運動家王若望逝世十周年。但是,他的名字對同一代或後代的中國民主運動家而言,永不忘記。

2011.12.1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王若望讓眾人敬仰,畢竟跟其一生有關。1918年在江蘇出生的王若望,原名王壽華,筆名除了若望外,還有若涵及若木等。小學畢業後因事故退學,隨後便加入中國共產黨青年團,時年只得14歲,但是,15歲便被國民黨捉且判監十年。1937年,他獲釋,之後便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未料,這名為共產黨而受過牢獄之災的青年,餘下的一生卻連番遭共產黨迫逼,更要飽受囹圄之苦。

1941年,他隨中國共產黨到延安與李銳等創辦民主壁報,未料,不久便被整肅,往後,又被劃為右派,黨籍更被開除,雖然,「右派帽子」後獲摘除兼恢復黨籍,但是,這名一直筆不離手的老幹部,再因毛澤東及鄧小平二人,與「四人幫」、「文化大革命」及「八九民運」等重大事件,撰文批評及呼籲人民為爭取公平、民主及自由的呼喊,終令他再遇上污衊、壓迫、批鬥、監視、坐牢及開除黨籍,可是,他一直沒有後悔自己所做的每件事。

bk_wang_bio200.jpg
劉雲書評:《王若望傳》

今集,我要介紹的一本有意思的書就是一本有關王若望為人的人物傳記,由溯源書社出版的《王若望傳》副題為「獨一無二的反叛者」的書。老實說,要陳述一名複雜多變經歷的人,殊不容易。但是,作者喻智官很聰明,除了以當事人的撰文方式撰寫外,書更主要集中在王若望被中國共產黨壓迫的經歷,此外,又撰寫了一些較易吸引女性讀者的文字,這部份就是他與其多名知己的片段。

傷痕累累的王若望為人如何,也許就籍中國科技大學前副校長方勵之及已故著名異議人士劉賓雁對他的評語,讓聽眾先有點概念。方勵之謂:「王若望從執政黨高官到階下囚到流亡者,最終客死異鄉的不平凡的一生,實現了中華民族「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祟高人格理想。」至於劉賓雁則認為「王若望雄辯地,以凱旋的方式證明了生存的意義並不是「活著」而已。既坐國民黨的牢、又坐共產黨的牢,都沒挫傷他反對两黨反動派的決心,出來就接著幹,還幹得更加紅火了。從1957到1979年,被剝奪22年生命的中國人不下百萬,但有幾個人像若望,在生命的最後一個22年裏把自己提升到絶頂的輝煌呢?」

王若望成為中國共產黨黨員後,職級最高時屬行政級第11級的高幹,但是,他沒因個人享有的福樂而停下來,不斷的為被受不公對待的人喊冤,即使文化大革命時,他本無須進「牛棚」,但他卻主動為自己貼了一張大字報寫上「我要自己解放自己!」他的結果是怎樣,當然成為「牛棚」裏的一名客人。這名敢言的運動家更未因自己已受困,當目睹文豪巴金被批時,他說:「他是60多歲的老人,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他?」之後,他當然又被打!

王若望在經歷那麼多苦難,但從未見有半點恐懼。他的妻子馮素英又名羊子說:

「他要是恐懼,他就不是望望,他一直堅持下來,一直堅持到去逝。最艱難又發病的時候,他都挺過來,還有什麼不可以堅持呢?我覺得他是這樣的心態。」

與王若望下半生共渡時光的羊子說,王若望有的恐懼也只不過跟生死有關,對於普通人認為自由的失去最是恐怖的,羊子覺得王若望已習慣了。她對年青人說:

「我們的年青人不要怕,大家團結起來,共產黨就怕。共產黨就是怕你們團結。」

王若望的確經歷過两次的恐懼,一次是在山東被貶時,有人意圖殺他,第二次就是生病。不過,他都捱過了。然而,王若望也是人,也有傷心的時候,就是他對中國共產黨的言而無信,感到失望。

「他對中國共產黨最瞭解。三十年代,他在延安就已經追求中國共產黨,那時他很天真,以為中共講話算數。他一次一次追求他們,一次一次的失望。他一次又一次被整肅,所以,他一次又一次的痛苦,到八十年代,他絶對失望,覺得中國共產黨絶對無可救藥。」

同樣經歷過文化大革命壓迫的羊子認為,能夠救到中國的是台灣發展的模式,因為台灣與中國同是中國人,台灣已經發展了民主政治。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