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爭奪網絡輿論陣地 官控新媒體密集上線


2015-11-18
Share
feature-china-media2.jpg 無界剛上線不久,就因為報道遭遇圍堵。(2012年11月10日、媒體人提供)

中國當局對網絡輿論爭奪全面升級,投入大量資源,先有去年7月率先上線的上海澎湃新聞,9月成立的無界新聞,10月的封面傳媒,今週剛上線的猛犸新聞及上游新聞,全部有官方背景,上市的阿裡巴巴其中牽涉甚廣。業界指,當局企圖以網媒確保黨對輿論的絕對控制,但這些新媒體首先面對的,是體制內自身對新聞過敏的困局, (卡帕/文宇晴 報道)

財經記者聯盟微信公號藍鯨披露,周三(18日)上午,彭拜新聞宣布最新人事變動。而在此前的兩天,集團黨委書記裘新在會上以暗藏著前上海市委書記、現中共7大常委之一的俞正聲名字的口號,稱要做到“道正聲遠”。

澎湃新聞自去年7月22日上線後,曾在長江沉船,香港占中等重大事件中,為官方辯護,也曾在引用經濟學人的封面報道中,進行選擇性的翻譯美化中共, 並屢屢披露外界難以獲悉的獨家信息,澎湃新聞已經成為上海乃至華東地區被國內外媒體轉載和引用率最高的媒體。

而澎湃新聞總裁邱兵曾對傳媒稱,澎湃接下來,他們將推出一款面向英文領域的新媒體產品,這款產品在技術、設計等多方面,甚至在國際上都比較領先。

據悉,繼中共最高領導習近平在去年8月深改委發表講話,要打造先進的新型傳媒集團之後,中國的新聞客戶端近期密集上線。

河南大像融媒和《東方今報》今週一(16日)聯手的猛犸新聞上線;周二,江蘇官媒新華報業集團交彙點上線;周三則是重慶官媒重慶日報集團的上游新聞上線。在上月28日,四川日報集團宣布與阿裡巴巴集團正式合作成立封面傳媒、9月23日,湖北官媒長江日報集團的九派新聞上線,9月16日,由財訊集團、阿裡巴巴和新疆自治區政府聯手的無界新聞上線﹔加上今年4月上線的廣東“並讀新聞”、去年7月上線的澎湃新聞,目前已經形成了東澎湃、西封面、南並讀、北無界,中猛犸和九派的格局。

據中國媒體界人士王先生透露,以上海方面為例,官方投入巨資進行新媒體的打造,源於輿論場從傳統媒體向互聯網輿論的轉移。一方面,官方自己投入資金,同時,還選擇一部分具有深厚官方勢力的社會資金的進入,替代已經江河日下的紙媒。

他說:去年,上海報業上了三個新媒體項目,一個是上海觀察,專門給領導做參考的。然後是澎湃、界面,澎湃就是做政經,界面是做財經。他們澎湃沒有,界面有很多資本。澎湃也還沒有持平的嘛,現在還是虧本的。澎湃投入一年是一個多億吧,然後收幾千萬回來,虧幾千萬。它還是原來的報業集團在負責,他們不搞這個項目,報紙還是虧錢,然後把報紙關了一些,合並了一些。

另一名媒體觀察人士周小姐也表示,澎湃和無界這樣的新媒體集團的出現,是官方戰略意圖的考量。以無界為例,他們財大氣粗,但對他們的股權構成,外界並不清楚。

她說:知道他們是阿裡、財經(財訊集團所屬媒體)加上新疆宣傳(部)一起弄的,錢還蠻多的。具體都誰出的我還不太清楚,但是據說他們資金上億。或者說它是官方的一個戰略步驟的一部分吧。澎湃應該屬於這種,無界我不知道它能不能算是,但是如果說是新疆宣傳主管的話,我覺得應該是對一帶一路的,屬於那個戰略。你也知道,就是所有的媒體,都是需要一個主管部門,但是具體出多少錢這個我還不能確定。

周小姐還表示,盡管目前各家都顯示出不缺錢的態勢,但網絡媒體最大的困境在於投入大,盈利模式匱乏。如何持續,是否能滿足官方所設想的先期投入,此後以媒養媒,還需要觀察。但她認為,在日趨嚴峻的新聞環境下,大批媒體精英的離去,讓她對此並不看好。

她說:剛開始都是燒錢的,之後,那就看各家造化了。就是能不能把它變成長遠的,可持續的盈利的模式,我個人還是沒有那麼看好。覺得比較精英的媒體人走得還是比較多,大家有點慌神。

根據官方的構想,利用專業程度較高的市場媒體人操盤,建立新媒體的知名度和影響力,然後完成然後構建新媒體集團自身的造血功能,為黨的意識形態服務。但這些操盤人首先面對的,卻是體制內自身對新聞過敏的困局。即便是官方扶持的新媒體,在新聞報道中,也危機四伏,甚至直接出局。

繼日前無界新聞因涉河北卓達融資事件的報道被官方封殺後,周一,湖北九派新聞的一名離職員工彭玲玲發布《告別武漢:不畏將來,不念過去》的文章, 披露九派新聞重大人事動蕩,因武漢官方禁止九派做監督報道及原創,總編輯楊耕身被調離。那些滿懷新聞理想從全國各地前來投奔的新聞人,已做鳥獸散。但僅僅幾個小時之後,這篇文章在網上就已遭遇封殺。

原九派新聞的記者楊小姐也表示,曾經在國內具有一定影響力的原瀟湘晨報團隊,再次遭遇湖北方面的封殺。武漢市九派新聞取消原創,變成了復制轉載別家的信息,基於新聞本身的興趣而投身其間的媒體從業人其最初的構想,基本已經破滅。

她說:剛開始,楊總帶領著原先瀟湘晨報的一部分人員開創的九派新聞。剛剛開始的時候,九派確實是想做點事的,

全國各地的年輕記者們都辭掉了工作,然後來到了武漢。但做了三個月,正式要上線,武漢的(市委書記)阮成發,然後他就講嘛,我們的策略不對,然後就要進行策略的轉變。楊總他就不同意。後來具體就發生了一系列的清理員工的那種事情吧。

據悉,楊耕身已被調往武漢晚報,從武漢晚報九派了人接管九派。九派新聞現在取消記者出差,不做原創,而只是轉發別的媒體的報道,變成了復制,轉帖。

另據媒體人稱,因對新聞的管制日趨嚴厲,很難進行深度原創的新上線的客戶端,大多數乏善可陳。只不過是將官樣文章的載體,從紙質搬到了網上。除澎湃和無界等少數有官方默許的獨家消息的團隊外,大多數官辦新媒體依然處境尷尬。

去年8月18日,習近平領頭的中央深改革領導小組第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的指道意見》,一天後,新華社即發布了作為組長的習近平對此進行的專題講話。

去年4月,中共中宣部長劉奇葆也在人民日報撰文,強調從意識形態領域看,互聯網已經成為輿論鬥爭的主戰場,直接關系中國意識形態安全和政權安全。並稱,傳統媒體已經到了一個革新圖存的重要關口。同時,此輪新媒體密集上線,也系中國當局繼2009年以450億元進行海外大外宣之後、中共又一輪輿論場爭奪國家戰略。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