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桦书评:《镜头当嘴巴:深圳民工影像发声》

在深圳超过一千万的人口里,绝大多数是外来打工者。外来工人大多都没有高学历,在城镇中多从事一些被认为肮脏、危险或受歧视的工作,而工人的基本权益经常受到忽视,他们长工时、低工资,据一位深圳劳工工作者嘉玲的亲身体验,是每天工作12小时,日薪20元还经常要受克扣,在不断加班的情况下,甚至有女工在工作时过劳昏倒。而雇主则一批接一批地在前线更换年轻打工者。外来打工者以自己的青春年华,成就了这个都巿......
2008-05-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镜头当嘴巴:深圳民工影像发声》,石海慧等编,香港:乐施会2004年出版。
《镜头当嘴巴:深圳民工影像发声》,石海慧等编,香港:乐施会2004年出版。
Photo: RFA

大家好,我今天想谈的书是《镜头当嘴巴:深圳民工影像发声》,这是乐施会2004年在深圳宝安县为一群民工所办的“影像发声”工作坊的纪录。石海慧等编,香港:乐施会2004年出版。

中国导演贾樟柯几年前曾慨叹,中国人或者有部分在经济上富起来了,但在文化生活方面还是挺贫困的,比如他认为国人没有“影像生活”,没有欣赏和理解影像的素养、和用影像表达自己的能力。大家都知道,影像其实比文字表达的技巧要求更低,在这个意义上它其实比较大众,因此傻瓜机、snap shot及数码相机,不但方便了人们纪录生活,也令人与人之间更容易分享经验和感受。

不过影像有另一些门槛,比如民工多半必须工作超长的时间,不能像城市的摄影发烧友那样到处去;而更关键的是经济的门槛,一部普通甚至落后的摄影机,对书中的民工们来说都是近乎不可能负担的。科技和美学上的自由和平等,还需要更多力量去推动,才能突破阶层的限制。乐施会这个“深圳民工影像发声”的计划,就是把大众的东西还给大众。

在深圳超过一千万的人口里,绝大多数是外来打工者。外来工人大多都没有高学历,在城镇中多从事一些被认为肮脏、危险或受歧视的工作,而工人的基本权益经常受到忽视,他们长工时、低工资,据一位深圳劳工工作者嘉玲的亲身体验,是每天工作12小时,日薪20元还经常要受克扣,在不断加班的情况下,甚至有女工在工作时过劳昏倒。而雇主则一批接一批地在前线更换年轻打工者。外来打工者以自己的青春年华,成就了这个都巿。

正如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古学斌所说,发声影像(photovoice)是一种参与式的研究方法,让参与者可以透过摄影去发掘和呈现他/她们所生活的社区境况,也透过影像去表达他/她们自己对生活的看法。对于社会上那些最脆弱和边缘、无法操作文字的群体来说,“发声影像”能够让他/她们冲破文字的限制,充分发挥想像力,表达自己的感受和想法,将生活的诠释权归还予弱势群体,让他们不致于在文化上贫穷。本书编辑石海慧就认为此书最大的意义便在于,让民工成为主体。

民工在恶劣环境下求生存,也仍然有文化需要,书中多位工作者对于工友不止为了消磨时间来上课而感到欣慰。工友拍的也不止是活动和友人照片,而是真的透过镜头去重新发现生活的美好。工友张晓以浪花比喻自己的工作重覆而无变化;工友李记高则在不特别美观的楼房之上,以构图拍出了美丽的天空。我感受到,摄影作为创作的治疗作用。有趣的是很多人都拍了行乞者的照片,这一来是因为他们家乡没有乞丐,这让我们讶异发现,原来乞丐是城市的产物。另一方面,我也在其中感受到一种兔死狐悲、互相怜惜的伤感。

照片比数字和文字,更容易令人感伤。这本书其实已经是2004年出版的了,我翻看著书中的工人照片,他们流水生活的点滴,毛巾、漱口杯、蚊帐、工友面容、粉面食物等等。现在他们在哪里呢?有多少人已经回乡,有多少人仍然漂泊在外?珠三角去年的断指工伤过案近八万宗,还有无以计数得不到合理赔偿的工伤事件,对那些漂流的青春,我也献上我微不足道的关怀。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