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良懋书评:《国共香江谍战》

香港地方虽小,却成为卧虎藏龙之地,当然同时也是龙蛇混杂之处。何良懋这次介绍的新书,就专讲香港怎样成为了各方间谍势力活跃场所。这本书,就是香港作者郑义编著的《国共香江谍战》,今年2月由香港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
2009-06-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本书分为七大部分,共收入近30篇文章,讲述国共两党过去数十年来,如何在香港暗地展开连场的间谍战。当然,因为香港在1997年之前属于英治地区,所以本书也触及英美等西方主要国家在港搞间谍活动的不少「内情」。例如书中讲述了英国管治香期间,就曾经把当时英国驻港特务要员赖德安插在高等学府作为掩饰,他的表面职衔是香港大学副校长。

既然是间谍活动,在当事人的角度自不然处处加上「保护色」以防识破,而在秘密部署当儿绝不让人轻易知悉的。书中不少资料,是从一些前国共要人书刊文章摘载而成。有些是旧闻野史,有些曾属以前的「地下」传闻,有些则是战时(包括二次大战时期和国共内战期间)的非常措施;而更多则是国共双方都看中香港作为自由港的特点,长期渗透并在社会上安插不同角色人等,利用香港作为打击政治对手的暗战场所。过去大半个世纪以来,香港的谍海风云从未止息过,甚至今天依然活跃如昔。

编著者郑义对国民党的内情极为熟悉,书中很多国共间谍战的资料,都从国民党方面著墨为主,例如中国抗战名将张发奎1949年后居住香港,他位于港岛跑马地蓝塘道和大坑的公馆,「长期享有不受(香港警方)搜检的特权」(页342)。郑义研究了张发奎回忆录和国民党方面的史料,指张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获美方情报机构近亿美元资助,组织过所谓「第三势力」游击队,曾企图在香港南端离岛蒲台岛发动军事「反攻」大陆之举,但因物资接济不继及沟通不良而事败。这些涉及中情局与国共之间恩怨情仇的「史实」究竟真确程度有几多,我暂时无法找到更多有效资料加以判别。

另外,书中讲及五十年代中期周恩来的专机在空中被炸、旅港立委宋宜山早期为国共密谈摸底、蒋经国旧属曹聚仁预告中共炮轰金门、在港活跃而具多重角色的周榆瑞和周鲸文、神秘的「美国间谍」罗孚在京遭软禁十年迷案、程翔被指为境外间谍机构服务而遭囚后获释、国共双方在港策反对方人员和机构,以至中共派人在港暗杀前情报要员等,都属吸引读者眼球的上佳「占士邦」式题材,不少是以往的传闻,现经作者编排、整理,可以看到香港在过去一个世纪,同时是各方政治势力秘密较劲场所。只是以前英国管治下,不宜公开这类资讯;现今国共酝酿再度和谈为两岸情势降温之际,过去的明暗斗争,大家似都不大在乎公开谈论,于是陆续浮上水面。

可是,一些新近三数十年来香港与大陆内地的「政治事件」,列为「间谍」性质就显得怪怪的。例如六十年代香港商业电台播音名人林彬被暴徒淋电油活活烧死,凶手至今逍遥法外,虽然坊间传闻很多,且往往涉及大陆方面,但一日林彬被杀案真相未大白于天下,都不宜把该案扯上大陆甚么「间谍」的阴谋上去,否则,岂非自毁香港法治的长城?

另一我认为不妥的内容,就是本书以国共间谍为名,却把「六四」事件后港人营救大陆民运人士的「黄雀行动」主推手之一陈达钲事迹,也列为主要内容,而且作为书中第一篇文章。这样的编排处理,难免把以香港为基地偷运民运人士出境之事,牵扯到外国间谍的浑水里,恐不妥当。

就目前已知资料看,「黄雀行动」纯属香港商人和民运同情者的义举,以人道立场出发而把面临逮捕厄运的大陆同胞拯出生天,根本与国际间谍活动无关。而驻港一些西方领事馆迅速收容落难的大陆民运人士,都出于当时情势需要,而非间谍居间运作所致。编著者要如此把偷运「六四」民运人士的故事部署在书首,我宁愿相信,这不过是出于「六四」20周年期间的书籍市场噱头考虑吧。

无论如何,这本书有助把我们的视野扩阔,看到了香港在最近数十年来,一直是国共为了争夺政治利益而打开的非常规战场。香港更是各方势力紧盯的目标,过去如是,将来大概也是这样,皆因香港是一个地位非常微妙的交汇点,各方都不会轻轻放过。

何良懋这次就同各位讲到这里为止,并且多谢听众朋友的支持。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