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桦书评:《千针万线——香港成衣工人口述史》

各位好,我今日想向大家介绍的书叫《千针万线——香港成衣工人口述史》,蔡宝琼编,香港进一步出版社,2007出版。 香港的制衣业,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香港的主要工业之一,在高峰期,全香港有一半以上的在职人口是属于成衣业的,成衣业曾经养活了香港不少家庭。
2008-05-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千针万线——香港成衣工人口述史》,蔡宝琼编,香港进一步出版社,2007出版
《千针万线——香港成衣工人口述史》,蔡宝琼编,香港进一步出版社,2007出版 Photo: RFA


而于上世纪九十年代,香港的成衣业逐渐式微,原因是因为香港在1974年签订的配额制度《多种纤维协定》,已于1995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而取消,香港厂商便可以把工序迁移到成本较低、税务优惠较多的地方去生产。大家都知道,香港的制衣业残馀的一点血脉,大概都已转移到大陆去了。这次介绍这本书,是想让在成衣业历史中流动的中港两地人民,有互相参照和鼓励的可能。

成衣业其实分为多个不同的工作范畴和环节,各个范畴所要求的技术程度都不同、所付的酬金也不同,手艺和技巧会直接影响工人的收入,同时也是她们的专业和乐趣。比如内裤和胸围,都很考手艺,橡筋拉得刚刚好时车下去,车得好还要车得快。这些技艺令工人们培养了自尊和骨气,工人若被质疑手艺,会力争到底。像里面有一位林女士,从车衣女工到包头都做过,甚至还开过厂。言谈中她就很有一种领导的气势,身为比较高级的指导工,却衣著朴素,与工人一起吃饭,打成一片绝不摆款。甚至有一次老板不肯付应付的工钱,虽然只差一毛钱,她拍桌子带工人走,实在是巾帼英雄呀。

看书中的工人讲起她/他们负责的工作,我彷佛可以听到隆隆的衣车开动声、咔嚓咔嚓的剪刀声,甚至以牙咬断线头的声音,工人的牺牲与博杀,成就了繁荣的音乐衬底。这些工人其实也拥有所谓“香港人性格”,比如会拼命接单、灵活变通、独立自主;但在制衣业消失、经济转型之后,许多拥有一身技艺的工人,变成无技能,失去优越感与尊严,还被社会边缘化。

编者蔡宝琼认为,现时在跨国成衣企业垄断市场的情况下,劳资关系就面临道德崩溃的状态。以前厂家和工人之间的相处并不是完全冷漠无情的,厂家会顾虑工人的需要,而工人也讲义气,知道季候到了会替老板通宵赶工。而在现时的全球化情况下,企业家根本不会见到工人,工人只是一堆数字。于是现在工业界中发生的就是理性的暴政,企业追逐利润、减低成本、增加竞争力,被理解为一种理性的表现,以前讲究“公道”、“尊重”、“本份”的道德关系就崩溃了。

成衣业的从业者多为女工,香港有段时间也流传“女仔做车野好”这句话。我记得上次介绍的《镜头当嘴吧》中深圳女工的经历,厂家招请她们时,专选青春貌美的女孩。《千针万线》里的昔日女工,现在都几乎已为人母了,我在想像,这些昔日的香港女工就是今日深圳女工的妈妈,两群人的经历是有相通之处的。当然,面对全球化经济倾倒、市场价值压倒道德伦理、欠缺政治民主和劳工组织为工人谋福利,现时深圳女工的经历,比当日的香港成衣女工更惨。重新提倡企业的道德,是香港及香港以外的劳苦工人的集体愿望。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