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書評】 《毛澤東勾結日軍的真相》


2017-09-22
Share
book-review.jpg 遠藤譽 著 《毛澤東勾結日軍的真相》 (網上圖片)

今天跟大家評論的是2016年出中文版的《毛澤東勾結日軍的真相》,2015年日文版的書名是《毛澤東:與日軍共謀的男人》。作者為日本福祉大學教授遠藤譽,她雖是一名硏究者,但此書並不是一本艱深的歷史學術論著,而是一部有關抗戰的大眾讀物。書中的主角是毛澤東、抗戰時期日本外務省官員岩井英一及中共特務潘漢年,配角是汪精衛、周佛海、影佐禎昭、李士群及袁殊等。對中文讀者來說,最值得思考的是作者對毛澤東、蔣介石及汪精衛的評價。

作者雖是日本人,但她治史的立場仍然是以中華主義出發,書中的問題意識非常清楚,那就是「誰背叛了中華民族?」作者沒有明白的說,但大家都知道她指的是毛澤東。此書仍然是掉進了百年以來的鋤奸思維,要找到誰忠誰奸,誰是民族英雄,誰是罪人,這樣的做法進一步強化讀者們的中國民族主義。

由於作者是生在中國東北並經歷過中共殘酷長春圍城的日本人,這令此書在日本有特別的影響力。雖然家人及她本人深受中共圍城所殘害,但是她表示寫書的目的是揭露歷史真相。對中共而言,這種真相不面世。此禁書要告訴讀者的是中共不是聯蔣抗日,而是聯日反蔣。看完此書後讀者對毛澤東的評價會是非常負面,對蔣介石的評價則是正面的,甚至認為他一切所做的都是為了中華民族,這等於是將令此書加入鼓動近一、二十年中國人的「民國熱」及對蔣介石的重新認識甚至崇拜之行列。

此書的重要貢獻是透過硏讀岩井英一的回憶錄及相關資料確認潘漢年做過三件事:1. 收取日本外務省駐中國機關的特務費,2. 跟汪精衛及其日本軍事顧問與「梅機關」等特務組織接觸,3. 將情報交給日軍,除了國民情資外,還包括堅持抗日的「自己人」中新四軍編制及其領導人資料,藉此清除毛的政敵。戰後潘漢年被指沒有將跟汪精衞會面向上級報告,在1962年被以內奸罪逮捕及判刑。中共後來於1982年為潘漢年平反,聲稱其與「汪偽」政權接觸是為了收集日本秘密情報以取得抗戰勝利,為紅軍堅決與日軍作戰發揮了作用。這種為他平反的辯解是違反一般常理的,聯汪甚至聯日怎麼可能是為了抗日?

作者想要證明潘的聯汪及聯日是要反蔣而不是抗日,而潘漢年是代表毛澤東。如果此書所說的是事實,那麼毛澤東的策略就不只是「一分抗日、兩分應付及七分發展」,而是「一分聯日、兩分反蔣及七分發展」,而中共在抗戰期間,不是什麼中硫底柱,而是私下跟日本人言和的孬種。

在作者筆下,岩井在《回想的上海》自白中是一位鴿派,他之所以跟潘漢年保持良好關係是由於潘提出希望日軍跟中共部隊停戰,是一種和平主義。汪精衞之所以跟潘漢年接觸有三個原因,一是汪本來就是國民黨中的左派,願意跟中共合作,二是潘漢年如果代表毛澤東,汪樂於透過潘來了解毛的想法,三是汪其實是抗日中的鴿派,希望中國人民的生命財產損失愈少愈好。如果毛跟汪真的透過潘建立了實質的合作關係,不管是否為了聯合反蔣,他們都是「民族罪人」,都是在扯國軍後腿,幫助日軍侵華。

書中探討中共怎麼看待抗日戰爭,作者正確指出毛澤東對侵略過中國的遠藤三郎表示要感謝日本的侵略,因為這令一盤散沙的中國人團結一致。的確中共以往都沒有紀念抗戰勝利,是到了1995年後才開始,我們大可同意作者所說的這是江澤民怕因為父親當過「汪偽」政權宣傳部副部長而受批評。

順著此書的中國民族主義角度看,毛是奸的,汪是笨的,蔣是忠的;可是,我們是否可以跳脫中國民族主義歷史觀去詮釋「歷史真相」及評價歷史人物呢?毛澤東根本不是什麼中國民族主義者,曾支持台獨及分離主義,也不是反民族主義的馬列主義者,他所做的一切不都是為了奪得江山嗎?書中提到蔣介石對曾經侵華的岡村寧次及白團之器重不是代表了「反攻大陸」建立自己江山對蔣介石而言比什麼民族大義都更重要嗎?重點不是中國有多大或要犧牲多少中國人,而是中國乃我蔣氏或毛氏的中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