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书评】以道德标杆扣问政治高墙--介绍周保松著《政治的道德--从自由主义的观点看》

2014-12-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周保松著《政治的道德--从自由主义的观点看》
周保松著《政治的道德--从自由主义的观点看》
Photo: RFA

一九九二年,邓小平南巡,中国重新踏上经济改革之路,却又同时宣判意识形态的终结,社会发展方向的争辩一律按下不表。自此以后,经济实力节节上升,人民生活无疑有所改善,但伴随而来的,却是权贵贪污腐败、社会贫富悬殊、政治迫害不绝、人权劣迹斑斑、金钱盖过一切等等浮世败象。难道这就是十三亿人民的理想国?还是道德沦丧、国将不国的真实写照?

周保松的新书,虽然没有讨论具体的政治问题,更非时事评述,却更让人深思中国的去向、人民的福祉。全书五部分,作者以耐性的笔触,阐释自由的价值、平等的重要、政治的道德,从而以自由和平等为核心价值,构建民主、权利、法治兼备的宪政,促进社会合作,也让每位公民有自由和资源,去追寻、计划及走向自己的理想。这种构想,正是罗尔斯(John Rawls) 自由主义的基本主张。

作者主张的自由主义,不仅是伸张个人自由,免受政府及传统的桎梏而已,也同时要人人得到平等的对待,才有望实现一己的生活理想。因此,宪政必须包含三方面:一是保障公民及政治权利,如言论及思想自由、人身安全、集会及结社自由、私有产权、选举及被选权等等;二是贯彻机会平等的原则,排除种种歧视对待,建立社会共融,促进公平竞争;三是只有当社会上最弱势人士从中得益时,才会允许经济的不平等分配。如富裕阶层从经济发展中获利最多,但政府可通过累进税、遗产税等方法,改善社会服务及福利措施,缩窄贫富悬殊,也让更多人得到社会支援,以发挥个人潜能。

其实周保松的观点并不陌生,但有别于他过去论述罗尔斯自由主义的文章,《政治的道德》更加以问题为本,也更加介入中国的政治论述。如第三部分论述平等,先后厘清民主、平等、机会平等,从而铺陈自由主义平等观和社会想像。除措辞用字更为在地,论述亦引用更多中国坊间的流行想法,作为清理门户然后确立原则的负面例子。如论及民主时,作者开章便引用人民素质论及精英论,然后剖析其前设,并指出其不足在于漠视政治参与的价值,其实对公民的个体生命、对国家权力的正当性,同属举足轻重。

整体而言,作者以罗尔斯自由主义,或以他的用词就是“自由人的平等政治”,架起了理想社会的规范,也化成挑战政治高墙的鸡蛋。二十多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向前,官方常说发展是硬道理,以经济成长带来民生实利,从而换取政治稳定。面对如此政治现实,周保松的论述,以近乎童真的赤子之心一语道破---政治必须建基于道德。他深信,制度和权力的运用,“不是源于暴力、谎言和恐惧,而是基于自由理性的个体能够合理接受的道德理由。”他要扣问:国家说不出其权力运用有可正当理由,人民因何要服从?我们也不禁要问:相比作者提出的自由人的平等政治,眼下一党专政泡制的权贵资本主义是什么货色?我们可以看到其正当性吗?

本书对中国政治论述的另一贡献是梳理大陆思想界所谓左派、右派的观念混乱。周保松认为,“左派要平等而右派要自由”是混淆视听的说法,真正的自由主义,既爱自己享有自由,自主生命,也要求其他人享有同等的权利和能力。简言之,自由与平等兼而有之,比什么左派、右派的单向主张,更值得大家奋力追求。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