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乡以后你还好吗?(五)】港资深DJ为追求言论自由 赴台做「大龄学生妹」

2022.10.0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离乡系列」第5集邀请到资深传媒人、现为跨媒体艺术家的茜利妹,分享离乡来台的故事。茜利妹曾视香港为终老的地方,但在传媒界24年间见证自由收窄,令她觉得香港已失去创作自由跟言论自由,并不适合发展艺术;加上致力推动平权的她觉得没有人权就没有平权,因此她选择来台就学,希望「与台湾发生一个艺术关系」。做「大龄学生妹」不是易事,但她说台湾绝对有空间及多元文化。经常笑说自己已过半百岁的她,曾一度因离港而自我怀疑,质疑为何要将昔日苦苦打拼回来的成就推倒,到台湾重新建立人生,在这个过程中,画画成为她抚平伤痛的方式。

电台DJ出身的茜利妹(本名:郑敏妮),从事传媒工作至今已有24年,曾做过《商业电台》、《D100》、《DBC数码电台》、「天比高」的传讯部总监等,主持过的节目包括《茜利妹踩钢线》、《懒茜厨房》等,不时与圈中艺人交流。作为传媒人,过去她亦不时关心社会议题,2018年至2020年期间,她便在香港及海外举行9场《斜杠女皇过海》脱口骚,涉及到土地问题、选举、推动广东话文化等。

24年间见证自由收窄 叹难再自由地从事艺术工作

几年前,茜利妹已为往后的人生做打算,想晚年做艺术工作者的她,开始四处报相关学术科目,打算再进修。但到2019年「反送中运动」的出现,她开始正式思考去向,并觉得不适合在港发展艺术,原因是她觉得艺术工作最重要的是创作自由跟言论自由,但她亲眼目睹这种自由如何逐渐收窄。

她忆述1998年加入《商业电台》,出道于深宵节目《茜利妹踩钢线》,专门说一些踩界话题,包括另类的性话题,又或者是一些接近罪行的行动,例如偷窃的快感。当时有「听众来电」环节,让听众主导了大胆的定位。直至一次因话题过火,她被广播事务管理局票控,更导致要停节目并上法庭。但在当代,即使收到警告信公司仍然好鼓励她,知道她不是为犯规而做,而是真的想将话题大胆地带出并讨论。

《茜利妹踩钢线》停播后,茜利妹改为主持《茜利妹日光浴》。(受访者提供)
《茜利妹踩钢线》停播后,茜利妹改为主持《茜利妹日光浴》。(受访者提供)

这一点与现时的香港氛围非常不同,她说:「那么到近年就算评论一件社会正在发生的事,可能不是特别很强的态度都会有压力,因为你再评论多一次、你再说一次就似乎与一些政府机关作对,所以很不同。」

茜利妹又举例,有7名她昔日的《商台》同事被党媒《大公文汇报》点名,指他们涉「散播反政府、憎恨中央及特区政府」的讯息。茜利妹激动地说:「哪有做广播主持做到被这样弹劾?」不过她也深明,做广播主持被点名其实只是迟早的问题。她强调,并非要特地说一些激烈言论、针对政府机关,她纯粹是凭直觉、有一种表达的渴求。

没有人权就没有平权 更加强离港的决心

茜利妹另一为人所知的是争取平权的相关工作,曾主持电视节目《挛直后援会》、连任两届彩虹大使等。然而她觉得,目前若要继续在香港做支持平权的活动很艰难,因为「没有人权就没有平权,你看到香港的人权状况是怎样?大家心里知道」。那到底为甚么没人权就没有平权?茜利妹解释:「其实我也不是很有一个所谓的政治智慧,去看到很广阔的东西,但只不过看实例已经知道。最近在大陆,娘娘腔那些男艺人都遭受打压要他变回男性化,这个已经是讯号、一个指向。吓?他的娘娘腔如果不是装出来、是天生,即是你正在禁止别人一些天生的质素,那你下一步可以禁止我天生的任何事。」这加强了茜利妹离港的决心。

 连任两届彩虹大使的茜利妹(左一),曾与梁国雄(左二)、岑子杰(左三)及杨岳桥(左四)一同取平权,不过后者三人现在身陷囹圄。(受访者提供)
连任两届彩虹大使的茜利妹(左一),曾与梁国雄(左二)、岑子杰(左三)及杨岳桥(左四)一同取平权,不过后者三人现在身陷囹圄。(受访者提供)
茜利妹觉得,没有人权就没有平权。(淳音 摄)
茜利妹觉得,没有人权就没有平权。(淳音 摄)

