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耶凡:艺术家不能真实表达 灵魂已死 (视频)

2015-07-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5年加拿大世界小姐冠军林耶凡。(2015年7月4日,林耶凡提供)
2015年加拿大世界小姐冠军林耶凡。(2015年7月4日,林耶凡提供)

【专访】 藉选美来倡导人权:林耶凡

今年新当选的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Anastasia Lin),是一名华裔,特别之处是一位人权活动家。她有家人在中国,但罕有地大胆批评中国的人权记录,即使可能今年底不能到三亚参加世界小姐全球总决赛。林耶凡亦是一名演员,她接受本台专访时说,艺术家不能表达自已的想法,艺术灵魂已被杀掉。 (卡帕/赵梓浩报导)

25年前,她出生在湖南岳麓山下的一个书香门第,母亲是大学老师,父亲是商人。她在风景优美的湖南大学的校园里,度过了自己的童年。

说起故乡,林耶凡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思念和盼望重回岳麓山的愿望。14岁那年,她回去过一次,此后,因人为的阻隔,从此故国万里。

导致林耶凡不能回国,是因为她在小时候就参与了一些关于人权题材的影视作品的拍摄。2008年,她曾经试图回去看看,但因种种来自中国方面的压力,而不得不放弃。

即使是10多年以后,她还清楚地记得岳麓山,以及岳麓山腰的岳麓书院——那是她每天放学回家都要经过的地方。

关于去国,林耶凡说是母亲的决定。身为大学老师的母亲,深知中国教育可能对孩子带来的伤害,于是选择了离开。13岁那年,她随母亲漂洋过海,来到了加拿大。

她说:当时就是妈妈觉得西方国家可能对我的教育,对我的成长可能对我好一些。事实证明我觉得也是这样的。我妈妈以前是大学老师,教西方经济学,然后,我父亲是商人,我小时候就是在大学里长大,湖南大学就座落在岳麓山脚下,可以说是山腰吧,岳麓书院也是湖南大学校园里。小时候呢,岳麓书院刚好就是在上学和回家的路上,几乎天天都会去。小时候,妈妈也经常会带我带书院里去练字啊。那就是我的成长环境。

像很多第一代移民一样,林耶凡的妈妈独自面对在异国谋生的压力。但林耶凡说,即便是这样,妈妈很少向她说起曾经的困难和压力。她说,他们更愿意更多地看到快乐的一面。

和很多人相比,林耶凡是幸运的。在很小的时候,妈妈除了教她中国传统文化,还教她英语,这让她很快融入了当地社会,而没有很多人最初都要经历的不适感。

随著中国不断使用经济杠杆撬动西方社会原有的价值体系的时候,传统的西方主流媒体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对人权的话题,保持了某种程度的缄默。在这种背景下,林耶凡类似的海外华人所面临的压力,也就变得十分明显。

但她引用了一位社会学家的话表达自己的看法﹐说很多人将不合理的来西成为生活的一部分﹐社会便便没法向前。

她说:有一些社会常态,它实际上是不合理的。而正是因为它存在的时间太长,这种社会现象或者一些思维方式,而人们已经把它接受了,不合理的东西被当做生活的一部分的时候,人们已经习以为常,不会再去挑战它,不会再去反对它。而社会就会进入一种没有办法向前发展的状态情况。

林耶凡今年6月26日在《华盛顿邮报》撰文,题为:我赢得了加拿大世界小姐,但我的工作使我父亲在中国处于危险之中﹐指因她长期批评中国人权状况,令其居于湖南省长沙市的父亲屡受当地公安人员威胁。林耶凡在文中说,即使她父亲无法理解,但她认为,沉默保护不了父亲,只会让共产党继续虐待中国国民而逍遥法外。

为了演出,她需要采访很多逃出来的人,因此,林耶凡对中国当局绑架亲情打压异议人士的做法很了解。而这种绑架亲情所带来的伤害,也是很多勇敢者难以承受的痛苦。

也正是这种原因,林耶凡不希望过多地谈论自己的亲人。但她认为,自己应该理解他们。在中国生活过的人,都了解,很多人在面对巨大的压力的时候,这些还身处直接压力之下的人说出来的话,其实并非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她说:有时候会从国内出来一些有这样经历的人,他们实际上在讲到自己的信念以及自己遭遇的时候,他们都可以很平和。他们可以很平和地讲到自己在劳教所的经历,甚至被毒打被折磨,但你一旦提到他们的家人的时候,你就可以看到他们的情绪啊,就抑制不住了。对于他们来说,这是最难承受的部分。所以,我想大家都能理解吧。

林耶凡同时关注发生在中国社会的系列重大伤害事件。她注意到了近期发生在贵州的4名留守儿童自杀的事件,并为此感到震惊。更为可怕的是,这有可能只是我们看到的冰山一角。

她说:我觉得更加可怕的是,这还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多少这样的,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我觉得这件事情体现出来的是一个社会对生命的这种不够尊重。未成年人,孩子,在美国、加拿大,他们的地位仅次于上帝啊。他们是社会里最受保护的一个群体。我当时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我就在想像……很难受。

作为一个演员,中国艺术多面临的环境也是她关注的内容。她认为,如果对创作自由的审查继续,人们将不知美为何物。

她说:我不知道一个国家和民族的艺术它应该是什么样,但是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讲,艺术应该是源于自己内心最纯真的东西。如果一个艺术家不能把自己真实的想法表达出来的话,那她艺术的灵魂就抹杀掉了。对于表达自己的打压的话,对艺术家的伤害是很大的。久而久之的话,就是丑的东西就会被当成美了,人们不再知道什么样是真正的美。对于中国电影,我前段时间我看过一两部,觉得它并没有什么内容,推崇的也是一种我不太明白的东西。

林耶凡希望自己能顺利的回到中国,参加今年12月在三亚举行的世界小姐全球总决赛。她坦诚自己也有恐惧感。但如果人们都不发声,那么独裁者们对于民众的人权侵犯就会继续泛滥且不用承担任何后果,而且这种消极的妥协将永无止尽。

林耶凡拒绝别人给自己贴上人权斗士的标签,她更愿意将自己界定为一个对中国文化痴迷的艺术女孩。她喜欢中国古典的文学和艺术,从书法和阅读,甚至专门和记者讨论到了中国古代士人的精神,敬仰那些具有君子气节的古人。她感叹,这几十年来,祖先们留给中国最美好的东西已经消失。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