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书评】繁荣的时刻 、危险的时刻--介绍郎咸平、孙晋著《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边缘》

2014-01-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郎咸平、孙晋著: 《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边缘》
郎咸平、孙晋著: 《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边缘》

 

中国经济持续增长,海内外唱好之声,高唱入云。但一片赞歌之外,亦不乏警世之音。其中如郎咸平教授对中国经济的批判,往往独排众议,逆流而上。《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边缘》一书更指出中国经济只是表面繁荣,背后却是危机四伏、四面楚歌。

作者认为中国经济已到了发展的樽颈,下一步经济改革的重点,不是什么巿场化、私有化等空泛口号,又或者什么“宏观调控、微观搞活”的陈腔滥调,而是老老实实,面对权力倾侧、贫富悬殊的问题,放弃一味追求经济增长,不择手段,改以“社会改革和社会公平为突破口”,让经济发展为全民服务,达致共同富裕、人人受益的目标。

作者有此想法,是鉴于中央投入四万亿元的振兴经济计划,以及十六万亿地方政府贷款,结果虽然有助推高经济增长,却又造成物价暴涨,也让一些国企有机可乘,运用其垄断地位,提高价格牟取暴利,令人民生活百上加斤,而经济由固定资产投资带动,亦往往不顾后果,背离经济发展改善民生的原意。

这种发展模式下,一面是通货膨胀削弱了制造业的成本优势,高端工作流向发达国家,低端工作又转到其他发展中国家,制造业前景不明;而另一方面是国企垄断巿场,如五大银行和三大石油公司,人为地抬高价格,也令民营企业难以立足。作者指出,这些国企虽年年赚大钱,却不是由于管治优异、效率高超,而是受到国家保护,得到财政补贴、信贷补贴、地租补贴、以至资源税补贴。加上以其现有优势,将垄断势力伸向相关巿场,如石油公司除了经营石油,更自行营运加油站,并逐步垄断天然气巿场。换言之,国企的庞大利润是由于享有大量特许经营项目、加上巨额补贴和低息贷款,完全是占用大量国家资源的结果。

从电力到民航,再由电信到汽车,作者分析一些国企的反竞争行为,它们的既得利益正卡著进一步的改革,无法推进。他们又以金融业为焦点,指出银行能够每年获取巨利,是靠垄断地位,以较大的存贷利息差(有些达到7%)加上各种各样的手续费和佣金。又如股巿方面,作者批评内地证监会不作为,以致乱象纷陈,如分红占利润不到百分之五、香港红筹股重投内地国际板来圈钱、股票稀缺导致估值十分高、业绩造假公司从轻发落等。整体而言,中国金融业与国际标准仍有一段距离,巿场秩序混乱,投资者保障不足。

面对重重弊端,作者认为未来的经济改革必须重订目标,不再盲目追求增长,而必须谋求共同富裕、藏富于民并且以民为本。他们批评现行制度,导致大部份老百姓收入低但生活成本高,拉濶了贫富悬殊,也令内部需求不振,相关工业亦无法崛起。例如,即便是在北京的大学毕业生的平均月收入也不外三千多元,面对房租贵、物价贵,加上各种费用,可谓左支右绌,只能维持温饱,却“生病、不能置房、不能买车,甚至没钱孝敬父母”,而宏观的效果就是难以形成中产阶级,以稳住迅速变迁中的社会。

对症下药,作者认为改革的核心不该是经济,而是社会变革,让所有人有平等的立足点,如废除户籍制度,推行普及教育,减轻民营企业负担,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拉近不同阶层的收入差距。与此同时,政府应改革税制,减轻百姓负担,并把税收投放到教育、医疗、交通、社会保障、劳工保障、环境保护等,提高收入再分配的效能。

为确保经济改革以民为本,为民服务,作者特别强调政府必须赋权人民,让他们有权力保护自己的利益,如充分利用非政府组织,以维护公众利益,或者立法保护检举不法行为的举报人等。总言之,进一步经济发展取决于政治改革,令政策依循社会平等的原则和公义的规范,否则不择手段的改革注定会把中国引入歧途。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