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日记 (1)--不为人知的一面

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何山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将会同大家介绍,不为人知的蒋介石。内容取自美国史丹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研究员郭岱君在华府的座谈会。随著国内对国民政府禁忌的放松,蒋介石的真面目也得以还原。(何山报道)
2011-06-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蒋介石与宋美龄。(法新社图片资料)
蒋介石与宋美龄。(法新社图片资料) Photo: RFA


郭岱君曾任台湾总统府第一局副局长、兼新闻秘书,中文版《新闻周刊》称她为蒋介石日记落户美国的幕后推手。由于法律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足本的蒋介石日记目前还没有出版,有兴趣研究历史的,只有拿著笔、纸、身份证,到美国西岸三藩市的史丹福研究所亲自查阅。

现任史丹福大学胡佛研究院研究员的郭岱君,在海外被公认为最早研读蒋介石日记的学者之一。她在华府的一个座谈会上讲,“胡佛研究院的档案很多,我们不是只有蒋介石日记,我们本来就有很多的档案,比方说共产党早期的档案,无论在外交、思想上都很有影响的,胡适、殷海光、陈独秀,还有跟中国有关的外国人的档案都很多,最有名的史迪威将军、接替他的魏德迈将军、飞虎航空队的陈纳德等等,都在胡佛。”

前六四学运领袖、民运人士封从德也曾去过胡佛研究院,研读蒋介石日记的亲笔手卷。

郭岱君说﹐“过去五、六年我们有很多新增加的档案,一个是中国国民党的党案,从1894年到2000年的档案,我们用微缩胶卷,空运六台机器到台北,把中共国民党的档案微缩下来,然后在美国、台北,同时公开。”

研究历史的,也期待中国共产党的档案,终有一日,也可以让世人看到。 郭岱君继续说,“各位一定没有听错,是中国国民党的档案,全部。我们也希望,有一天,中国共产党的档案,也能够公开。另外,我们也有很多个人档案,一个最有名的是两蒋日记,蒋介石先生与蒋经国先生他们的档案。另外是近代中国,政治思想都很有影响力的宋子文先生、孔祥熙先生、雷震等等。所以,国民党的档案,是一个大树,蒋介石先生是这个树上最美最亮的果子。因为有这些档案的进来,我们开始对21世纪的中国,有一个比较清楚的认识。”

目前,胡佛研究所国民党的档案已经有120万页,要完全微缩开放,还需要3到4年。

郭岱君:“蒋介石先生他是一个帅哥,他从年青到老,都是一个帅哥,他的日记到胡佛的时候,也就是2005年圣诞节的前三天,他的日记到了胡佛档案馆,就是这个样子。”就好像石头一样,日记已经变黄,要分也分不开。“很多的日记,特别是20年代到30年代,不能打开的,因为已经变成一块砖头了,所以我问过台湾总统府以前保存日记的朋友,他们说也不敢打开,天气好的时候拿出来晒一晒。然后又原样放回去。这个日记,胡佛经过各种的处理,把日记消毒、慢慢地蒸开,每一页,每一页地打开。”

以目前的科技,这些史料,微缩之后可以保存800年。

郭岱君:“这是蒋介石在西安事变回到南京以后,第二天他的日记。他从1928年五三济南惨案之后,每一天日记的开始,都是写一个‘雪耻’,因为他觉得是中华民族的耻辱。”日记中,蒋介石全部以文言文记叙自己的生活、心--“雪耻,本日一病下午会客,胞兄介卿正午逝世(他的哥哥中午死了),馀在病中,(西安事变中,他受伤了)家人总不愿使余闻之(家人都不想告诉我,怕病况加剧)。呜呼兄弟三人,今日残馀仅此一人。但西安蒙难使哥哥的病加重,但我出来的时候,他(哥哥)也知道,当算可以安慰,虽然哥哥已经过世。”

