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锺乐伟书评】《三楼书记室的暗号:最贴近平壤权力中心,前北韩驻英公使太永浩的证词》

2019-05-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继2018年为朝鲜半岛带来意外和平机遇的第一次「特金会」以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北韩(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早前在二月底,再一次相约在越南河内,就北韩弃核问题,举行了美朝第二次的元首峰会。在全球各国都对此次峰会怀有极大信心,认为能为美朝两国带来正面改变之际,可是因为双方政府只对「弃核与解除经济制裁」,存在接受全面及绝对,而不是可容许拥有部份阶段性考虑的立场,最终导致谈判破裂,不欢而散地收场。

与特朗普谈不拢后,金正恩近周转向俄罗斯拓展外交连系,并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海参威举行二人首度的朝俄峰会,席间也有把「朝鲜半岛无核化」议题,放进普金二人协商的议程之中。但无论如何,经过一年多北韩放下敌视态度,主动跟中、美、韩与俄四国发展积极的外交互动,并就如何解决北韩放弃核武器的问题上,举行了多回合的坦诚磋商,结果仍是未如外界期望般理想,北韩现存的核威胁依旧存在。

当中,不少评论指称北韩的金正恩政权,从来也没有抛低核武的意欲。当下我们目睹平壤转变强硬的态度,改向国际社会释出善意,主动表示愿意就核问题进行对话而解决危机,一切只是出于金正恩的权宜之计,最终北韩无非只是希望在国际社会放下戒心之时,继续在地下渠道发展核武,并藉以一方面敲诈邻国提供经济支援,另外也以核武来威胁著全球安全。在芸芸众多拥有这类见解的评论家中,曾经与其家人在2016年7月脱北流亡到韩国的前北韩驻英国大使馆公使太永浩,便是最吸引媒体注意与高调的一位。

关于太永浩,最引起外界关注的,莫过于他于2018年在韩国以韩语出版的个人自传。当中,谈及了不少他曾经在90年代至2000年代中后期间,于平壤最高权力圈风眼中,就有关金氏一家的私人关系,及其对外实践的核外交政策的所见所闻,不少篇幅更是首次在外界披露,都是鲜为人知的个中内幕。最近此书被翻译成中文,名为《三楼书记室的暗号:最贴近平壤权力中心,前北韩驻英公使太永浩的证词》,亦已在华文圈中引来不少热议。

太永浩的著作《三楼书记室的暗号:最贴近平壤权力中心,前北韩驻英公使太永浩的证词》,全书分为九大独立章节,而当中便是按两大部份,包括「平壤权力核心」与「为了解放奴隶」而编排入文。首部份主要是以太永浩自90年代起,曾经在平壤外交圈中从事的工作作切人点,道出不少曾经发生在大众眼前的北韩重大事件,例如「90年的两韩申请加入联合国事件」、「93年的北韩核危机」、「90年代中期的北韩大饥荒」、「2000年代的南北韩友好交往」与「金正恩的冒起」,当中事态发展不为外人道的北韩政府秘密运作原则。

另外,第二部份则是以他个人的历史作回顾,从在中国留学,学习英语和汉语开始,谈到后来委派到外务省工作,并曾经适逢其会地获得难得外派到丹麦的工作机会,最后到他爬升至权力高位,成为北韩驻英公使时决定破釜沉舟地抛弃北韩的权位,选择投奔自由世界的经过。

全书最耐人寻味之处,就是太永浩贯彻其个人对外经常批评北韩领袖金正恩,根本不是真心地走向弃核之路的言论,在内容中大谈为何他认为北韩绝不会放下核武的因由。当中,正如他在书中所说,北韩作为一个国土小且国力势弱的国家,对核武尤其恋栈,个中原因可追溯至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年代,当时因为他目睹了在韩战期间,因为美国时任政府曾谣传因对解决战事失去耐性,会考虑在朝鲜半岛投掷原子弹,速战速决地解决问题。

此消息一出竟然在北韩社会引来极大恐慌,导致大量平民争相逃亡,涌至韩国寻求协助。这次经验,使金日成从此明白要北韩不再受大国摆布,动摇人心,至关重要的便是要拥有能与强国平起平坐的强大武器。而这种心态,在太永浩书中亦表明,成为了北韩至高权力的定国金科玉律,从金日成至金正日,再至今天的金正恩,无人敢违反这套思维。因而,迄今为止,他仍坚信金正恩不会叛离道统,贸然放弃核武。

另外,此书披露另一引人入胜之处,就是关于金正恩与其姑丈张成泽的关系。我们知道,作为其父亲金正日妹妹的丈夫,张成泽跟金正恩的相处一直埋伏了不少矛盾。正如书中太永浩所说,金正恩对张成泽的不满,可以分为两大来源:一是源自于其生母高英姬跟金正日的关系,因为二人不属传统正室关系,作为金正日姊姊的金英姬,一直大力阻止弟弟金正日把高英姬纳入正式的家庭体系之内,使她的两名儿子,金正恩与金正哲失去跟父亲与祖父的关爱。太永浩明言此是从根源开始,埋下了金正恩对张成泽的敌视。

而最后招致二人矛盾的爆发,据太永浩所说,其实是与金正恩获得证据,判断张成泽有意违反其命令有直接关系。事源金正恩有意把一个国内的水产事业所收归军人控制,以养活军人生活。但原来控制此水产事业部份的负责人张秀吉,背后受张成泽领导,而在收归的过程中因军方跟管理部门发生争辩,使军方刻意向金正恩举报,指称张成泽有意违抗他的命令。而正因为这次资源争夺风浪,亦成为了最终金正恩整肃张成泽的主要理据,把所有积存下的怨愤一次爆发出来。

过去一年多,因为金正恩向外界展示出有如和平大使般的友好形象,像太永浩这类主力以抨击北韩体制的负面言论,一直都不受主流媒体重视,不少时候更甚视他为「制造麻烦者」,阻止南北韩走向和解的正面关系。如今北韩金正恩跟特朗普再一次陷入矛盾之中,而且北韩弃核之路仍是遥遥无期,未知他的见解,会否能够为站在对岸观火的我们,提供另一种分析当下局势发展的可能方向?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