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廢墟下頑強的生命--採訪向孝廉和薛梟

四川大地震這場驚天災難已發生半個月,死亡人數仍在上升,但在這次災難中最觸動人的是一座座倒塌的校舍,和被活埋的學生。據非官方的統計,四川省在這次地震中遇難的學生已達六千多名。汶川映秀鎮漩口中學及綿竹漢旺鎮的兩名學生,向孝廉和薛梟,在這次地震中曾被活埋數十小時,最後兩人憑堅強的意志獲救﹐其中一人還是被同學赤手挖掘救出的。(海藍報道)

2008-05-30
Share
Xiang&Jiang305.jpg 已接受截肢手術的薜梟薛梟和正在接受治療的向孝廉。
RFA 海藍

此次5.12大地震的震央汶川縣映秀鎮是災情最嚴重的地區。地震發生在下午兩點二十八分,當時鎮上所有學校仍在上課,一場地震令漩口中學、映秀小學及映秀幼兒園的校舍幾乎全部倒塌,映秀小學四百多名師生,有三百人死亡,幼兒園八十多名師生,只有三十多人生還。漩口中學相比鎮內其他學校震情較輕,不過,仍有一座教學大樓倒塌,及三十多名學生遇難。初三學生向孝廉在地震中,曾被活埋十個小時,最後由同學赤手挖坑救出,兩日後才被救援人員用直升機送到成都醫院救治,現時已切除左腳。

現時在成都的華西醫院接受治療的向孝廉,回憶這次地震遭遇仍猶有餘悸。她說地震發生時,她正在進行化學實驗考試,第一次震動時,她們以為學校進行工程,沒有理會,直至第二次晃動時,老師叫她們往外跑,她才意識到危險,大家馬上衝出課室。

她說:房子又在晃,雙氧水打到我頭上,幸好是雙氧水,跑到二樓時,房子一摔,我掉到一樓,二樓塌了,一堵牆把我砸了。有一位男同學倒在我旁邊,旁邊的人腿被砸,我們手腳不能移動;他很不堅強,一直在那邊哭,我聽見他哭,我想笑。我叫他不要哭,他說:我都快要死,還不允許我哭嗎﹖

向孝廉形容活埋期間,她被一幅牆壓著,手腳不能動,四處黑漆,她昏過去多次。她醒過來時,偶然會和附近那位男同學互喊,為了省氣力,他們減少談話。

向孝廉說,在瓦磯中聽到老師初期曾組織同學找尋被埋的同學,後來發生餘震,他們才撤到山上去;不過,她深信一定有人來救她,所以沒有害怕,一直等待。直至晚上九時多,向孝廉的同班同學馬健,偷偷跑下山,到她被埋的附近位置喊她,然後赤手挖瓦礫,希望能把她救出來。

在馬健挖掘期間,向孝廉曾昏睡過去,馬健不斷把她喊醒,鼓勵她要堅持,她再次醒來,並告訴馬健,盡力把她拖出來,不要怕拖斷手腳,頭不斷便可以。經過四小時,馬健終於挖出一個洞,然後爬進去把她救出,當時馬健雙手已是鮮血淋淋。

她說:跟馬健剛見面時沒說話,沒流淚,我氣喘喘的,我出來的時候哭了,大家都哭了。我只想說如果提前十分鐘通知我們,或五分鐘通知我們,無論那裡通知我們一下,我們可能沒有那麼慘,通知我們在操場集合,可能我們全校都不會有人受傷。

由於映秀鎮道路嚴重塌陷,地震發生後兩天,仍未有救援人員抵達災區拯救傷者,向孝廉與千多名老師及同學躲在山上,搭起帳篷等待救援,附近的醫院亦已倒塌,她的腿傷一直沒有得到治療。不過,那時,她最惦掛的是父母,希望可見一面,從傳來的消息知道父母大致安全,只是沒法聯絡。

向孝廉的父親向忠誠,在地震後想立即趕到漩口中學察看女兒情況,雖然距離只有十公里,但道路中斷,加上有餘震,他一直沒法成行。直至兩日後,他沒法忍受失去女兒消息,嘗試跨過泥石流及爬石頭去漩口中學。向忠誠說,他在路上首次碰到解放軍,他們差不多同一時間抵達漩口中學,當他看見女兒受重傷,十分難過。

他說:那肯定很悲傷,嚎啕大哭,不能相信,不能忍耐,一個好好的孩子,她的腳腫了,斷了,手都是腫的,不敢相信。她跟我說,腳斷掉了。那天坐直升機到成都,如果不是直升機,她就沒有了。她當時馬上切肢,有生命危險,好難受。

另一個地震重災區綿竹巿漢旺鎮,鎮上東方汽輪機廠的一間中學及一間技術學校倒塌,兩所學校共千多名師生,至少有兩百名學生被埋。東汽中學最後一名被救出的高二班學生薛梟,被活埋了八十小時才獲救,打破了黃金七十二小時救人定律。救援人員在地震後三日,十五日晚上十時把他救出,被救出的一刻,他向在場人員說,“我想喝冰凍的可樂”,逗得大家很開心,對他的傷勢也鬆了一口氣。

已接受截肢手術的薜梟,目前正在成都的華西醫院接受治療。薜梟回憶說﹕地震發生時,他在三樓上課,他立刻逃跑,但校舍下陷,他掉到一樓,被塌下的水泥壓住,十分疼痛,又動彈不得,只好等待救援。由於很多同學被活埋,他們在廢墟中互喊名字,並聽到上面有不少家長在喊子女的名字。

他說:覺得一個多小時就會出來,不可能沒人救我。開始的時候,只有左手能動,沒有流血,輕微的擦傷;同學都在叫,最早的是第二天的下午才有人被救出去。有人救出去後,就有人問還有人在哪裡。有的死了,有些活著,下面叫名字,一直沒回答,有一股傷心,還是堅定信念,一定會出去。

薛梟說,在廢墟下漫長的等待過程,他與一位被埋在附近的同班同學,互喊名字,說一些鼓勵的話支持著,直至第二天晚上,他才被救援人員發現,一直營救了兩天才把他救出。薛梟續說,一共有三名救援人員負責救他,他們在他身邊挖出一條坑讓他爬出來,期間不斷遞礦泉水給他,並不斷地叫他的名字,要他保持意志。

他說:第二天晚上,才有人發現我,知道我在下面,把我的右腳綁住,我把右腳移前,自己出去。救了我兩天,才把我救出來,要先把我旁邊的人先救出去。我快昏過去了,他一直跟我聊天,我覺得昏倒後就不會醒來了,他半分鐘叫我一次,我還是一直回答.後來叫名字,我就回答。

薛梟表示,就這樣撐了兩天,救援人員終於把他救出,不過,在廢墟中已知道會失去右手,因為一直被壓住多天,完全沒有知覺。被送到成都醫院急救時,醫生要求立即做截肢手術,由於父母還未趕到,他自己按手印同意做手術。

獲救多天後,薛梟才知道班上四十五人,只有十一人生還;對於失去這麼多同學,他感到傷心,但也慶幸自己活過來,他認為地震是可怕,但必需面對,要堅強起來,往好的方面想。他表示,沒有右手,他還有左手,能活著已經很好了。(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海藍)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