接著,蒋介石写到他对张学良的看法。日记中,蒋介石用张学良的字(汉卿)称之。

郭岱君:“是日(这一天)腿部疼痛未减,精神不甚佳、仅会客数人。(问当时的外交部长外交情形)最有趣的是后面几句。‘晚(这天晚上)见汉卿,毫无悔祸之心’(张学良闯了这了大祸,还跑来,而且蒋介石刚刚回来,还在病痛之中,跑来说你在西安答应我们要改组政府、你为甚么还不赶快做发布命令)。蒋介石,‘余乃以善言慰之 (我好好跟他讲) 而实告以军法会审后于众特赦并予以戴罪图功之意’。(跟他讲,军法会审)讲完之后,这位汉卿先生,‘彼乃昂昂然而去’”

所以,这个日记的好处,是他的内心世界,我们窥之,进入他的内心世界。可以看得出来,他真是看不顺眼汉卿,他真的没有原谅张学良,而张学良也真不识相,闯了祸都不知,这是918事变之后,他的日记。

而未到 1949年,蒋介石前一年,已经在日记中写到,中华民国大势已去。他在1948年6月1日他就知道要亡党亡国,他在这里讲,“大局之为何,乃至历代亡国,并不在于敌寇外患之强盗,而在内部之分崩离析。”他当时已经想到了这样的情况。

在蒋介石日记中,圣经是经常出现的一部份,历史学家,也解开了他是否真正基督徒的疑问。

郭岱君:“很多人很好奇,蒋介石先生到底是真基督徒还是假的基督徒,但是凡是看过他的日记,已经有几百人来看过,没有一个,任何一个提出来怀疑他是基督徒。你看他的日记,言必称主。他每天写日记,每天读圣经,每天祷告。”日记中,就留下对他读经时的心得。“他每一句都有标点,有批,有问题,有文意不甚清楚等等,他都有写,非常虔诚,而基督教对他一生也是非常的重要。” (而基督的怜悯,使得退居台湾之后的蒋介石,在大陆水灾、大饥荒时,并没有出兵反攻大陆,趁虚而入,后话再讲)

蒋石亲笔写日记,一生没有中断,也成为研究近代中国史的佳话。

郭岱君:“他一生写日记,前后57年前后没有中断,到1972 年7月21日,他是1975 年过世的,所以一个能够这样写日记的人,大家已经可以进入他的世界,他是怎样的性格。”

此外,蒋介石也喜欢写诗,与现在国家领导人不一样,他一生的很多演讲,都是自己亲笔所写,未有找人代工。

郭岱君:“他在1909年刚刚在日本加入同盟会,他写了一首诗以诗明志。 ‘腾腾杀气满全球,力不如人万事休;光我神州完我责,东来志岂在封侯’(我到日本来,我并不是要封侯,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我要做)。”

而随著蒋介石日记的开放,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几个问题,也有了他个人第一手的判断与看法。郭岱君:“比方说,孙中山过世以后,他怎样在国民党中崛出?中国大陆朋友最关心的412清党、他到底抗不抗战,真抗战还是假抗战?为甚么坚持攘外必先安内,为甚么这痛恨共产党?”

另外,日记也披露蒋介石如何看待共产党? 如何认识共产党文宣?为甚么考虑过将国民党改名为中国劳动党?他如何总结国民党失去中国大陆?以及他石如何面对来自美国的暗杀?还有他对日本的看法? 如何回应美国要用原子弹对付中共?还有二二八事件中蒋介石的角色?国民党如何在台湾站起来?他如何看待民主?等等。郭岱君:“这些不只是蒋介石个人一生中经历的大事,事实上也是中国、中华民国、中华民族所经历的一些大事。他的日记当然是主观的,但为我们了解那个时代开了一扇窗户,让我们能够慢慢地、逐渐来理解。”

以上的历史疑问,在往后的专题节目中,将会带领大家以蒋介石的主观眼光,一一介绍。我是何山,敬请留意蒋介日记 (2)— “蒋介石与共产党”,下次再会。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