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道危机系列之一:警权风暴酿人道危机 爆眼受害人细说心路历程

2019-12-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Reuters资料图片

香港人道危机系列之一:警权风暴酿人道危机 两位爆眼受害人细说心路历程

反修例风暴席卷全港超过200日,警方施放了逾1.6万枚催泪弹及至少19发实弹,有示威学生中枪昏迷、也有人中枪致盲,受影响的亦有包括第四权监察的记者及人道救援的急救员等,至少6千多人被捕,比全港监狱在囚人数还要多,香港警队被指滥用暴力、滥权和滥捕,港人亦面临一场前所未见的人道危机,引起国际高度关注。多位警暴受害者接受本台访问,控诉警权凌驾法律,亦质疑政府与警队高层纵容,才导致香港的人权状况岌岌可危。(覃晓言/刘少风/李智智 报道)

香港人不会忘记过去半年以来,烙印在心里的警暴伤痕,由6.12金钟警民大冲突开始,警方在一日内施放了150枚催泪弹,为这场警权风暴揭开序幕,这一天,抗争者牺牲了第一只眼……

在拔萃女书院任教通识科的男教师杨子俊,于6.12当天到立法会大楼外参与示威活动,却在毫无任何攻击情况下,警方突然向他开枪,其右眼中枪被橡胶子弹打盲。

在拔萃女书院任教通识科的男教师杨子俊,于6.12当天到立法会大楼外参与示威活动,却在毫无任何攻击情况下,警方突然向他开枪,其右眼中枪被橡胶子弹打盲。(李智智 摄)
在拔萃女书院任教通识科的男教师杨子俊,于6.12当天到立法会大楼外参与示威活动,却在毫无任何攻击情况下,警方突然向他开枪,其右眼中枪被橡胶子弹打盲。(李智智 摄)


杨子俊说:那时我与数名市民站在比较前的位置,有一排速龙小队成员和防暴警察,突然他们在我们毫无攻击或任何动作的情况下,他们举起了枪。我是目击那件黑色物体(橡胶子弹)飞向我,那刻真的完全害怕到不能动弹,但当子弹击中自己后,我觉得难以置信,为何警察无故开枪?为何中弹的会是我自己?

杨子俊坦言,中枪一刻,他除了担心自己会否从此丧失视力,亦因为参与这次示威活动,被警方以涉嫌暴动罪拘捕,令他一度惶恐不安。

杨子俊说:那时我不断问自己,会否因为这次我之后会失明?我除了担心自己的伤势外,亦要担心我原来参加这次示威活动,并非如此简单,可能还有很多后续法律行动需要处理,当下我的脑海非常混乱,我不知道下一日,或者未来还会有甚么挑战需要面对。

杨子俊称,目前他的右眼已失去视力,特别是中央部分,看东西会呈现灰蒙蒙一片,而且带有幻光,右眼须长期佩戴眼罩,对他需要改簿、备课及长时间对著电脑工作,造成影响。但他庆幸出事时,有很多家人和朋友支持,亦有学生来帮助他度过难关。

由6月至今,警方已发射近1.6万枚催泪弹、1850发海绵弹、近1万发橡胶子弹、近2000发布袋弹及至少19发实弹,导致数以千人受伤,当中有人中枪致盲,甚至昏迷,更有人怀疑躲避警方射催泪弹而堕楼死亡。香港人更加不会忘记多个难眠的晚上,7.21元朗白衣人袭击市民、8.31太子站事件,以及10.1警方首度开实弹枪伤示威学生等,都令一众市民伤心落泪。

杨子俊说,最难过是当警察暴力持续升级,看到很多市民因此受伤,更多人因此失去眼睛,甚至生命。

杨子俊说:那一晚我是非常自责的,即指8月11日晚上,知道有市民(爆眼少女)因为警方使用枪械,令到眼睛受伤,甚至最后可能失去视力,我当时非常自责,是否因为我没有尽快站出来,尽快控诉警方使用暴力,尽快阻止警方使用枪械,导致再有市民受伤呢?

之后,他再于今月初看到监警会的五人国际专家小组,成立不足三个月就宣告请辞,形容对监警会公正调查警方暴行的信心,跌进谷底。为令更多警暴个案早日真相大白,他于9月入禀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推翻速龙小队毋须展示警员编号的决定,案件将于明年3月正式处理。

杨子俊说:监警会成功控告警方的机会率是非常非常低的,我亦曾征询律师意见,其实真的觉得不要浪费时间,甚至反而过程中需要将自己的行踪,或者其他人的行踪告知警方。其实监警会并无承诺会否使用这些证据控告任何人,所以我觉得在监警会制度下,对于受害者来说是没有保障的,而外国专家都马上割席离开监警会,更证明这个机制是非常荒谬。

警暴问题持续,受害者不只限于香港人,印尼籍女记者维比(Veby Mega Indah)的受伤,令香港警暴广泛引起国际关注。

维比出事后,很多个晚上都在哭。(李智智 摄)
维比出事后,很多个晚上都在哭。(李智智 摄)


维比任职记者13年,一直于印尼报道环保新闻,尤是关注当地雨林被企业大规模破坏,原住民群起抗议,令她不乏冲突现场报道的经验。她在2012年来港,现时是本地印尼媒体《Suara》副编,专门报道劳工权益及移工新闻,只是她万万想不到,反修例示威令她在香港变成「战地记者」,更因采访「929全球反极权大游行」期间,疑遭警方枪伤右眼致永久失明。她形容,自己失去不但是一只眼睛,受袭阴霾更冲击她的记者生涯。

