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臨失聲的香港(三):法治不治 「一國兩制」岌岌可危


2020-04-30
Share
feature-danger1 近日《基本法》第22條風波引起社會憂慮香港法治已蕩然無存。(鄧穎韜 攝)

瀕臨失聲的香港(三)法治不治 「一國兩制」岌岌可危

香港法制近日受到的衝擊可說是史無前例。4月18日,15名民主派人士遭大搜捕;之後中聯辦和港澳辦聯手干預立法會,自行引伸解讀《基本法》第22條,特區政府也配合確認中聯辦在港有監督權,凌駕於香港法律。上述情況,都被指是加速破壞「一國兩制」的例證。香港一直引以為傲的法治是否已經蕩然無存,淪為用來「滅聲」的工具呢?「香港民主教父」、前基本法起草委員李柱銘接受本台專訪,直斥中國政府「冇口齒」,並沒兌現給香港「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冀國際社會為香港人發聲。(覃曉言/李智智 報道)

這場衝擊本港法治的風波,由港澳辦與中聯辦於4月13日高調發文,譴責立法會議員郭榮鏗涉嫌違反議員誓詞而揭開序幕。「兩辦」質疑郭榮鏗主持立法會內會半年仍未能選出主席是有心「拉布」。此言論被質疑是「兩辦」被干預香港內政,有違反《基本法》第22條之嫌,「兩辦」隨後發出更具爭議性的新聞稿,強調中聯辦對香港事務有監督權,不受該法例約束。

事件其後更見峰迴路轉,4月18日,特區政府原本發稿指中聯辦是「根據《基本法》第22條設立的機構之一」,隨後竟於深夜兩度修改新聞稿,先將22條字眼刪去,改稱中聯辦是「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的三個機構之一」,其後再改指中聯辦並非《基本法》第22條所指中央各部門在香港設立的機構,變成完全按照兩辦的說法,推翻了不少人多年來的認知。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上周二(21日)會見傳媒時,亦再確認中聯辦在港有監督權。

林鄭月娥說:港澳辦與中聯辦是代表中央在香港的機構,是獲得中央授權處理香港事務的機構,當然是有權有責去監督《基本法》的落實。

有「香港民主之父」之稱、身兼資深大律師的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之一,他指今次事件突顯特首林鄭月娥與其領導班子,都是共產黨的工具。

李柱銘說:那新聞稿(初稿)是香港政府根據那麼多年來的理解,很明顯是中聯辦不喜歡,要改,改完不喜歡又要改,改完都不知道他(政府)在改甚麼,現在局長(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前局長聶德權)都要調走,要怎麼做呢?如果(中聯辦)一直那樣搞。應該反問一句,她(中聯辦)是否屬於中央呢?難道說不是嗎?不屬於中央政府,那屬於誰?屬於李柱銘?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可能呀。

除了基本法內根本沒有提過「監督權」之外,本台翻查過去20年的立法會文件、政府新聞稿,以及中聯辦的官方網頁,都從無提及中聯辦對香港有「監督權」,例如政府於2000年就新華社香港分社改名為中聯辦的刊憲內容,以及同年署理政制事務局局長麥清雄回應當時立法會議員劉慧卿對中聯辦角色的提問,都列明中聯辦職責「不涉及香港特區自治範圍內的事務」。

根據2007年1月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的資料文件內容(編號CB(2)898/06-07(02))、2018年當時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就中聯辦被質疑操控香港出版業界,而回覆立法會議員范國威的提問;又或者今年3月,就有區議員提出停止邀請中聯辦代表出席地區活動,以免令人懷疑中聯辦介入香港事務,政府發新聞稿澄清中聯辦的在港職能,全部都指中聯辦在港只是聯繫角色,並且是根據《基本法》第22條而設立的機構。

今年是《基本法》頒布30周年,到底香港人是否現在才錯誤理解《基本法》?如今連政府領導班子都「大換血」,對香港的法制和高度自治又有何衝擊呢?

李柱銘說:其實(基本法)第一稿時已經是這樣,沒有改動,亦即是我認為滿意了,即沒有任何不同意見,大家沒有理由不明白(基本法)22條是說甚麼,因為那些字是最清晰,所以現在(中央政府)只是強詞奪理,政府搞到「亂晒籠」,駐港三個機構,中聯辦、解放軍、外交部,清清楚楚寫了出來,但是「不能干預香港內部事務」,是《中英聯合聲明》最重要的其中一個條件。

李柱銘指,中英雙方早於上世紀80年代初,就香港的主權及前途發展問題進行談判,但雙方態度強硬,鄧小平則提出「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構思,所以《中英聯合聲明》中訂明,香港除了國防外交歸由中央政府處理,其餘行政、立法、司法都留予香港人自己管治。

1984年12月19日,中英兩國在北京簽訂《中英聯合聲明》,內容具體說明香港享有高度自治。當年負責簽署的中國國務院總理趙紫陽與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都承諾會全面貫徹實施「一國兩制」。

趙紫陽說:確保聯合聲明,不受干擾地全面貫徹實施,是中英兩國的共同利益,也是我們雙方共同的責任。

戴卓爾夫人說:貴國(中國)政府一再表示協議中有關香港的安排,對協議承擔了義務,不是權宜之計,這些安排是長期的政策,它們將寫入為香港制定的《基本法》,由1997年起為期50年,我對這種保證感到十分高興。

