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书评】《近代史的堕落:晚清北洋卷》----刘仲敬

2016-09-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根据网上资料,《近代史的堕落:晚清北洋卷》作者刘仲敬,是一个保守主义者,与此同时,他亦对中华民族主义持否定的态度。在他的著作中,也不时会提倡社会进化论。他的另一本著作《民国纪事本末》,被誉为奇书。不过我个人认为,一切的标签归类,对刘仲敬君来说,都是有失公道。在刘仲敬的著作中,我发现有客观主义者安兰德(Ayn Rand)的评著;似乎刘仲敬是一个自我自主的个人,刘仲敬就是刘仲敬,不用甚么主义来包装。

回到《近代史的堕落:晚清北洋卷》,这本书最吸引我的地方,是作者在一起首所写的自序。「史学界对演化论模型非常陌生,尽管历史的破碎性和规则的局部性,使这一领域格外适合演化论,尤其重要的是,非演化论的思维模式基本上提不出具有解释力的历史叙事。」能够从理论层面入手,了解自己的世界观,在当今的知识份子当中并不常见。用刘仲敬自己的说法,那就是「解释体系」。

刘仲敬的思想方法,是演化论的。演化,不代表优劣,而是主体和环境的相容。依我的理解,刘仲敬以演化作为他的解释体系,但层次并不只是简单的优胜劣败,而是本体与共同体的互动,是动态的现象。

《近代史的堕落:晚清北洋卷》虽然以理论作为起首,但书的全要部分,以人物为骨干,贯穿了由鸦片战争到北洋军阀割据时代的人和事。表面上,每个人物都是单独的故事,但将其贯串在一起的,就是时代的变迁,也就是共同体的处境和变迁。毫无疑问,刘仲敬对人和事都有独特的见解,但正如他所提出,历史的争议,通常不是史料的真伪,而是对史料的解读。

作为一个时事评论员,我对刘仲敬的观点感受甚深。对于当前的事情,尚且可以有不同的分析和评价,对于数十,甚至几百年前的事,似是客观的历史,难免会混入大量主见的成份。其实有主见绝非问题,重点是作者和读者都清楚明白何谓事实?何谓主见?在这一方面,刘仲敬处理得恰当。

就以这本书所评的第一个人物林则徐为例,作者认为林则徐是个神话,而且是后人所创造的神话;他举出实体事例,指出林则徐在处理广州的鸦片贩卖问题时高估了自己的判断和能力,清帝国其实也对公共财政问题的错误研判。这些观点,都引发起我们反思晚清究竟发生了甚么事,以及其前因后果。

作者另一个甚为独到的观点,就是指林则徐的事迹在政权手上,变成了方便的统治工具;由晚清至民国,林则徐被扭曲至与历实完全割离。就是这样,诞生了神话,却扼杀了一个民族反省自己境况的机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