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3周年(三)】一年之間六四在香港「被屠殺」 「抹不掉忘不掉、這裡倒下那兒開花」

2022.06.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六四33周年(三)】一年之間六四在香港「被屠殺」 「抹不掉忘不掉、這裡倒下那兒開花」 六四是中國的禁語和忌諱,莫說要公開悼念。唯獨在一河之隔的香港,他們真的堅守了這個諾言,30年來仍能看到大型的悼念晚會。圖為2019年、未有《港區國安法》前的維園六四晚會。
路透社資料圖片

六四是中國的禁語和忌諱,但30年來,只有一河之隔的香港卻每年有大型悼念集會。然而踏入六四33周年,六四或成為香港的新禁忌。支聯會已不復存在、骨幹成員甚至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個個六四象徵物被強行清拆,在港共政權打壓下維園難以再現燭海,意味屬於港人的維園之約正式終結。本文將整理六四如何於短短一年,在香港這民主標誌地「被消失」。而海外群體,如何讓六四之花再次盛開。

1989年6月4日,中國解放軍坦克開進天安門廣場,血腥鎮壓示威學生,當時有學生在面臨生死之間,叮囑在現場的香港人,包括前支聯會主席李卓人,一定要將六四真相告訴全世界。

港人的維園之約 正式告終

血腥鎮壓後,六四在中國成為了禁語和忌諱,更莫說公開悼念。但在一河之隔的香港,港人堅守了當年的諾言,30年來風雨無阻在六四當日舉行大型悼念晚會。翻看支聯會公布的數字,歷年來的六四晚會參加人數有著巨大波幅,最少只有3.5萬人,最多則超過18萬人。但直到香港實施《港區國安法》,這「一國兩制的童話」終歸要破滅,點點燭光,難再在每年六四重現於維多利亞公園。

前年,香港警方在六四31周年,以疫情為由,拒絕批准支聯會在維園舉行悼念集會;去年六四32周年,則封鎖維園一帶,令維園不敢再有燭光亮起。這一系列動作只是連串的清算及大清洗的前奏。

六四31周年,警方以疫情為由,首次不批准維園悼念集會,多名民主派人士與大量民眾自行進入維園悼念。(路透社資料圖片)
六四31周年,警方以疫情為由,首次不批准維園悼念集會,多名民主派人士與大量民眾自行進入維園悼念。(路透社資料圖片)

警方在六四31周年,以疫情為由,拒絕批准支聯會在維園舉行悼念集會;去年六四32周年,則封鎖維園一帶,令維園不敢再有燭光亮起。隨之而來的,是一連串的清算及清除。

海外網上另建「六四紀念館」 王丹:把香港人的堅持繼續傳承下去

對於六四在港被消失,六四學運領袖王丹認為,港府的打壓並不會令港人忘記六四,只會引起更多人不滿。他們一班海外民運人士,現在能做的,便是把香港人堅持了30多年來的精神,繼續傳承下去。

王丹說:相反因為這種倒行逆施,會讓更多的香港人內心感到憤怒和不滿。我相信香港人的經驗,雖然不能在維園舉行,但會在每個人的心中,點起蠟燭。所以當局的做法,我認為只會起到反作用。

王丹表示,因為香港六四紀念館已被迫關閉,所以他們將在紐約籌建新紀念館。目前已籌得30萬美金,還差20萬美金。他說希望在六四35周年時將紀念館建立起來,展品包括六四相關宣傳品、旗幟等,亦會介紹香港30幾年來悼念六四的情況。但王丹遺憾表示,因為支聯會主要成員已被捕,及部分展品已被港府扣押,他們未有接收過原本放在香港六四紀念館的展品。

王丹說:我是非常欽佩他們(支聯會成員)的勇氣,我也知道他們是求仁得仁,通過坐牢這種行為繼續他們的反抗,只是希望他們能夠保重身體,能夠早日脫離監獄,希望香港這種反抗精神能繼續保存。