1985年4月,六屆全國人大第三次會議,議決成立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制定《基本法》,至1990年由全國人大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並正式頒布。《基本法》的制定,在當時國家領導人鄧小平的心自中有多重意義,除了讓香港順利過渡,亦希望可為澳門和台灣作為「一國兩制」的示範。

但自九七回歸以來,《基本法》的落實與香港的高度自治,都多次惹來非議,李柱銘亦認為,中央政府近年對香港多動作,包括418大搜捕民主派,都是旨在打擊反對人士,等於「你發聲,我就拘捕」,這樣是想你害怕而「滅聲」,如今一國兩制經已蕩然無存。

李柱銘說:他們(中央政府)現在做那麼多事情,還有拘捕我們的事(418大搜捕民主派),就是要落實2014年《白皮書》的措施,《白皮書》在說新政策,檢討30年來的《中英聯合聲明》,當中有句說話就令人震驚,「中央政府對香港和澳門特區政府有全面管治權」,全面管治權,那我們的高度自治權去了哪兒呢?如果他們(中央政府)要全面管理我們了,那香港不是只有「零」的自治權?那與英國政府的《中英聯合聲明》是剛好相反。這樣治港,就是破壞鄧小平的一國兩制,他的一國兩制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現在習近平的又是一國兩制,就是「中共治港、全面管治」。

2014年的「一國兩制」白皮書觸發大批香港市民上街遊行抗議。(路透社資料圖片)
2014年的「一國兩制」白皮書觸發大批香港市民上街遊行抗議。(路透社資料圖片)

他又指,當年中國政府邀請多個國家的政府來見證和支持《中英聯合聲明》,讓香港人和外國投資者對香港前途有信心,現在中國政府違反承諾,外國政府在道德和道義上,是有責任為香港人發聲。

李柱銘說:現在是告訴全世界,中國政府是沒口齒(沒信用)的,明明說好(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現在23年未完,已經全面破壞合約。現在唯有國際社會發聲,他(中央政府)一樣可以不理會,就抓更多人去坐監,甚至強硬通過更多「送中」條例,將所有民主派議員踢出去,每個人都說他違反誓詞,全國議會都是自己人,那(草擬)甚麼法律都可以通過,將我們都抓去北京或者上海審判,他甚麼都做得出,反正現在都抓爛面子了。

已屆81歲的李柱銘本人亦是418大搜捕中被捕的一員,但他無悔踏上爭取民主之路,他坦言只為爭取中國政府原本承諾給香港人的雙普選及人權、自由,捍衛香港核心價值,並不認為這樣是做錯,即使將其關進監牢,他仍然不會放棄。

有「香港民主之父」之稱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左)和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等15名民主派人士於今年4月18日被捕。(路透社資料圖片)
有「香港民主之父」之稱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左)和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等15名民主派人士於今年4月18日被捕。(路透社資料圖片)

李柱銘說:聯合聲明根本說明我們有自由、人權有保障、法治一樣、生活方式一樣,為何想保障這些東西會有錯?我仍希望我們的中央政府,請撫心自問,為何以前做到的事(承諾給港人雙普選及50年不變),你們現在做不到呢?

除了一國兩制問題, 2013年,前廉政專員湯顯明被質疑在任期間設宴款待中聯辦官員,當時廉署已就是否有權調查中聯辦人士,一度成為社會爭論話題,時至今日,中聯辦若不受《基本法》第22條管制,如果有中聯辦人士在香港犯法,又應該由誰來約制呢?

曾經出任廉政公署總調查主任、現為大律師的查錫我不諱言,絕不希望看到出現司法「差別待遇」的一天,若真的有不同待遇,日後案件提訊到法庭裁決,很有可能要經過釋法處理,但他認為今次中聯辦自己「釋法」,對香港法治的衝擊,比人大釋法的程度更嚴重。

曾任廉署總調查主任、現為大律師的查錫我認為,最近「廿二條」風波對法治的衝擊比人大釋法更大。(鄧穎韜 攝)
曾任廉署總調查主任、現為大律師的查錫我認為,最近「廿二條」風波對法治的衝擊比人大釋法更大。(鄧穎韜 攝)

查錫我說:那樣(對法治)衝擊較(人大)釋法更大,不能由國內官員來到香港說「我是例外的」,我不屬於這個部門,我是「特使」,中央特別派我過來,不可以這樣吧。香港為何能夠在國際有那麼高的聲望呢?就是我們對法治是非常尊重,法治不是法律去治你,法治是整套系統,不是說了立法便是。

查錫我稱,《基本法》並非不能釋法,但應該由法庭正式提出,並非由政府隨便任意釋法,這是在侵蝕法治。

查錫我說:現在出動中聯辦、港澳辦「開炮」,這樣令人覺得太難看,這是在侵蝕我們的法治,侵蝕法院自主性和獨立性,唉......其實香港的司法獨立極之重要,如果我們不努力去擁護、或者保護、維護司法獨立的話,香港便沒有甚麼可以剩下了。

查錫我再三叮囑,司法獨立是香港人最重要的核心價值,必須堅守維護,因為這是香港最後一個堡壘,若捍衛不了司法制度,香港便會完全淪陷。

(編按:「瀕臨失聲的香港(四)」被消失的民意」將於5月4日(周一)刊出,敬請留意!)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