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书评】《如果我告诉你,你还会爱我吗?》

2014-01-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李骏康: 《如果我告诉你,你还会爱我吗?》
李骏康: 《如果我告诉你,你还会爱我吗?》

 

不少大学生毕业后,会马上搵工,又或旅游一番。但是,有多少人会想到做义工,跑到老远的地方协助一些被社会遗弃的弱势社群?当然,答案是有,只不过,人数有限。今天想跟各位听众介绍的一本好书,作者正是这类“稀有”的人,他博士毕业后,卖掉心爱的车,背著巨型的背囊,独个儿跑到云南去服务一群毒犯、杀人犯、艾滋病患者等身心受创的人。这人的名字叫李骏康,他亲笔撰写的书名为《如果我告诉你,你还会爱我吗?》。

骤然听到《如果我告诉你,你还会爱我吗?》,可能不少人会觉得这是一本有关爱情的书。某程度上,这的确是一本有关爱的书,但是,却超越了男女之爱,而是触及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关爱,而这个“人”更是被社会唾弃的一群。

《如果我告诉你,你还会爱我吗?》可以讲是一本阿康的日志,这日志纪录了他在云南省两年义工的所见所闻及内心感受。

首年,阿康先在昆明一所流浪儿童服务中心工作,翌年,他便到大理的艾滋病患关怀机构里服务,最后更转到保山的戒毒所做。单凭他前赴的省市兼服务的机构看,相信听众不难猜估工作的难度,但是,在书中仍不难见到阿康从正面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不过,这也不代表他喜欢自我麻醉,倘遇上一些不平的事发生,他的内心少不免会纠结一番。

书里纪录了他在艾滋病关怀机构服务时遇到的严姐。严姐,九九年因贫血晕倒送进医院,之后方得悉自己感染了艾滋病。孰料,亲人未因为她的病而给予照顾,相反,却遭家人摒弃,一个人独自抚养稚儿。无奈,重病至严姐已难于有自理能力,刚巧同机构里的另一名因贩毒判监十年的江姐获释后,社会拒予接受致未能觅得一份工作。阿康面对两名生活同样拮据,但又极需别人帮忙的人时,灵机一触,把二人“撮合”,加上中心给予少许薪酬上的帮忙,令到严姐无须承担力不能付的工钱请江姐帮忙照顾自己,而江姐亦未因为工资的过低致未能维持生活。

只可惜,严姐终敌不过病魔的煎熬,离开人逝。她的死除令性格硬朗的阿康也掉下男儿泪之馀,更让他眼界大开,因为医生口中讲的每句话都是钱,有钱才医病,而医护人员的歧视更令他感到发指。

李骏康: “我们要亲手帮病人处理后事。我们要帮已逝的严姐抹尸及抱起放进尸袋等等。”

毫无保护手套或衣物的阿康,希望每名病人都可以死得有尊严,毫不介意去做。但是,他看著满身有衣物装备的护士竟不拈手照顾艾滋病的病人,更要非医护人员帮忙从病人口中拔去喉管,阿康谓:“心里很不愤,不独病友死亡,最不愤是为何病友身边的亲人、医护甚至社会都遗弃,甚至拒絶这些病患者。事实上,有人会帮手处理遗体,但是,院方不愿意去处理。”

人性的阴暗面,不独此一事例,令阿康记忆犹新的是他在流浪儿童机构里见到的人与事。

李骏康: “服务中心里有一名小童在外偷东西被人追斩,小童的鼻被斩掉了!也有小童因吵架,静静地往厨房拿刀刺伤另一小童。”

但是,这只不过是冰山一隅的事,他更开始对一句“虎毒不吃儿”的谚语怀疑其真实性,因为他看到有父母虐打自己的子女之馀,也会甘愿把他们贩卖给别人。面对众多黑暗的事例但仍可抱著积极的态度做,阿康谓,除个人的性格外,最重要是有一群同工的支持,互相帮忙。与此同时,服务的对象肯定他们的工作,遂成为一股强心针可支撑下去。他更谓,服务对象虽然都是社会里的弱势社群,但是,他们却有积极的人生态度。

两年的义工生涯令阿康改变了自己的人生价值观及行为模式,难以接受香港人常有的“理所当然”心态,亦难接受港人随意便批评中国大陆的做法。阿康谓,港人若真的想帮中国大陆有需要的人时,最好是亲身接触,因为人的一份尊重及关心,是人与人相处最基本的起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