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遗祸】多个参与国疑成「中国离岸赌城」 贫穷、贪腐等问题严重

2022.08.25
【一带一路遗祸】多个参与国疑成「中国离岸赌城」 贫穷、贪腐等问题严重 近年中国资金和访客随「一带一路」项目注入,刺激当地GDP增长、发展水利基建和「经济特区」,不过背后疑仅为「中国离岸赌城」附属品,更是中共近年打贪官员和通缉犯「另起炉灶」的犯罪温床。
路透社资料图片

柬埔寨「卖猪仔」事件引起国际关注,继而令人留意到不少参与「一带一路」(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BRI)的东盟国家除了深陷债务危机,一些所谓「经济特区」更成为罪案温床及「中国离岸赌城」,当地人生活非但未有受惠,更受贫穷、通账和贪腐等问题严重影响。而其表面繁荣景象则吸引了包括港府等近年积极投资,一旦问题爆破,恐带来投资危机。

港府近年积极转移投资的「东盟十国」 均为「一带一路」参与国

在美国制裁下,港府和贸发局为寻「新机遇」,近年积极「转战」参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东盟十国,包括柬埔寨、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文莱、越南、老挝和缅甸,标榜当地GDP和产业发展急速,管治环境有所改善。

但本台统计资料发现,这10个国家经过近10年BRI「洗礼」下,除了新加坡外,逾半数国家最新CPI清廉指数,仍然在180个国家中「包尾」,即贪腐问题倾向「严重」。100分中不足40分的,包括柬埔寨(23分)、缅甸(28分)、老挝(30分)、菲律宾(33分)、泰国(35分)、印尼(38分)、越南(39分),另逾半国家大部分的政府管治、法治等处于「低水平」。

报告曾指涉及BRI基建项⽬贪污 「东盟十国」有2至4个国家上榜

据美国「威廉与玛丽学院」(College of William & Mary)旗下研究中心「AidData」去年9月发表的研究报告,涉及BRI基建项⽬贪污、「烂尾」等问题的前10个国家,「东盟十国」中就分别有2至4个国家上榜。

其中马来西亚情况最为严重,除了有115.8亿美元的项目被取消,亦均被列入「⼀带⼀路」基础设施项⽬描述中「涉及丑闻、争议或涉嫌违规的前10个国家」、「腐败或其他类型金融不法行为指控的前10个国家」、「涉及表现不达标的前10个国家」,涉及逾520亿美元的项目。而后3者,印尼亦有上榜,涉逾124亿美元的项目。而越南则列入「BRI基础设施项⽬平均实施时间最长的前10个国家」,需时4.9 年。

BRI多国大力推行赌业 成为「中国离岸赌城」

那么东盟繁华「表象」从何而来?美国多国智库和专家分析指,有关国家其一共通点,是自BRI 2013年推行后,就大力推行赌业、甚至开放赌权。当中大部分以建立渡假村或经济特区为名,以方便旅游和赌业而大兴土本,修建水利、道路和铁路,兴建酒店、赌场、商业大厦,吸引外资,瞄准的是中国客源,变相在中国目前仍禁赌之下,成为「中国离岸赌城」。

相关问题有多疯狂?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去年1月宣布,将制定跨境赌博旅游目的地的黑名单,料同年8月始限制中国公民前往当地,惟一直未有公开名单。亲中港媒《南华早报》、外媒《外交家》等预料,缅甸、柬埔寨、菲律宾、缅甸、马来西亚和越南等,专门针对中国人建赌场或提供线上博弈的国家,恐会「上榜」。

成为「黄赌毒」、人口贩卖等犯罪温床

而这些国家「光鲜华丽」背后却成为了「黄赌毒」、人口贬卖等犯罪温床,并被挂上「人间地狱」、「诈骗乐园」的污名。其中更有一些经济特区多次被揭有来自中国贪腐官员和通缉犯主导的集团,包括本台早前报道,多位中国商人通缉犯逃往柬国,改名换姓并入籍当地,疑私通当地政府官员和军方,在西港建立赌场王国,摇身一变成为与中国「一带一路」紧密合作、柬埔寨的赌场大亨。

