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数据库滥竽充数 民众隐私毫无保障

2019-08-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大陆公安正广泛向全国民众收集血液或唾液样本,以提取DNA信息,特别针对男性族群,疑建立庞大DNA家族数据库。(江西政法网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资料图片)
大陆公安正广泛向全国民众收集血液或唾液样本,以提取DNA信息,特别针对男性族群,疑建立庞大DNA家族数据库。(江西政法网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资料图片)

中国政府藉建立DNA数据库扩展2.0监控时代,本台深入追查,发现全国各省公安及行政部门,不仅广泛地向民众个人采集DNA信息,更特别针对农村及男性族群,勒令逐户「查家宅」追踪至少五代人,绘制毫无漏网之鱼的完整DNA家族图谱;另广东省更拟向初生婴儿收集DNA,并将信息绑定电子出生证。有中国问题专家分析,中方近年改革户籍制度让人口流动,疑藉建立巨细无遗的DNA家族数据库,以加强人口管控的精准度,提防宗派势力造反。(覃晓言 / 文海欣 报道)

广东省公安向民众采集「口水样本」事件曝光后,本台再展开深入追查,透过「中国政府购买服务信息平台」,以「DNA」字眼搜索中国政府最近一年的采购纪录,发现共有超过1,800多宗的相关公告纪录,超过半数采购单位来自全国各省市公安局,采购数量及预算费用,都较医疗及大学研究单位多,而出现收集口水样本事件的佛山市,多个区的公安局都有采购招标。

本台翻查该些招标或中标公告内容,都显示各省市公安局在大量采购有关提取DNA的检测仪器、工具和消耗品,动辄预算花费约千万元人民币,包括购买DNA测序仪、全自动DNA提取仪器、DNA试剂、血液或唾液样本采集套装等,采集套装数量大多约10万份,全国最大的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更采购高达100万份。至于中标公司全部是国内的科技公司,相关DNA仪器检测技术,大部分源自美国生物科技公司赛默飞西尔(Thermo Fisher)。

记者发现招标公告注明的采购目的,大多是建立DNA数据库、或提升公安局DNA实验室建设,亦有不少公告特别注明是建设「男性家族排查系统」及建立「Y-STR数据库」(即男性DNA短串联重覆序列)。例如广西柳州市公安局的招标公告,披露其DNA建库项目用途是将采集的男性数据全部导入男性家族排查系统,检验上报Y-STR总数据不少于12万人份。

安徽省肥东县公安局的招标公告,更强调该个「男性家族排查系统建设项目」是公安部、省公安厅2018至2019年度部署的重点工作,用于将该县男性家族排查系统建设所采集的人员样本进行检测,并纪录载入国家DNA数据库,以建立覆盖全县的Y-STR DNA数据库。

多份公告都显示这是全国性计划,到底背后有甚么目的呢?记者曾致电部分项目的联络人查问,包括柳州市公安局项目的联络人张小姐,但都不愿回应。

张小姐说:这项目已经开完标啦,你问这个干嘛呢?

记者又翻查多个省市的公安网站及政府网站,但说法并不统一,大多声称是为求快速查找走失老人和失踪人口、打击拐卖儿童、加强刑侦破案;也有说法指为了构建「智慧公安」,必须全面深化国家大数据平台,因而收集更多数据。

不过,记者找到湖北省随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印发的一份《Y-STR DNA数据库建设工作方案通知》,则显示与人口管控有关。该通知书列明,必须逐户进行家系调查、绘制至少五代人的家族图谱,各派出所为基层调查单位,行政部门全力配合。

由姓氏入手,按族谱以家族最低辈分男性为起点,按辈分向上建伸至无法上延,严防漏人及漏掉家族分支,又列出有否外来入赘、领养和私生等,建立全面覆盖农村及城中村、以男性为主的家族图谱信息库,并将数据录入国家数据库,藉以加强管控人口能力。

中国问题专家林和立向本台指出,农村人口过去被禁制到其他地方游离,但数年前开始至未来5至10年,大陆将会大量开放户籍,让数千万农村人口转移至城里居住,而北京一向关注农村宗派势力,相信因改革户籍制度而加强人口监控。

林和立说:这个采集DNA的系统其中一个原因,我认为是开放户籍是局部的,即可能四川人口可以到成都、重庆等,但政府要确定这班人进入城市后,北京可以根据这个DNA库去追踪到底该些族群到了哪里。北京其实也很紧张农村里的宗派势力,即宗派势力一旦武装起来,因他们有历史渊源,可能会是很难应付的势力,另外就是农村地下教会的力量。