除了海外的六四紀念館,八九民運親歷者、「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總策展人長平,去年8月也在網上「開館」,並分為6個展館,收錄八九民運文獻、報道、照片等史料,以六四事件為主軸,延伸呈現發生在中國的這場民主運動對世界民主運動的影響。他對本台指,過去大半年致力建立雙語博物館,並將於今年六四紀念日,正式上線部分英文翻譯資料展品。

多間大學強行移走六四雕塑品 陳維明:教學園地成了最不講理的地方

除此之外,與六四相關的藝術品也在香港一年之間陸續「被消失」。

2010年在超過2千人見證下,新民主女神像落戶在香港中文大學,時任中大學生會會長黎恩灝當時對着群眾高喊:「如果有一天,大學要強行將民主女神像由中大拿走的話,我呼籲今日的群眾,回來中大保衛神像!」

新民主女神像早於2010年落戶在中文大學。(資料圖片)
新民主女神像早於2010年落戶在中文大學。(資料圖片)

11年的歲月裡,「民女」成為中大人的老地方,不時有人相約於「民女見」。這尊雕像寄託著中大人的集體回憶,盛載了六四民運之歷史、亦見證了香港大大小小的政治及社會運動,往年六四前夕,女神像前總會看到白色鮮花;2013年曾有人在女神像上掛上彩虹旗;2014 年 9 月反對政改方案時,為女神像頭部蓋上黑布並封上黃黑色封條等。然而去年平安夜清晨,民主女神像卻突發地被校方悄悄移走。時至今日,民主女神像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她曾經所在的地方,如今只剩下的只有一片空地。

新民主女神像被校方悄悄移走後,有人用蠟燭重現女神像。(路透社資料圖片)
新民主女神像被校方悄悄移走後,有人用蠟燭重現女神像。(路透社資料圖片)

而在嶺南大學,描繪了「坦克人」以及被解放軍射殺的受害者的畫面的「六四浮雕」亦在那段時間,被校方悄悄移除;二樓學生會外牆的民主女神壁畫,同樣被灰色油漆掩蓋。

創作這兩件藝術品的旅美雕塑家陳維明憶述,當初建立新民女主神像,是想把在天安門廣場前倒下的「民主女神像」,重新豎立起來,象徵自由民主薪火相傳,永不斷絕。新的女神像除了一手舉火炬,另一隻一手還擁着寫有「自由、民主、公義、人權」的書本。而「六四浮雕」是不希望世人遺忘這些在天安門屠殺下身亡的學生、人民,「想用藝術手段把真相告訴大家」,教育下一代八九民運的歷史。

陳維明唏噓道,自從有了《港區國安法》,「一國兩制說拿走就拿走」,香港都變了,很多為民主自由發聲的社團,例如支聯會都被趕盡殺絕,理應有學術自由的園地竟然成為野蠻不講理的地方,他覺得非常遺憾。

陳維明說:教學園地成了最不講理的地方,我這個雕塑放在你們學校10多年,你們說不要就不要。當時沈祖堯(中大前校長)初上台時是同意的,他認為我們這是學術自由的園地,應該能容納不同的政治觀點。但他們現在不承認,不承認也罷,你不希望要這個雕塑,你們詢問一下當局還給我也沒問題,現在處處刁難,沒有任何自由可言,都看著中共的臉色行事。

他說,雖然最近與兩間大學也有聯繫並有律師處理相關事宜,但目前仍未能取回雕塑品。而中大還提出,若因展出雕塑品導致法律糾紛,要他一人負責。

陳維明說:更苛刻的就是說,這個雕塑在他們(中大)園校展出時,發生任何問題,反而要我賠償,像一個無賴一樣。你問人家借了一個東西放你那邊觀賞那麼多年,你不給我錢還要說如果有任何法律糾紛,要找我算帳,簡直變成無賴了。學校領導已經沒有任何學人的風範。

