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高登音樂台」部分成員離散 仍信環境多惡劣都有二創

2021-12-01
Share
【專訪】「高登音樂台」部分成員離散 仍信環境多惡劣都有二創 事隔一年半左右,「高登音樂台」成員再次接受本台訪問,卻彌漫一種恐懼,不願再出鏡受訪。
粵語組製圖

香港的「高登音樂台」過往以敢於用二次創作音樂諷刺時弊聞名,因此被建制派批歌曲挑動仇恨,被政權視為眼中釘,欲除之而後快。這裡現時彌漫一股恐懼氣氛。時隔一年半,5位「主將」只剩一人敢接受本台訪問。這名「巴打」坦言「恐懼與日俱增」。指《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已經有成員因對時局心灰而離開香港,有約6位其他成員希望「盡快撇清關係」。隨著「網絡23條」捲土重來, 高壓下「高登音樂台」也許被迫走入歷史。儘管如此,「巴打」認為,無論環境多惡劣,「二創」的靈魂永遠沒有「解散」。

去年5月,香港仍未有《國安法》,被網民稱為「網絡23條」的《版權條例》修訂草案也未被重提。以二次創作音樂諷刺時弊聞名的「高登音樂台」,即使重新開設YouTube頻道,仍坐擁16.8萬訂閱。其中5位「主將」,依舊在他們的「秘密基地」聚首一堂,願意透露藝名、並在鏡頭前昂然高歌,在較少的掣肘下繼續他們熱愛的二次創作。

feature-golden1.jpg
巴打直言恐懼與日俱增,他們創作時不敢再露臉或姓名。(文海欣 攝)

音樂:圍牆理工實況,全城熱燙,警察背後只懂欺凌人善, 令我覺得需要放手拼……

成員離散 有人離港、有人主動提出撇清關係

然而時隔一年半左右,「高登音樂台」成員再次接受本台訪問,卻彌漫一種恐懼,不願再出鏡受訪。5位「主將」中,只餘下一人面對傳媒,由有名有姓到只以高登音樂台「巴打」自稱,更直言「希望不要偷拍我,真的害怕」。

「巴打」說,《港區國安法》實施後,他們已經有成員因對時局心灰而離開香港,有約6位其他成員更提出希望「盡快撇清關係」,至少50條相關影片已因此下架。「巴打」對此都表示理解:「我們不像其他人是一人製作,(因此)總會有這種人事變動。」

成建制眼中釘 恐懼與日俱增 不願重提《墮》一曲

音樂:跌落海試下唔好搵、跌落海試下唔好忟……

成立4年多,被建制派狙擊並非第一次。他們曾經因為一首《再出殯》,被投訴至要關閉苦苦經營的YouTube頻道。不過今次事件所帶來的恐懼,比往日更大。這首改編自熱播歌曲《跌嘢唔好搵》的《墮海唔好搵》,將「高登音樂台」推至另一個「浪尖上」。

親建制人士批評他們諷刺女水警林婉儀殉職。時任民建聯立法會議員何俊賢,高調在立法會點名質詢保安局局長鄧炳強,點名此曲並問有否法律處理挑動對警察、政府的仇恨。時任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當時指歌曲是令人齒冷,「必須全城譴責,追究責任」。

feature-golden3.jpg
高登音樂台旋即把《墮海唔好搵》下架,並重新改編歌曲《落架唔好搵》。(高登音樂台視頻截圖)

面對狙擊,「高登音樂台」旋即把作品下架,並重新改編歌曲《落架唔好搵》。再談及此事,「巴打」只是隱晦地說:「『墮』字那首歌真的不想再提,始終很敏感。那麼多人說那首歌有問題,特意開記招說,但又說不出甚麼大道理,既然沒有大道理就由他吧,好嗎?」

面對強權只能避免損兵折將 太踩界的作品留心中

雖然內心曾經很想出言反駁,但面對強權,他無奈地說一句:「我們根本沒有錢打官司」。在無力針鋒相對的情況下,他認為唯有減少做一些損兵折將的事情。

「巴打」透露「經常有不少所謂『知情人士』告知部分音樂『有問題』需要下架」,可見現時創作的空間已收窄,「針對某些制服部隊或國家領導人」的音樂已經不能再出。

「巴打」說:(我)有要求過他們(成員)自己敏感一些,有些關於政治太踩界的作品便留在心中好了,有空組樂隊時自己唱便好,不要拿去平台。因為一旦拿去平台,問責的未必是唱的那個人,可以是開公司、不相關的人。盡量不要因為政治作品的發表而影響到其他人。

「高登音樂台」現在推出涉及政治的二次創作歌曲時,也不會寫上創作人的姓名、更新也不如以往頻密,繼9月份推出的《墮海唔好搵》一曲被建制狙擊後,音樂台至今只發布了兩首新曲,與昔日一個月有近10首新製作大相徑庭。

「網絡23條」捲土重來 時代已不同 憂慮未審先判

港府於11月24 日重啟修訂《版權條例》並展開公眾諮詢,為期3個月至明年2月23日。諮詢以2016年政府撤回的《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為基礎,戲仿、滑稽、評論時事、引用等行為仍會獲豁免。

「巴打」認為現時與2014年那個時代不同,當時政治情況沒那麼差,甚至當時有想法希望可以拓闊版權方與二創之間的關係。然而現在條例刑事化,擁有版權方根本無須知道二次創作曲的存在,警方已經可以先進行拘捕,他認為這無疑是另類的未審先判。他又擔心創作內容可能被上崗上限任意曲解,新法會被濫用為打壓工具。

「巴打」說:坦白說,第一、拘捕我們的人是不懂字;第二是法官懂英文多於中文,所以你說我那篇歌詞,如果是二次入罪再算,在文字上是否構成煽動呢?無論是拘捕或審訊我們那班人並不精通。簡單來說,他們的專業資格並不足夠時便打算未審先判。好多人針對我本身寫得很清晰的東西大做文章 。很搞笑的是他們開完記招、大做文章後卻說其實還沒找到任何證據。開記招放屁,有何作為呢?但對我們來說已構成足夠的恐嚇,因為我們沒有任何背景、權力的情況下做創作。

feature-golden2.jpg
《玻璃心》一曲成為熱話,巴打說非常尊敬創作歌手黃明志。(文海欣 攝)

高登難以繼續?永遠沒有解散 即使環境多惡劣都會有二創

恐懼不會突然消散,「巴打」亦說「創作不是要拿生命去拼」,目標只是將不合理的事用音樂呈現。

當走到這刻,「高登音樂台」會否面臨解散?巴打並不認同。反而他認為「高登音樂台」是一種「意志承傳」。他說,顯示時間永遠都會有二創諷刺時事的需要,即使二次創作已經是最消極的做法,因為並不會有任何實質成效、影響,但始終要有渠道發聲。他笑說,《東方日報》及《東張西望》是一個很好的指標,民生事情是可以諷刺的。

「巴打」說:有痰便要吐出來,不吐不快。你如果不是罰人隨地吐痰有罪的話,我真的會吐出來,但現在罰你隨地吐痰有罪,那麼我便吐在膠袋,但我始終都要吐出來。這個(意志)既然不會消失,就不會解散,就算4個主力或「高登音樂台」這樂隊都死掉,都總有人繼續玩「二創」,我覺得嚴格上永遠沒有解散。

即使有成員身處海外與及在香港的成員面臨壓力,但「巴打」指他們的創作活躍程度並無減退,「一旦遇到可以落井下石的人,他們是會不遺餘力」。這無疑為「高登音樂台」的支持者打了一支「強心針」。

記者:文海欣 責編:羅燕雲 網編:劉定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