中年转跑道做「大龄学生妹」 在台湾重新出发

手持英国广告相关硕士取录通知的她,最终在去年年尾选择来台就学,因为她希望「与台湾发生一个艺术关系」。不过人到半百岁再转跑道做「大龄学生妹」绝不容易,光是报考大学时便遇到困难。茜利妹说:「最好笑是甚么呢?因为我报考(学校)啦,原来这里入学(还需要)大学教授的推荐信,好吧我便问一下。之后回来的消息是说,不好意思因为你年代久远,你那时候的教授基本上已经退休及可能都不在人世。我心想『吓?1997年很久了吗?』蛮久的原来、但彷佛昨天。」

最终茜利妹成功入读国立台北艺术大学,修读文创产业国际艺术硕士学位学程。重拾读书的心情,面对一些年龄上可做她子女的同学,让她觉得非常有趣,但幸好也顺利融入校园生活,不觉得有代沟。没有儿女的她,有时甚至把同学当作子女一样对待。她想说,只要实行,年纪大读书也不是问题,台湾绝对有空间及多元文化,非常包容。

因离开而自我怀疑 为何要重新建立人生?

与茜利妹相处过,可能都会觉得她有开朗、活泼的性格,经常大笑,但在笑容的背后,她也有低潮的时候。

或许各离乡的人也曾经问过自己,为甚么要离开自己成长的地方?茜利妹也不例外,特别是人到中年,却要重新起步发展另一跑道。她曾经视香港为终老的地方,但2019年后一切都改变了。「我之前已经用了20年去到我现在这个年纪,到这个……我在香港打拼了一些自我陶醉的小事业,接下来20年我和之前不同。我之前年轻,而家半百(岁)的了,我如何再打拼呢? 我来了台湾大约11个月,那些感觉开始浮现出来。开始想,为甚么我在这里?究竟为甚么……要重新再建立一个人生,即是其实我以为我的人生已经建立好,之后只是顺著走。但我现在不是,我是重新,用一个中年的年纪及体能与心态去做一些其实应该年轻时,20几岁做的事。所以那个矛盾,我开始觉得『甚么事情?这件事是甚么?』」。

她续道出令人无奈的现况:「是爱香港,但其实大家面对现实啦,今时今日香港只有(躯)壳,不是我们成长、我们打拼,不是我们经历的美好的香港。」、「美好的香港,我们曾经同在过。」

用学业建立新人生 庆幸能透过绘画疗伤、舒压

伴随著2019年「反送中运动」遗下的创伤,茜利妹庆幸自己在疫情期间重拾画画,这成为她疗伤的方式。「我开初也胡乱画了一堆东西,就这样试颜色。那堆画虽然抽象、我自己重看都觉得鸡皮疙瘩,其实是一种情绪表达,因为我发觉好多都没有彩色,全部都是暗黑系。」

后来茜利妹画了一幅数字画《给香港人.求数字阴影面积》,她形容这堆数字组合成为了「香港专属的符号密码」,它们分别是香港人在2019年经历过的11个大日子,包括「反逃犯条例200万人游行、18区催泪弹洗礼、元朗黑夜、太子8.31事件、理大围城及中大冲突」等。她表示,每一个数字她都有画面,观众如是,因为香港人也经历过。透过在台湾办画展《咪唔记得你个名啊!》,更多观众与之产生共鸣,让他们距离拉近。

茜利妹画了一幅数字画《给香港人 · 求数字阴影面积》,她形容这堆数字组合成为了「香港专属的符号密码」。(淳音 摄)
茜利妹画了一幅数字画《给香港人 · 求数字阴影面积》,她形容这堆数字组合成为了「香港专属的符号密码」。(淳音 摄)

曾是节目主持的茜利妹,昔日不时问受访者对未来有甚么打算,那么一年后便毕业的她,又有甚么规划?对于是否要回港,她仍未有确切定论。不过肯定的是想再出书,因为她的毕业论文是写「变装皇后」,研究台港两地民主进程的文化上面,性小众生存在直人或挛人世界上的意义,对于反映那个地方的民主、自由度,是否有一个重要的指标。她觉得这论文题材,将来也可出版成书。

记者:淳音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