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樂偉書評】《82年生的金智英》


2018.06.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book.jpg 【鐘樂偉書評】《82年生的金智英》

記得數年前仍在韓國留學從事研究的時候,有一天一位在大學兼教本科生課程的韓國男性長輩朋友,邀請我跟他一同吃晚飯。那晚整場晚飯的安排,都是按著一貫韓國人最流行的方式進行:傍晚我們先行在一家韓食店吃過晚飯,並喝了一點韓國燒酒。過後大概在晚上9時左右,他便邀請一位在他任教課程內的女學生前來,與我們再到另一家炸雞酒吧邊吃邊喝邊聊天。

後來我們3人一同喝啤酒直到晚上12時,意猶未盡的長輩男性朋友便提出,再到附近的居酒屋再多喝一輪日本清酒,並極力遊說那位女學生留下,待喝多一會再回家。那刻,我早已從那位女學生的臉上,窺看出她因為夜深而根本不想再多留,且希望可早點回家休息,只是礙於老師的邀請,作為後輩的女生實在難以推卻。結果,就在居酒屋多留15分鐘以後,她便以家中有事為由,向他的老師告辭而別。

然而,就在她草草離開以後,為了向老師致歉,表明她不是有心掃興,便立刻跟我身邊的那位男長輩老師致電解釋。對話中,我雖未有一字一句聽得清楚,但卻完全在她的語氣中,感受在韓國作為一位女學生,她這樣的行為,或多或少都會為她帶來在老師心目中留下不好的印象,甚至影響對她作業的評分的後果,而在充滿性別歧視的韓國社會裡,她根本無力反抗,只能低頭道歉,默默地承受這種不由自主的實際現況。

那位女學生的處境,雖然無奈,但卻在韓國這個國家之內,從來也不是什麼奇異的事情。由韓國著名作家趙南柱撰寫的一本有關韓國女生面對性別歧視的小說《82年生的金智英》,近一年半載在韓國引來廣大社會熱議,就在小說公開發售以後,不消一年多時間已在韓國賣出50萬本,成為年度韓國最暢銷的小說作品之一。其實小說《82年生的金智英》能夠在韓國引起難以抵擋的熱潮,是源於著作內容引起絕大部份韓國女性的會心共鳴。

小說從女主角的名字說起,她生於1982年,名字叫「金智英」。她之所以被父親起名為「金智英」,別無什麼特別原因,原因只是因為「智英」是80年代韓國社會中最流行又常見的名字而已,而這也是反映出她的父親一直從不重視自己的女兒,連起名也不願多想,終究原因是「女兒」的原罪。

金智英一家5口,上家姊姊下有弟弟,爸爸一直尤其溺愛兒子,從來不願意為兩個女兒花上一分一毫,有一次智英下課時不幸被補習班中的一位跟蹤狂的男學生騷擾,她留言給父親希望他能前來巴士站帶她回家,只是爸爸一直只是無心裝載。他不但遲來,後來甚至在回家以後向智英無理大罵,說她早不應為了省家庭開支而到那間便宜的補習社上課,只有母親懂得如何慰藉她的不安。

大學時,智英感受到的差別待遇卻不是隨著成長與社會進步而減少,反而是變本加厲。她在道貌岸然的男同學口中聽過,由於自己曾經與別的男生拍拖,他們卻說不會與智英談戀愛,原因是「不會吃別人吃過的口香糖」;大學畢業後,獲得第一份工作的面試機會,當她乘的士前往公司時,司機卻跟她說到:「看妳是求職族便慷慨地幫一下吧,平常每天第一單生意,我是不會載女生的」;後來,在面試場合,考官向她問到:「如果在與客戶談生意時,對方對自己毛手毛腳,妳會如何處理?」,因為智英未有答出考官期望的答案,只是在說:「我會借意到洗手間或拿資料離開一下」,結果她面試失敗。

後來,擁有事業與家室的智英,卻要因為懷孕而放棄工作,但她身邊的丈夫只在說會幫她處理家務。而以「幫」這個字眼,更叫智英感到心傷,想到根本沒人明白她的內心所想。孩子出生以後,她有天在街上喝著杯廉價咖啡時,卻又遭走過的上班族男生對她竊竊私語,說智英是不善生產,只懂花丈夫金錢,並只顧喝咖啡而不工作的「媽蟲」。但每一次遇上被歧視的環境時,智英只會沉著氣默不作聲。最終,她因為一生背負著「女生要接受被犧牲」的名字,不幸患上精神病。

韓國女生一直自視為社會中的「二等公民」,隨著韓國近月爆發「MeToo」社會運動,還有這本《82年生的金智英》小說廣受大眾歡迎與認同後,希望韓國社會能從藏污納垢的社會根本性問題開始著力,把植根在文化底蘊中對女性歧視的歪風,連根拔起,讓韓國成為一個不單只是經濟數字上現代化的國家,更是在文化與對女性平權方面,也會叫生活在這個國家內的女性,感到自在自豪。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