林和立又称,中共政府一直以人工智能建立警察国家系统及社会信用系统,特别利用人脸识别技术去监控团伙,提防造反,而DNA侦测有助加强监控精准度。

林和立说:大陆最忌讳民众组织起来,这个DNA库及人脸识别库,是便于可以侦察到某一些人组织团伙,即反北京、反共的地下组织。如果利用DNA组织到一个全国族谱系统,有便于政府监控,基本上与人脸识别的逻辑一样,想确定国民甲与国民丙的关系,有便于其所谓防控与侦查的作用。

香港大学病理学系副教授马宣立则认为,政府建立DNA数据库,以大数据协助缉凶破案属世界趋势,尤其收集数据愈多,即使发现不明人口,也可以从数据库中的DNA信息作对比,从而找出其宗族,快速查出真实身分。

不过,马宣立称不确定内地政府会如何操作及监督,目前医学上单凭DNA信息已可鉴别到拥有者的种族、肤色、发色、眼球颜色,甚至健康风险等,并非只有鉴别身分用途,当未来科技更进步时,所掌握的DNA讯息和用途将会更多,若政府单位过度采集及滥用讯息,情况堪忧。

马宣立说:向好的方面当然期望可以知道多些资料,例如哪些药物适合你、会有甚么(药物及疾病)风险,对患哪些疾病的机会较高等。医学上发源愈来愈多,将来同一组信息在其他用途亦会愈来愈多。当然如果你说,其实每一个人最基本的资料库便是你的DNA,若被采集了,任由其他人去搜索及用来做事,可能未来有机会被人知道你很多私隐,而你自己都不知道的,根本视乎政府和监管机构如何去控制。

马宣立又指,男性DNA的Y染色体只会由父亲遗传,很容易可以绘制出数代家族图谱,加上男性较女性对社会造成的威胁较大,估计因此集中采集及分析男性数据。

马宣立说:一个男性的下一代,儿子的男性DNA一定是由父亲遗传,所以如果可以知道你的关系,亦是所有男性,之后可绘画出所有族谱,谁是谁的兄长、胞弟,或者是儿子或祖父。总之比如你把族谱给了政府,然后他们又采集了如此多DNA样本,他就可以告诉你这个族谱有否出错,会否中间原来已中断,即那个人并非你的父亲,这样时有发生。

另外,收集DNA计划亦怀疑将扩展至初生婴儿身上,根据广东省政府网站资料,去年6月广州签发了全国首张附有DNA条码的电子出生证,指广东省正研究为2,000名新生婴儿提取DNA信息,并载入电子出生证以绑定身分,达到「人证合一」的精准识别,用作杜绝抱错新生婴儿、走失及人口拐卖等。

本台致电向有份负责该项目的广东省精准医学应用学会查询,一名未有透露姓名的职员回应称,有关项目已在进行,并计划全国性推行。

职员说:是的,(该项目)在进行中,我们已在进行这个项目,我们会向全国推广,我们虽然是在广东省内,即是面向全国、立足省外,因为你也知道,医疗资源以广东,特别是在广州这里很强大的,所以我们联合省府比较尖端的专家去做这个项目,有很多具体的事情,会长会更加清楚。

当记者问到该计划是否强逼性参与,即向新生婴儿抽取血液样本前,会否先问家长意愿及有否需要签署同意书,目前又有多少名新生婴儿已被提取DNA信息等,职员支吾以对,改口说目前仍在筹备阶段。

职员说:数量我们是没有的,暂时没有正式公开这方面消息,所以我们未了解到。(同意书)这个肯定要签署,我们整个流程还未实施,现在只是开始筹备阶段,具体的事情,我们会长会联系你。

近年中国政府全面建立DNA数据库,除了罪犯DNA数据库,2009年因拐卖儿童猖獗而建立打拐DNA数据库,但仅向确认被拐卖儿童的亲生父母、及疑似被拐卖儿童和来历不明的流浪儿童采集DNA检测追查。

2017年国际组织「人权观察」亦指出,中国公安在新疆建立DNA数据库,甚至计划发展至全国性,又批评其做法欠监督和透明度。有资料显示,大陆公安目前采集的DNA数据已超过7,000万份,并计划2020年前将数据量增至1亿。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