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汉维乏互信,新疆泛现“鬼城”

新疆9月初的针刺事件,官方证实刺针是来自多种工具,包括 “未使用过的输液器针头、缝衣针、别针、甚至牙签等”,也没有验出任何一种病毒。但在汉族与维族缺乏互信之后,一个针刺的“恶作剧”,已经演生成心理的恐惧。两族人几乎生活在新疆”鬼城”之内。(何山报道)

2009.09.18

9月针刺事件已两个星期,新疆乌鲁木齐城内仍人心惶惶,当地的汉人、维人有如活在鬼城,汉人黄先生,索性搬出乌市,去到兰州。他说,乌市到处是武警,电话、网络两个月都未通,生活处处受限制,还是先搬离是非之地。

黄先生透过网络电话在兰州对记者说,“我原籍是新疆的,我现在在兰州上网。我到兰州朋友这上网,新疆现在是上不了。”他说,当局在新疆是封锁消息,不单维族人上不了网,汉人也不行。“因为我在新疆是属于他们重点关注的人,现在他们就是消息封锁得非常利害,你看不到任何消息。”

至于保安,警察满街是,但他仍不觉得安全,两族人基本上相处不下去了。“最新的情况和前面差不多,乌鲁木齐驻进了很多部队。然后市民,就是对现在的局面还是感到,特别的担心,感觉是安全得不到保障。”

他与一大批新疆的汉人,先放下生意,买张车票,坐车到汉人较多的甘肃首府兰州,在朋友处先安顿一阵。“现在,由于不是网断掉,就是上不了网。新疆现在很多人都到内地去了,包括一些做生意的人都不敢来了。”由于汉人对当地治安感觉差,原本要做生意的,都暂时不会到新疆去。“我自己做一些生意,我搞服装批发的。因为要养家糊口,现在我的生意基本上是瘫痪,做不成了。送来的货,存在堆著。现在一些内地做生意的人,不敢来。新疆做生意的一些人因为比较紧张,各方面,都回去了,回内地的。”

就算乌市满街都是武警,但心魔同恐惧的困扰,比官方提供的保护要强大。黄先生继续说,“你比如说,我走在街上,我看到维族人,我心里面特别担忧。怕他给我扎了一针,那维族人也害怕我扎针之后,他把我给暴打一顿,就这个情况。”

其实,所谓的维族人“扎针”事件,在恐惧的心魔及官方的纵容下变得有恃无恐,海外在针刺事件发生后的数日,就已经提出“针刺”是假消息。但直到9月的13日,官方新华社才公报,北京中心实验室对前期“针扎事件”送检样本进行分析检测后,未发现人工放射性物质、有毒化学物质,未检测出炭疽杆菌、鼠疫菌、土拉热菌、布鲁氏菌、鼻疽菌、类鼻疽菌和肉毒毒素,亦未检测出艾滋病病毒。

两日后,9月15日,乌市警方再发布针刺疑犯的消息,指嫌疑人是”单独或以两人为一组,持缝衣针、别针、牙签等工具,多次在新市区、头屯河区刺扎群众”,“在大量证据面前,两名嫌疑人供述了为制造社会恐慌,用未使用过的输液器针头扎受害人的经过”。刺针带有放射性物质等谣言,不攻自破。不过,官方公布的消息,已经是事发两个星期后。新疆以外的其它城市,更陆续传出疑似针刺事件。

回族作家安然是一开始就质疑“针刺”是恐怖袭击的少数知识份子,他对本台表示,“扎针”事件能够迅速在全国扩散,有民族主义的成份,他看到二战时纳粹用谎言对付犹太人的影子。安然说,“现在发生的事情,比如说种族谣言满天飞,说有病毒有碳疽、有甚么生化病毒,会感染甚么、甚么病,我觉得都是无稽之谈。都是没有科学根据,医生专家都说了上面甚么东西都没有。甚至类似于一种恶作剧,一种表达不满的方式,但被否些人夸大起来了,甚至有人说针刺事件漫延到内地。”

以同是督信穆斯林的安然看来,扎针、针刺的谣言可以满天飞,是因为在中国社会公信力不存在,政府的权威败坏。“有没有权威的人,能够说发生了甚么事。因为现在各方都没有公信力,相互之间不信任,为这种谣言的传播提供很大的方便。”在其部落格中,就有新疆事件,与当年纳粹对犹太人的类以。“现在这种谣言蔓延的趋势,有点类似于二战之前的反犹主义的种族谣言。说犹太人当街强奸德国少女,说是犹太教很血猩,搞活人献祭,这些种族的谣言,和我们现在听到的是很相似的。”

那新疆的汉人,有没有从心底是看不起维族人,事事对号入坐呢?安然担心的,是汉人有组织的民族主义。“一方面他们对维吾尔族进行攻击,把这种仇恨扩散。到内地来,只强调汉人受到了伤害,却无视维吾尔族他们多少年来经历的苦难。这些就类似纳粹的反犹主义的宣传的手段。强烈犹太人强夺了别人的饭碗,强调犹太人搞甚么阴谋,对德国人搞甚么阴谋,这些事情很相似,而且他们组织起来形成一种组织化趋势。”

而海外学者,更担心民间的民族主义,是被上面、权威默许的。安然继续讲,“实际上还是看到了权力者的立场,以对弱者进行施暴发泄自己内心的仇恨,把自己的阴暗面全部展露出来,我觉得这是很丑闻的。对汉族同胞我是很同情的,谁被针刺,就是说被针扎了一下。我认为这是不对的,是一种流氓行径,但你不能把这种恶作剧的事情,拿著棒子、菜刀、斧头,去进行报复,这种以暴亦暴的方式解决不了问题。”

究竟,在上者的官方,是否知道大汉民族主义这把利刀,虽可以用来打击民族分裂势力,但同样也是一把两面剑,随时以大汉之名,挑起民族主义的对立,汉人的优越性,及埋下子孙后代永不安宁的定时炸弹呢?

北京著名的维族学者伊力哈木说,“要公平对待两个民族,对不对?汉族暴徒、维族暴徒没有区别,对不对?你现在也没有看到,被伤害的维族人,那些伤害人的,被捉了没有?然后,维族没有经过允许示威游行的时候,我们看到别的方式。由其作为一个政府,你要系统的考虑,你要有这个能力。你没这个能力,你得说我没有这个能力。”他希望,官方能够有一把公正的尺,用法律同一对代两族的人民,不要再造谣,传谣。“伤害别人的人,他不知道他其实也在伤害自己、自己的家庭,他伤害跟他一样无辜平民。现在维族人上火车站都不敢去,社会控制很严重,我就听到,每天有说,示威者在现场被扎,就被打死了……这神经病呀,无法相信的。”

好啦,各位听众,我是何山,这节专题节目,汉维乏互信,新疆泛现”鬼城”就告一段落,下次节目再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