陳維明表示很氣憤,而他明白整件事的罪魁禍首都是中共的極權統治,他至今仍深信「獨裁專制總有一天會被人唾棄,相信香港的天空總有一天會亮起來」。

而在香港大學,原本則擺放了另一尊紀念1989年天安門民運死難者的雕塑品——「國殤之柱」。這件雕塑呈現了50具撕裂和扭曲的屍體堆疊在一起的樣子,基座正面寫上「六四屠殺」、「老人豈能夠殺光年輕人」,「國殤之柱」有「香港言論自由試金石」之稱,在香港回歸前最後一場六四集會後,由數百名市民和學生通宵護送下運抵港大,其後在這裡展出長達近25年。但直到去年1222日,「國殤之柱」被校方蓋上白布,一分為二的漏夜移除。

「國殤之柱」被清拆移走的一刻。(路透社資料圖片)
「國殤之柱」被清拆移走的一刻。(路透社資料圖片)

港大學生不能再延續洗刷「國殤之柱」的傳統,它原本安放之處現在圍着大量花盆,如同「禁地」。甚至太古橋的六四標語「冷血屠城烈士英魂不朽,誓殲豺狼民主星火不滅」,亦已被校方抹去。

支聯會被控煽顛 骨幹成員紛紛入獄 

而過去30年,香港維園六四晚會的主辦機構支聯會(全名「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現在已經「被迫解散」。支聯會是在1989年北京爆發民運後,於同年521日在港成立,目的是支援中國的愛國民主運動。六四被鎮壓後,支聯會依然繼續悼念六四和要求平反八九民運,其5大綱領是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及建設民主中國。雖然支聯會被大陸官媒定性為「顛覆分子」,但過往約30年也算是安然度過。2003年港府推動《基本法》23條國家安全法立法時,亦曾多次表明支聯會並不涉及採取武力推翻中央,強調支聯會並不構成顛覆,立法也並非針對他們

不過支聯會終難逃被港共政權整肅的命運。支聯會在去年9月9日,被港府控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並於翌日提堂,另3名被告包括前主席李卓人、前副主席何俊仁及鄒幸彤,他們將面對最高可判處10年監禁的刑期。支聯會約220萬港元涉案資產亦被警方國安處凍結。據港媒了解,控告的原因是支聯會堅持「結束一黨專政」的綱領,控方認為是為了推動及提倡結束中共領導,等同要求推翻破壞中國《憲法》確立的根本制度,或推翻中國中央政權機關。

此外,國安處指有理由相信支聯會是「外國代理人」,要求7名支聯會常委提交資料被拒,鄒幸彤、前支聯會常委梁錦威、徐漢光、鄧岳君及陳多偉5人被控「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供資料」。其後梁錦威及陳多偉認罪,同被判監禁3個月。

六四紀念館幾經風雨 最終倒下

去年支聯會被控煽顛同日,六四紀念館也被「抄家式搜查」。警方持法庭手令,突擊搜索位於旺角的六四紀念館,以及支聯會設於葵涌的倉庫收證,並且沒收文件、電腦、文宣等物品,身穿「平反六四、薪火相傳」黑衫的司徒華卡通展板、以及20多箱放在膠盒內的書本和報章等物品,同被警方抬上貨車帶走。

六四紀念館的展品被香港警方帶走。(路透社資料圖片)
六四紀念館的展品被香港警方帶走。(路透社資料圖片)

六四紀念館早在2012年成立,經歷過多次搬遷並停運、曾被惡意破壞,最終也要在強權打壓下關閉。這個規模不大的展覽館,卻印證著八九民運的歷史,收藏了約百多件六四遺物、證物、紀念品。支聯會拒絕透露六四紀念館原有的展品目前保存在何處,僅僅表示所有的六四遺物、證物已經被拍攝存檔。

打壓的方式不止一種,六四紀念館曾於去年5月30日重開,卻在六四32周年前3天(6月1日),食環署赴館地執法,指六四紀念館未有領取公眾娛樂場所牌照,最終支聯會的代表認罪,判處罰款8千元。

支聯會終被宣告「死亡」 蔡耀昌:石在,火種是不會絕的

支聯會被控煽顛約半個月後即9月25日,支聯會在香港六四紀念館舉行特別會員大會,終以41比4表決通過解散議案,支聯會被宣告「死亡」。意味日後,再沒有支聯會舉辦堅持了30多年的悼念六四晚會。前支聯會秘書蔡耀昌說,支聯會的理念已經承傳在每個香港人的心,最後又引用魯迅名言「石在,火種是不會絕的」。

