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心书评:李洪林的《天涯三忆》

对于这本书,作者李洪林有这样的说明:本书三个中篇,是我远隔重洋对自己和友人的回忆,故名《天涯三忆》……
2011-11-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李洪林说:…… “往事回忆”写的是自己参加“革命”四十三年,结果总是“公公背儿媳妇过河—费力不讨好”。到了1989年,还被当作“六四黑手”抓起来。“雪泥鸿爪忆耀邦”是我和胡耀邦接触当中所了解的一鳞半爪,或有助于 说明:这位最得人心的领袖为何被自己的党所吞没。“三十年风雨忆故人”是对十几位老朋友的怀念。他们冲破毛泽东的禁区,为中国的改革开放闯出道路。结果却被认为“与党分道扬镳”。往日功勋,翻为荆棘,当年豪英,今已风流云散。另外,还有缅怀古今人物的几个短篇,他们的时代和事迹各不相同,但都 有令人掩卷太息的坎坷人生,故一并收入本书,篇名“坎坷命运古今同”。苏东坡有一联名句:“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我做了四十三年“大梦”,醒后重拾画笔,转眼又是二十二度“秋凉”。


舒心书评:李洪林的《天涯三忆》
舒心书评:李洪林的《天涯三忆》 Photo: RFA

李洪林1925年生于辽宁,1946年毕业于西北农学院。曾任教于西北师范学院。 1956年起,在中共中央从事理论研究工作。文化大革命中被打倒,下放。1977年起,历任中国历史博物馆党史研究室主任、中共中央宣传部理论局副局长、福建社会科学院院长等职,1989年“六四”后被撤职。他的主要著作有《理论风云》、《四种主义在中国》、《中国思想运动史》等。

在《天涯三忆》这一本书中,舒心觉得最令人感到唏嘘不已的是“雪泥鸿爪忆耀邦”一章。

一九七九年,建国三十周年前夕。胡耀邦执掌中宣部,有意将李洪林从中国历史博物馆党史研究室调到中南海任写手。李洪林将这个调动告诉家人,幼子李少民随即反对,所持的理由是中宣部是箝制思想的机关,父亲不宜到那里去。

而李洪林告诉儿子:“是胡耀邦调我去的,他的思想很解放,我到中宣部,可以运用那里的权力去做解放思想的工作。”儿子的回应是,“设立宣传部,就是为了控制思想;要是解放思想,就应该取消宣传部,而不是加强宣传部。”

父子的争论当时并没有结果,但李洪林不得不承认:以后的事实证明,“孩子正确,老子错了。”

这里所讲的“事实证明”,正是后来胡耀邦在中宣部的解放思想,最终触动了党内老人帮的利益底线,在邓小平的默许下,由邓力群夺回中宣部的控制。李洪林也随即遭到免职及整治,只好远走褔建投靠省委书记项南。

李洪林回忆称,掌握枪杆子的邓小平,借助胡耀邦的笔杆子,批倒华国锋。而当这位总书记继续挥动解放思想这根笔杆子的时候,邓小平便依靠胡乔木和邓力群这种“坚持四项原则”,也就是维护专政和独裁的笔杆子了。未几,胡耀邦被老人帮拖下台,含恨病逝,触发六四事件,而李洪林更因涉幕后黑手而被捕,遭长时间拘查。

那时候,他的儿子李少民已是普林斯顿大学留学生了。他为父亲四出奔走,呼吁西方媒体关注及写信向国会议员求助,争取到老父的释放。不幸的是,李少民自身也逃不过这种体制的魔咒,2001年在香港一所大学教书时,在罗湖关口被捕,被控有理说不清的“危害国家安全”罪名。这次轮到自己九岁女儿写信向美国总统先生求助。

李洪林在书中慨叹:“我做了一辈子理论工作,现在既说不清理论的定义,也说不清政治的定义。但我对理论和政治的关系却有一点心得,这就是理论不应该为政治服务。”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