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看书】海蓝评《野宿》第三辑

2014-04-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野宿》第三辑用图片纪録露宿者的各种现象。(照片由香港社区组织协会提供)
《野宿》第三辑用图片纪録露宿者的各种现象。(照片由香港社区组织协会提供)

 

香港被誉为全球最富裕的城巿之一,难以想像仍有一群贫穷线以下的露宿者,政府一直未能妥善安置。在繁华都巿的背后,这群睡在天桥底﹑急症室、机场大堂的露宿人士,成为社会的讽刺。《野宿》第三辑反映自07年至13年,港人露宿情况有所增加,并有年轻化及学历较高的趋势,透过不同人物故事的处境,说出数年来政府未能改善政策,及时解决露宿问题。

阅读《野宿三》,彷似置身香港各个露宿地点,整本书用图片纪録,再配上精简文字,道尽露宿者的各种现象。第一章「赶絶」包括“清场”及“回流香港一无所有”两节,近年回流港人露宿街头人数增加,书中指出,“九七过后,一些港人开始前往大陆打工或投资小生意,其中不乏专业大师傅。2008年金融海啸爆发,珠三角和长三角企业连番倒闭,许多港人一夜间失业或破产。许多回流港人惊讶地发觉,香港已经变得陌生,离港多年的自己,不过是个二等公民,露宿成唯一的选择”。

书中描写两个回流港人,由于政府政策不完善,令他们居无定所或要露宿,阿江便是其中一人。他曾任电影布景设计工作,随著香港电影没落,他到东莞打工,但近年东莞千间工厂倒闭,阿江被迫回流,最后露宿街头。他剖析个中原因﹕ “2012年又第二度回流,这次返港,他发现这城市已是不一样的世界,物价租金飞升,房租贵得没法付,唯一的出路,便是露宿街头。”阿江无奈地说﹕“我不是懒虫,无吸毒无案底无坐过监,但最终在香港也要露宿拿综援,他希望特首梁掁英体恤这批在经济转型下的贫穷人。”

另一名回流港人64岁的游文辉,也是江西工厂倒闭,返港后原想申请综援,但“04年港府订立人口政策,规定申请综援前的一年内,离港超过56日的永久居民,不合资格领取”。游文辉向社协求助,最后告上法庭,经过3年官司,他终于胜诉,现在回流港人已经恢复申请综援权利。

《野宿三》第二章「吾家」,当中不乏感人故事,如“桥底暮年情”,描述中年破产妇人和船公司落难太子爷的露宿情縁,亦反映部分中产遭遇金融风暴打击后的处境。“无家可归的淑仪,年轻时是香港大学高材生,毕业后加入地产行业,最高峰时持有四个港岛物业,但九七过后,一切化为乌有,丈夫也一走了之”。淑仪变成酗酒,戒酒屡不成功,遭亲友离弃,最终露宿街头。一次在深水埗麦当劳的石阶闲坐的淑仪,遇上年逾七十侠气的周庄,他提出可收留淑仪住入板房,她自此投靠周庄。不过,好景不常,其后房东迫迁,二人一度露宿天桥底,之后由社工安排入住档房。可惜淑仪酒瘾深,头脑不清醒,经常饮醉走失,只有周庄把她找回家。2013年秋天,淑仪休克送院后死亡,社工找回她的家人办理丧事,才揭发淑仪的身世,当年她曾经是美丽能干的女强人。

另外,“海洋公园的书圣”中讲及住在大角咀港湾豪庭对面天桥底的超哥,由九七高峰时日赚千多元,到金融海啸后,加上左脚工伤,未能做榙棚工作,更染上酒瘾、妻离子散,最后露宿桥底。“隧道情缘”亦是香港人身边的故事,年轻的阿敏,离婚后患上情绪病,没法返娘家住,曾露宿街头。自认识男友阿立后,二人坚持不拿综援,挣扎奋斗,最后结束流离日子的故事。

《野宿三》除了反映香港经济起伏,加上配套政策漏洞,导致一些人没法申请综援及公屋,受到社会褔利的安全网的保护之外,它还有2007年至13年的相关调查,发现几种现象,包括香港的露宿者年轻化,49岁以下较年轻的露宿者百分比,由2007年32%上升至13年的45%。露宿者的学历愈来愈高,中学以上由2007年的34%升至13年的47%。此外,租金飊升无能力负担而露宿的人,亦由2007年的26%增至13年的61%,但四成露宿者坚持不领综援。

其中“急症室八十后”描写八十后年轻人嘉曦,故事十分深刻。30岁的嘉曦,双亲早年失踪,一直与外婆一起生活,直至她去世,小小年纪自力更生。因为4年前患了肾病,原有过万收入的他,被迫提早“退休”。他的居住环境不断下降,最后连900元的床位都负担不了,唯有露宿,曾经试过住在急症室,发现原来不少人在那里过夜。现在嘉曦靠绘图兼职糊口,过年过节扮财神赚钱,近月存够钱租板房住。捱过露宿的困境,他愿意为他们发声,成为年轻代言人。目前,经常为露宿朋友到立法会反映,经历这段日子的磨练,他认为“做人最重要找到自己的价值”。

《野宿三》的第三章“曙光足球队”,纪録露宿者组成足球队,远赴苏格兰参加无家者世界杯的威水史。而第四章“消失的露宿点”描述政府连串清扫行动,未解决露宿者安置问题,数个有关政府部门,以各种方式赶走露宿者,治标却没有治本。

为露宿朋友请命多年的社工吴卫东指出,这两年香港露宿者人数逾千人,政府数字则700多人。人数增长的原因,其中因为租金贵,大部分露宿人士做散工,低收入的问题,令他们没法支付租金。

吴卫东说: 政策不足,首要是房屋问题,政府于2005年取消$435元的廉价单宿。政府未来提倡的单宿3000多元租金,给买不起楼的大学毕业生租住,单身露宿者没能力租住,希望政府重新兴建435元月租的单宿。

香港社区组织协会分别在2002年及2007年,出版《野宿》第一辑及第二辑,直至第三辑今年面世,己替弱势社群纪録十五载。这本书文字不多,由丰富的照片贯穿,令人清楚看见每个人物的真实处境,照片由资深新闻摄影记者,与香港社区组织协会合作拍摄。另外,本书的文字,亦由两名记者义务采访,用爱与关怀的角度,以纪实方式描写一群露宿者的城巿悲歌,笔触颇为感人。

您的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