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亦桐書評】《劉曉波:我沒有敵人 也沒有仇恨》


2018-08-31
Share
bookreview620.jpg

【吳亦桐書評】《劉曉波:我沒有敵人 也沒有仇恨》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周年紀念日之際,德國菲捨爾出版社再版了劉曉波的文集《我沒有敵人 也沒有仇恨》;本書的編者之一、劉曉波的妻子劉霞已掙脫8年的軟禁到達德國,她必將在這裡親證自由的世界對劉曉波蘊藏於文字中的思想、人格的尊重與熱愛,因此這本書的再版遠超文本意義,這是給劉霞重獲自由的禮物,亦是給劉曉波一個精神彼岸。

2011年該書在德國菲捨爾出版社首次發行,這也是劉曉波在海外的第一本書籍,選編了劉曉波被捕之前所著的近50篇政論、文學評論文章、詩歌、公開聲明等。

文集中最重量的部分,是與劉曉波個人命運緊緊交織在一起的「天安門母親的聲音」,劉曉波還原1989年長安街頭的「六四屠殺」歷史、記錄死難者和被稱為「暴徒」的平民英雄;他痛斥「無論流多少血,記憶仍然一片空白」的民族、懺悔精英們的妥協……

2009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塔・穆勒向讀者薦書時寫下一句話,自由戰士可以分為自我高估型和自我反思型,對於劉曉波來說,兩者皆有,這讓他如此真實。

筆者在諸多文章中看到的是一個褪去精英角色的劉曉波,對獨裁者、社會問題和民眾底層抗爭的落地生根的敏銳觀察,以及對獨裁者不屑迂迴的決裂姿態。他回顧西單民主牆的時代啟蒙意義,反思後極權時代的精神景觀;宏觀探討通過改變社會來改變政權的路徑。他敢於觸及西藏、台灣獨立議題和爆炸性的社會問題,毫不留情地批評中共像皇帝一樣利用權力佔有資源;瘋狂推動民族主義,奧運金牌狂熱、剝削農民和弱勢群體。

他在《對黑窯童奴案的繼續追問》文章中指出獨裁者的冷血,要求當時的中共最高層胡錦濤和溫家寶對剝削弱勢群體的犯罪行為承擔責任;這篇文章也是劉曉波獲刑11年的罪證之一。

在犀利的政論、文學評論文章之外,本書還收錄了數首柔軟的詩歌作品。很多是寫給劉霞的小詩;劉曉波的詩歌語言有著德國詩人里爾克的哲學系風格。這使得這本書的銳利與深層人性交織,令道德感趨於完整。

德國聯邦政府前人權專員勒寧告訴筆者,不能單純把劉曉波定義為單純的政治及民主符號,劉曉波的書記錄了數十年間發生在中國最重要的歷史事件,並在其中加入他的反思深度;因此他在德國是一個立體而豐富的作家、詩人和思想者的形象。

只是這位在海外被認可和讚美的思想者,在中國語境中因「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曾引發爭議;對此哈佛大學訪問學者、北京電影學院教授郝建表示,劉曉波從未與體制妥協,他提出的「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是一種轉型思路。

郝建說:雖然現在被遮蔽,但他(劉曉波)對中國社會的思想是非常有穿透力的,包括他引起爭議的「我沒有敵人」,其實它是一種整個的轉型思路。不管它這個轉型思路被大家接受還是不接受,我認為在中國的社會,劉曉波很多的思想,包括《零八憲章》的意義、包括「我沒有敵人」的說法,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放大。

這本書的另外一位重要編者,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認為受中共仇恨教育影響的人,當前還不能理解劉曉波主張的價值,劉曉波被現代誤解的思想注定要留給中國的未來。

廖天琪說:劉曉波在獄中寫了「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他們就認為劉曉波向專制集團下跪,中國人中有一部分相當極端,他們中很多人事實上是非常反對中共專制集權的,但他們本身受到的就是仇恨的、不信任的、敵對的教育,中國未來如果起了變化,劉曉波的思想還是會影響一些人。

《零八憲章》的聯署人、目前旅居美國的學者徐友漁呼籲在眾聲喧嘩的時代裡,讓更多的人看到劉曉波的書和瞭解他的價值取向。

徐友漁說:人們怎麼對待他(劉曉波)在相當大的程度上決定他起的作用有多大。後面的人有責任去發揚光大他的思想。

我想在此原封不動的重複劉曉波的這段話: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毀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阻礙一個國家走向自由民主的進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夠超越個人的遭遇來看待國家的發展和社會的變化,以最大的善意對待政權的敵意,以愛化解恨。

或許在劉曉波所有的文字中,會尋找到劉曉波捨身成仁給我們的關於寬容、自由的答案。



---

劉曉波:作家、文學評論家、人權活動家;1955年出生於吉林長春,北師大文學博士;1989年參與「天安門民主運動」;2008年因參與起草和發起《零八憲章》簽名遭捕,後獲刑11年;2010年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2017年7月13日劉曉波「被肝癌」去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