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看書】吳亦桐評流亡作家馬建《中國夢》


2018-11-30
Share
book.jpg 【記者看書】吳亦桐評流亡作家馬建《中國夢》

定居英國倫敦的流亡作家馬建的小說《中國夢》(China Dream),11月初在英國出版發行。這本摒棄詩意的政治寓言,不是未來中國畫像,而是現實中國人的命運群像。

小說開頭寫著獻給作家奧威爾,奧威爾曾說:我們正進入這樣的時代——在這個時代,思想自由將首先是一種死罪,然後成為一種毫無意義的抽象行為,獨立自主的個人將會被消滅。

在馬建的《中國夢》之中,我們確已邁進「奧威爾時代」,整個國家被物質主義蒙蔽、被暴力和謊言支配,我們在主動選擇或被動施加的「中國夢」裡,刪除關於愛情、父母、國家、歷史、殺戳、死亡等所有記憶,變成被餵養、被娛樂、卻沒有權利記得和思考問題的巨嬰,並消弭所有羞恥感,麻木的活著。

重溫這本書的背景:2012年11月,上位兩周的習近平帶著另外六位身著黑衣、面無表情的政治局常委,他們在中國國家博物館「復興之路」展覽廳裡,擺出各種故作深沉、具有遠大抱負的姿勢;這個展覽之中,中共建政後「大躍進」、「文革」、「六四屠殺」等歷史無跡可尋,其後習近平以「中國夢」來命名全國性的「偉大復興」運動。

執政者造夢,不再滿足於控制人們的日常生活,它們試圖在你靈魂的底色上刷上永不掉色的「中國夢」。

接下來就請書中的主人翁馬道德登場,他是新成立的「中國夢辦公室」主任,馬道德研製「中夢湯」、「中國夢芯片」,以確保「中國夢」植入每個「紫陽市」市民的大腦;與此同時,他的閣樓裡藏著裝滿金條的月餅;他有眾多情人,為此他保存了一本記錄冊子;有一位情人稱他是「髒夢先生」(Dirty Dream)。

但他的成功被不斷回歸的記憶所破壞,他將希望寄託在研製中的「中國夢芯片」上,一旦成功植入,將使所有人包括他自己的夢想,符合習近平的願景,而且每個夢都會在「肆無忌憚的快樂」中醒來。

馬道德在一個仿毛澤東專列設計房間裡,聽到文革歌曲再次回潮、電視屏幕上2013年對薄熙來的審判畫面在央視播出。房間裡的三個女人穿著紅衛兵衣服,當馬道德抱怨她們的服裝不真實時,一個女人笑著回答:我們的老闆告訴我們,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

但在馬道德思想的萬花筒中,不同的時代重疊,紫陽市外的一片野生樹林,目前是為建造一個非常昂貴的耀邦園區做好準備的拆遷地;在20世紀90年代,這裡是一個墓地;1966年在這個荒廢的地方,埋葬了他被紅衛兵毆打凌辱後自殺的父母。他的父親叫馬雷。

儘管筆者沒有經歷書中的很多歷史,但不難看出對應了趙紫陽、政治改革未酬的胡耀邦、六四死難者、文革中不堪紅衛兵凌辱自殺的翻譯家傅雷等。彷彿所有人以現在時態聚集在這本書裡,成為無法阻擋的記憶力量,與馬道德的「中國夢」角力。

馬道德在精神分裂中還是記起一些自己的生活和父母的生活,記得愈多愈覺得是對父親的背叛;他竭盡全力走出歷史,冀望重生。但他和所有做著相同夢想的人,無人能得到赦免。

敢於直斥習近平謊言迷霧的馬建向本台表示,當整個社會裝進「中國夢芯片」、植入「習近平思想」時,結局只能是麻木繼而崩潰。

馬建說:把記憶抹掉,然後換成一個新時代,對於統治者來講就是所謂的中國夢。我們每天都看到小說裡邊的馬道德,一個市級領導、或者一個區領導、甚至一個省領導,不斷的跳樓自殺、不斷的精神崩潰。中國社會每天發生的現實,遠遠超過任何作家的想像力。這個政治寓言小說,恰恰預示了中國現在正在發展、它的結局,習近平希望把所有人頭腦裡的一切刪除、裝上他的習近平思想的時候,或是裝上他的中國夢的時候,中國的社會只能是麻木而崩潰。

不久前,馬建在香港的演講活動遭到中共干擾被取消,及香港以政治為由的自我審查,馬建認為習近平的中國夢已逼至香港,而流亡作家當然要發出政治反對聲音。

馬建說:習近平的中國夢,是一個國家夢,香港很快就要面對這個。它針對「中國夢」這三個字,它認為我作為一個作家介入了政治。作為我們流亡作家當然要去反抗它的政治,何況文學裡沒有政治的話,我們無從讀出道德、讀出審美的方向。

值得一提,中國藝術家艾未未為這本小說設計封面,一棵古老的樹木,所有的樹枝向周圍爆裂伸展。

出生於1953年的馬建,1987年發表的小說《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蕩》被禁;1999年馬建遷居英國,2002年憑著小說《非法流浪》獲托馬斯庫克旅行文學獎;2005年入選法國《閱讀》月刊評定的本世紀全球50位作家;2008年馬建的《肉之土》以八九天安門事件為背景,在中國被禁;2011年馬建被中國拒絕入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