维比说:我听到两声巨响,「呯!呯!」我看到东西(抛射物)朝向我的右眼。当我一开始被击中时,我以为人生将会结束。我很惊讶,为甚么警察要向我们开枪?他们看到我们是记者,我们著有很明显的反光背心,我们一直站在那里,在我们之间有四十步。我很多个晚上都在哭,我记得护士一直很惊慌并跟我说,请不要哭,这对你的眼不好,但我不能停止哭泣。我现在还能做甚么?只有一只眼,我认为我不能够再做前线工作,这改变了我的人生。

为寻求真相,维比中枪后,向投诉警察课(CAPO)投诉,并至少17次去信要求当局披露开枪警员姓名,以进行民事诉讼。惟警方一直以「案件仍在调查中」为由,未有实质回应,也没有确认该警员是否被停职。事隔两个月,全无回音,她再入禀高院,要求警方披露涉事警员身份,以提出私人诉讼,但至今仍未有回覆,其法援申请也音讯全无。她叹言,对香港司法制度深感失望。

维比:我现在只想要公义。不只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所有涉事的香港人。我不要他们(警方)道歉,我要他们进行恰当的调查,作为执法人员,做他们应该要做的事。我希望制度能够改革,令警方的不当行为不再是自己人查自己人。希望香港能够恢愎新闻自由。

维比亦强调,警暴肆无忌惮皆因警队高层包庇所致。

维比:(香港的人权状况)很差,因为警队高层正对所有警员传递一种讯息,就是他们能够为所欲为,不需要负责任。

不但是警暴,过去超过200日的反修示威冲突中,警方的大搜捕令人关注滥捕问题。警方在多场示威活动共拘捕超过6,000人,为「六七暴动」以来发生的社会运动中逮捕人数最高,年龄约介乎于11岁至84岁,横跨多个界别,有四成为学生,另有医生、急救员、记者、教师和社工等。他们涉及罪名包括参与暴动、非法集结、刑事毁坏、袭警、阻碍警务人员执行职务、藏有攻击性武器等,但被正式起诉的,只有逾978人被检控,亦有不少被捕人士成功*「踢保」,包括首位「爆眼」教师杨子俊和浸大学生记者邓泽旻。

浸大学生记者邓泽旻在采访期间被警方拘捕。(李智智 摄)
浸大学生记者邓泽旻在采访期间被警方拘捕。(李智智 摄)


邓泽旻在11月3日因在太古城中心采访「和你Shop」活动时,被警方以涉缣「公众地方行为不检」而拘捕,获准保释。其后,他于11月29日成功「踢保」。

邓泽旻:我真是不知道为何他们要拘捕我,回到警署后才告诉我,是公众地方行为不检拘捕我,但我在太古城问了不下十次,他只是说我被拘捕,叫我不要出声,拘捕了我之后告诉我,大家有情绪,还说整件事到此为止。警察滥捕不是新闻,警方总有理由拘捕我,因为警方说甚么都是对的,警察觉得他们做甚么都是对的,因为他们有武力,一定要你屈服。

过去数月,记者屡次于示威活动遭受警暴和被捕消息不断,包括遭受言语暴力、无故被打、被喷洒胡椒喷剂和中枪等。邓泽旻质疑,当中原因绝不简单。

邓泽旻说:被捕获释后,所有相机、摄影器材、记忆卡都是拿不回来,我开始想到一个问题是,拘捕一名记者最值钱的不是他本身个人,记者最值钱不是记者本身而是他拍到甚么。这些事情只有在极权国家才会见到,原来香港也会见到。

另一冒生命危险站于警察和示威者之间的香港社会工作者总工会总干事许丽明,同样无法逃过被捕一劫。她于9月29日以「阵地社工」身分,在金钟示威进行人道救援工作时,因涉袭警而被拘控,案件审讯中。

阵地社工许丽明曾被警方拘捕。(李智智 摄)
阵地社工许丽明曾被警方拘捕。(李智智 摄)


许丽明:我不知道为何我当时会被捕,要求见律师,但他们说不会等律师来,律师已经要求了很久,最初他要做的口供,说我是非法集结。后来过了72小时左右,当我返回人间,我看报纸,我的律师引述警方说,我是曾经将一名警察,摔在地上,而且骑着他,我是很惊讶。经过理大事件后,我们知道已有逾50名(社工)被捕,阵地社工有4人(被捕),在理大被捕的人士包括社工,暂时都已成功踢保,所以现在有疑问,警方拘捕了6千多人,我相信快将7千人,其实连起诉(比率)有没有占百分之十呢?

许丽明表示,双手在被捕时被弄伤,导致神经线受损,但身体伤痛不比在警署见到被捕年青人遭受惨况,让她感到切肤之痛。

许丽明说:警方将我的手拗到后面,用索带索著我,索著我的过程是绑得很紧,我慢慢感觉双手冰冷。我相信被绑了大约20分钟,出现无血液循环的状况,因此到了现在我双手仍感到麻痹。其实(羁留)那里是北角警署停车场,你可以想像地上有多肮脏,我发现有些年青人的头是渗血,有些脚伤,有年青人的脚上水炮车,当时有胡椒水,脚是肿的,直至我在凌晨四时许上救护车时,仍未有人处理那群年青人受伤的情况,绝对是人道灾难。

对于接二连三有急救员、记者和社工被捕,许丽明认为,反映警方有意截断示威者的支援。她又指出,警方的大规模滥捕已引致严重人手不足,和内外部门之间安排混乱,质疑警方公正执法能力。她质疑,现时警方向辅警和其他纪律部队,要求增援前线防暴人力,但这些增援人员未必具足够镇暴能力和判断,使大批无辜市民被捕,香港人权状况令人担忧。

---

*「踢保」的意思是嫌疑人应警方要求到警署报到后,拒绝再续保,警方如要拘留疑人,便须于拘留最多四十八小时,决定是否落案提出起诉。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