26人因悼念六四 被控「非法集結」等罪

除了支聯會被控煽顛的罪名,也有人因悼念六四而被捕入獄。六四31周年,警方以疫情為由,首次不批准維園悼念集會,多名民主派人士與大量民眾自行進入維園悼念。事後24人被警方拘捕,並被控「非法集結」等罪,包括8名支聯會常委。同時,警方通緝已流亡海外的羅冠聰及張崑陽。

去年5月6日,黃之鋒、岑敖暉、袁嘉蔚與梁凱晴認罪、被判囚4個月至10個月不等,成為1989年以來第一批因參與六四集會而入獄的人。

第二批12位被告何俊仁、尹兆堅、張文光、陳皓桓、郭永健、趙恩來、麥海華、梁國華、何秀蘭、梁國雄、朱凱廸及楊森亦全部認罪,去年9月15日分別被判監6至10個月,其中張文光、麥海華、梁國華獲緩刑。

到12月13日,最後一批共8名被告包括黎智英、鄒幸彤、何桂藍、李卓人、蔡耀昌、梁耀忠、梁錦威及胡志偉分別被控「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公眾聚集」、「舉行一個未經批准集結」及「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會」等罪,被判4個半月至14個月不等。

此外,去年警方第2次以疫情為由,反對支聯會的六四晚會申請,但鄒幸彤以個人名義恪守「已有32年的約定」,至今年1月4日,鄒幸彤因於2021年6月4日發表文章,涉呼籲市民參加維園六四集會,被控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再被加監10個月。

鄒幸彤盡顯不屈不撓精神:有六四的英靈在,豈敢退讓?

鄒幸彤就六四涉多項控罪在身,總綁著馬尾、架著黑框眼鏡、外表斯文的她在被捕後仍展現不向強權低頭的性格,反指被控煽顛後反而覺得「鬆一口氣」,並說「如塵埃落定,就來場光明正大的辯論吧。到底屠城責任該不該追究,一黨專政該不該結束,而不是糾纏於『外國代理人』這類指控。直接面對這些人民自發的訴求吧,然後看看道理在哪一邊。有六四的英靈在,豈敢退讓?辯論,正要開始」。

六四31周年,警方以疫情為由,首次不批准維園悼念集會,多名民主派人士與大量民眾自行進入維園悼念。(路透社資料圖片)
六四31周年,警方以疫情為由,首次不批准維園悼念集會,多名民主派人士與大量民眾自行進入維園悼念。(路透社資料圖片)

牆內外前支聯會成員 繼續「毋忘六四 抗爭到底」

今年5月31日,是支聯會「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第3次交付提訊。這一天,雛幸彤出庭時亦高呼「毋忘六四,抗爭到底!」,並做出「六四」手勢。他們正在用不同方式,提醒世人毋忘六四。

雖然不論支聯會多名核心成員或是民主派人士已身陷牢獄,但也有人用僅有的方式,表示當天會點燃一根火柴,延續心中的信念,堅守多年來的諾言。至於早前同因六四集會及支聯會案件而入獄的前支聯會常委梁錦威和趙恩來,目前已出獄,這沒有令他們心中堅守的信念消失,他們都說今年會堅持用自己的方式悼念六四。

被捕、被控告、象徵物被消失——到今年,警方表示,至今沒有收到關於六四當天在港島區舉行公眾活動的申請。雖然今年沒有晚會,然而維園硬地足球場預約顯示已經爆滿,但6月其他日子大部分時段仍有空場。康文署稱當天所有段節已被個別市民預訂作足球活動用途。特首林鄭月娥最新的回應中,僅表示任何公眾活動不論目的,都必須守法,目前香港有不同相關法律要求,例如社交距離限制及《港區國安法》等。悼念六四是否等同已被定性為犯法呢?市民至今未有清晰明確的答案。

記者:淳音 責編:李世民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