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殺谷歌致人機圍棋大賽成敏感事件


2017-05-24
Share
feature620.jpg 2017年5月20日,人機大賽之前,柯潔抵達烏鎮備戰(右圖)。一年前,柯潔曾高調宣稱戰敗李世石的AlphaGo不能打敗他本人(左圖)。(柯潔微博截圖)

由Google團隊研發的人工智能阿爾法狗(AlphaGo),週二(23日)擊敗世界圍棋排名第一中國選手柯潔。而在賽前,官方下達嚴厲管控令,原本計劃的網站直播被緊急叫停,並要求媒體低調處理,嚴格禁止媒體提及Google。同時禁止人工智能專家同步解讀。業內人士指出,中國將變成信息和前沿技術理念隔絕的孤島。(黃小山/程文 報道)

據本台記者從多家網絡媒體獲悉,在比賽前4天,他們就已經收到了網信辦的相關禁令,對直播進行限制。多家網站的全明星嘉賓陣容的直播也隨之流產。

據本台記者獲得禁令稱,不用Google直播,畫面和解說都禁止出現Google的名字和標識。在需要提及研發公司的時候,只能以DEEPMIND 代替。

而即便只是報道,也不允許出現Google公司,同時迴避烏鎮和互聯網大會。

官方還要求,在體育欄目中,最大的限度只能做比賽和掛盤,所有的解說不能超越棋局本身。不設嘉賓同步解讀,同時,也要求嘉賓不能提及Google。允許掛棋譜,以頁面文字直播代替視頻直播。

但該禁令沒有標注來源,迄今為止,官方也沒有任何公開的說明。在週二的比賽中,許多資深的圍棋人士在多個圍棋社區表達不滿,但也很快遭屏蔽。

據一位資深媒體高管表示,週二的比賽最後以零星的呈現的模式披露,儘管此事在互聯網和圍棋界都引發了高度關注,但官方還是強力封殺,試圖抹殺Google的影響力在民間強大的影響力,因為Google一直拒絕妥協。而百度則通過與官方合作封殺信息,所以才存活到現在,並以競價搜索賺錢。

他說:是因為Google被封殺的原因啊。有少量的播,像有些網站不叫直播,叫截取,只有網絡在做一些零星的,沒有直接播。Alphago就是Google公司開發的嘛。主要還是封殺Google,不讓Google借這個宣傳進來嘛,因為Google在中國已經被封殺出局了嘛。李彥宏通過搜索競價了啊,很多商業利益啊,在一個自由的社會網絡他不可能封殺的嘛,就是因為他會配合政府,禁搜或屏蔽很多東西,所以說這就是為什麼Google從中國撤退被趕出去,而百度能活下來的原因。

身為律師同時又是資深圍棋愛好者的隋牧青也表示,官方禁止直播AlphaGo和柯潔的人機大戰,依然是為了封鎖信息,擔心Google的影響擴散。官方用反文明的方式封殺Google,但面對一個具有前瞻性的企業,這樣的封殺沒有意義,相反把自己封閉成一個孤島。

他說:是因為這個谷歌這個吧,肯定是怕谷歌在國內的影響擴散,為什麼我們上不了谷歌?防火牆為什麼和全世界的互聯網阻斷?我相信肯定是因為涉及到這個問題。我們都見怪不怪了。這種反文明的現象非常肯定,谷歌就是不肯跟當局妥協,所以就受到了這樣的封殺。但是谷歌的這種  簡直太偉大了,你封殺不夠的。在現代社會的海洋當中,中國就是前現代社會的一個孤島,是這樣的一個感覺。

另據業內人士透露,此次官方如此緊張,還由於他們擔心引發民眾對7年前封殺Google的追憶。經過7年的封殺之後,Google變得越來越強大,其人工智能技術引發全民追捧。

而被官方一直寄予厚望的人工智能技術方面,無論是百度還是騰訊,在投入巨資,組建龐大的技術團隊,甚至挖來海外一些頂級人才,但前景依然不明。

百度在2014年7月成立了它的大數據實驗室,試圖專注於提高百度的機器學習算法、核心搜索技術以及大數據應用。此外,在中國官方的支持下,和大舉招聘積極擴張其AI部門。並且與英偉達和HERE地圖合作,為無人駕駛汽車打造一款基於雲的地圖平台。

而在Google的自動汽車概念落地之後,百度還在今年年初成立了專門的智能駕駛部門。官方還將籌建國家AI工程實驗室的重任交給了百度,擬開發計算機視覺、機器聽覺、生物識別和人機交互等深度學習技術。但像大多數官方力推的技術革新一樣,不但面臨跟風和抄襲的指責,迄今也沒見成效。

據圈內人士指出,也正是這種背景下,Google的AlphaGo戰柯潔就更讓官方難堪。

資深IT人士郝培強表示,此次Google的這個活動,本意依然是推廣自己的產品。從技術層面來說,今天和柯潔對戰的單機人工智能已比去年3月與韓國圍棋選手李世石對戰時強了很多。

他說:實際上Google搞這個活動就和當年IBM搞深藍是一個道理,都是推廣他的產品。他之前那個產品(去年對戰李世石時期)是用了很多台機器同時來計算,但是那個時候加速算法效果還不夠好。但是他現在呢今年他主要是在推他的TPU,他的這個TPU是專門用來做神經網絡加速的這個東西,他現在單機掛一個TPU就是比當年的多機還好,是這個意思。

郝培強以百度為參照,認為百度的最大的問題到不是說技術,因為他有錢,他也雇得起吳恩達這樣的人,Google做很多事情的前瞻性和技術上的引領,不光是來自於技術,而是來自於他們整體的價值觀和想法。Google做自動車的時候,自動車沒商業價值,包括蘋果在內的全球有點實力的公司都在做。所以Google變得更開放,而百度只能做一個技術的跟隨者,理想就是掙點兒錢吧,這個理想在中國可以用一些非技術的手段達成,所以更沒有動力進行前瞻性研究。

郝培強認為,此次官方禁直播AlphaGo戰柯潔的動機,可能是官方的偏執。但此事帶來的後果,卻是讓中國的年輕人失去更多瞭解世界前沿技術發展的方向。

他說:實際上這個不是說這場比賽對中國政府有什麼傷害,但是我覺得這是中國政府的一種偏執。就是好像你不服我管,我就不讓你出現,不讓你做生意,什麼新聞上也不需要你出現。就是一種偏執。你談不談Google,Google在技術界的引領地位也在那裡。你不談的話,只會讓國內的這些年輕人更沒有機會去瞭解到世界的發展,我覺得這個沒有任何好處,但是中國政府就是這麼偏執,你沒辦法。

2010年,中國方面強制要求Google進行內容審查,導致Google反對。在官方是壓力下,Google被迫退出中國,中國方面則全力扶持百度以替代Google。但隨著失去競爭壓力,百度的競價排名模式和垃圾信息氾濫,多次引發悲劇,並引發全民的抗議。但中共官方則利用維穩壓制抗議,力挺百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