另外,近年震惊国际的「赵伟跨国犯罪组织」所控制、在寮、泰、缅交界的「金三角特区」,被美国财政部2018年指控,涉及毒品走私、人口贩卖、洗钱、贿赂和贩卖野生动物等非法活动,更自设海关、军队、法律,该犯罪组织已列入跨国犯罪组织黑名单实施制裁。涉及主脑的中国商人、香港「金木棉集团」董事长、老挝金三角经济特区实际控制人赵伟,过去一直是中国官媒口中的「明星企业家」,宣传一带一路产业的「成功」。

旅游和赌业发展炒高当地楼价、物价 民众生活质素不升反跌

令人担心的是有关BRI国家的债务危机。随旅游和赌业发展炒高当地楼价、物价,加上疫情打击,各国通胀升幅加倍,令贫穷悬殊问题加剧。例如菲律宾最新通胀按年增6.1%,泰国6月按年涨7.66%,逾官方预计。

同时背负其主债国中国的负债比例亦不断攀升。最令人忧虑的是老挝,已被美媒点名恐步斯里兰卡后尘陷入破产。老挝6月通胀更按年狂飙23.6%,远高政府所订下的上限12%,并刷新2000年5月以来纪录。据AidData指,⽼挝对中国债务敞⼝的总体⽔平,相当于该国国内⽣产总值的64.8%,有关债务和隐性债务与⽔电发电和输电,以及中⽼铁路建设项⽬有关。从以上数据可见,「一带一路」似乎未有为当地民众生活带来改善,贫穷、通账和贪腐等问题却不跌反升,值得大家关注和思考。

中国人透过赌业建立集合军、政势力 连系数以百亿计利益

既然诸多社会问题由此而起,为何参加「一带一路」的这些国家和政府仍要维持赌业?香港退休警司黎家智,在柬埔寨经营保安顾问公司逾10年,他向本台分析指,以柬埔寨为例,由中国人透过赌业建立集合军方、政府地方社团的势力雄大,且关系千丝万缕,连系数以百亿计的利益,形容「好难返转头」,所有基建和产业均由赌业应运而生。

翻查资料,以最受关注的柬埔寨「西哈努克港」(又称西港,Sihanoukville)为例,由2013年至2019年,该国合法赌场由10多间急增至约200间,而非法线上赌场亦多得难以估计,该产业每年营业额达到数以百亿美元,成为支持国内收入重要来源。美国近年警告,赌场增速「超过了监管机构对这些机构的监控和监管能力,吸引了有组织犯罪分子投资赌场并使用它们洗钱。」

菲律宾方面,随近年来自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FDI)和劳动力的激增,亦导致网络博彩业的盛行,菲政府近年修改有关在菲律宾从事网络博彩业投资的规定,解除了该国公司对该行业的垄断,并允许中国网络赌博公司进行投资。截至2018年,菲律宾共有58家在线赌博公司,还有200多家接收和输入大量中国劳动力的服务提供商。

值得留意是,澳门「银河娱乐集团」于2018年3月宣布,将与菲律宾「休闲度假世界公司」(LRWC)合作,投资5亿美元在长滩岛(Boracay)建造包括赌场在内的生态度假村,原本当时被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喊停。但近年疫情打击经济,杜特尔特都要「转軚」,去年中宣布将鼓励在旅游胜地长滩岛盖赌场,「没错,我没信守诺言,但我需要钱来维持政府运作。」相关禁令解除,菲国将开始接受新赌场运营商的申请,包括海外投资。

越南方面亦有近似情况。由于赌博业吸引外国大型赌场开发商及博彩公司数以百亿美元的投资,越南政府拟进一步将赌博合法化,最近通过再次延长放宽本地人入赌场试用期多2年,并扩大试点,在岘港市和庆和增加2个赌场。目前,越国国土面积也就相当于中国一个省,但是活跃的合法赌场已多达10个,包括最早的海防图山赌、老街赌场。

记者:李若如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