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教中国化(一)】港清真寺升中国国旗惹争议 民间穆斯林批声音「被代表」

2023.10.18
【回教中国化(一)】港清真寺升中国国旗惹争议 民间穆斯林批声音「被代表」 香港九龙清真寺在今年6月29日,首次升起主张「无神论」中共政权的五星红旗,引起社会热议此做法是否「冲击真主阿拉至高无上的地位」。
粤语组制图

在后国安时代第3年,主张「无神论」的中共政权,将中国五星红旗,由新疆等内地的清真寺,首次安插到香港,震惊中外。对此,香港回教领袖团体代表纷纷「解画」,否认做法「冲击神的地位」,更称获教育界普遍支持,认为有必要加强「爱国爱教」,及紧随中共的「回教中国化」政策。不过,有扎根香港多年的穆斯林反映,其实民间穆斯林圈子非常不满,惟碍于权势压迫「敢怒不敢言」,只好一直哑忍,斥这些吃尽社会红利的所谓「代表」,「说法歪曲教义」,将来就是他们压迫教内弱势群体。

中国五星红旗破例分别在今年6月和10月,在香港九龙清真寺升起,庆祝香港主权移交和中国国庆。这一幕,由香港伊斯兰教(又称回教)领袖「香港回教信托基金总会」(下称「基金总会」)率领一群回教中学生,在中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和中式步操下揭开。中联办代表、民政及青年事务局局长麦美娟、港警高层、各大回教领袖,以及埃及、巴基斯坦和卡塔尔驻港总领事馆人员亦有出席,附近有便衣警员看守。

中国五星红旗破例分别在今年6月和10月,在香港九龙清真寺升起,庆祝香港主权移交和中国国庆。(天机摄)
中国五星红旗破例分别在今年6月和10月,在香港九龙清真寺升起,庆祝香港主权移交和中国国庆。(天机摄)
 中联办代表、港府官员、各大回教领袖在九龙清真寺内的国旗背幕前合照。(天机摄)
中联办代表、港府官员、各大回教领袖在九龙清真寺内的国旗背幕前合照。(天机摄)

主办方强调,在清真寺升中国国旗,是遵守中国「爱国爱教」的「回教中国化」宗教方针。就连香港穆斯林总教长阿萨德(Arshad),都在清真寺内的中国国旗、香港区旗和「基金总会」会旗的背幕前,发表升旗礼演说。

阿萨德说:我传达的讯息是热爱国家、尊重宗教价值观、社会价值观以及团结和平等的价值观。

记者问:所以不用担心?

阿萨德说:「基金总会」可以给你答案,谢谢。

香港穆斯林总教长阿萨德(Arshad) 出席清真寺升旗礼并发表演说。(天机摄)
香港穆斯林总教长阿萨德(Arshad) 出席清真寺升旗礼并发表演说。(天机摄)

在港扎根5代女穆斯林 批公然「亵渎神地位」

不过,家族在港扎根5代的女穆斯林Miriam(化名)表示,根本无法想像如此公然「亵渎神的地位」,她特别对教长以神职人员身分支持此活动「深感失望」。

Miriam说:(真主阿拉)是唯一至高无上的原则,我不明白有人认为有空间可作出让步,还要有大条道理说「没问题」,我真是惊讶到不得了,难以想像。

她指出,回教徒即使要融入俗世生活,亦必定要坚守保持一定距离,行为上要显示「绝对服从唯一的上帝」,至少在清真寺这神圣的城方绝不容许偶像主义、禁绝非回教的图像、人像,就连音乐都不可以。而中国国旗是象征主张「无神论」的中共独裁政权,更加无可能会出现。

Miriam说:伊斯兰教国家的国旗,颜色很单一,所有图像都是新月、星星,不会有其他演绎。把伊斯兰教国家的国旗放入清真寺是没矛盾,因为至高无上的原则是根据回教,立国的基础亦是基于回教。我未曾见过任何非回教国家会斗胆去把国旗放入清真寺,我也想见识,否则是欺负大家对回教认知不足。

回教对服从真主阿拉要求严格

今年8月,《印度时报》报道,当地回教教长拉扎(Vasif Mohamed Zahir Raza)因反对在清真寺内,升起带印度教主义的国旗和奏印度国歌,批评做法违反教义,特别是国歌中的某些字是穆斯林禁止的,惟最终遭印度警方以违《国安法》拘捕。

Miriam指这正反映,回教对服从真主阿拉的严格要求。她又提及,即使去年7月,德国柏林的Ibn Rushd-Goethe清真寺,成为全球首间挂上彩虹旗的清真寺,以示支持LGBTQ群体,但「神是至高无上、高于俗世」的原则亦无动摇。

屡代港回教社群发声者:自发「爱国爱港」正常不过

对于种种批评,屡代表香港回教社群发声的香港回教信托基金总会荣誉顾问利哲宏(Rizwan Ullah),就解释说「香港是国家一部分」,如今要从小加强国民教育,「升国旗是很正常不过的事」。

利哲宏说:因为这是第一次,很多人可能不清楚背后的事……所以有少少的担忧,觉得宗教有少少的抵触。但事实上,我们之后又再跟朋友解释,也没甚么。我们升旗、唱国歌,不是在我们祈祷时间做,没有影响到我们自己的信仰和习俗……历史会告诉我们这一步是「正确的第一步」。

他又重申,香港穆斯林的权益一直备受中、港政府重视,他们自发做一些「爱国爱港」的事,他认为「正常不过」。

利哲宏说:在香港的选举委员会的1500票中,我们回教有6票,这是一个肯定来的。因为并不是所有宗教有选票,印度教是没有票的。这是第一个肯定,国家做这事是看重回教徒。现在我们开始在宗教地方,自发地做一些「爱国爱港」的事,我觉得是正常的,我们真的不想再见一些「黑暴」重演。我觉得现在香港,我在香港土生土长,我从小在这个清真寺祈祷、读《可兰经》,我不觉得我有任何权益少了,反而是多了。政府支持我们很多东西,会听我们,所以我觉得我们是受尊重。所以同一样道理下,我们都要懂得尊重这个地方的价值、文化和常态。

香港回教信托基金总会荣誉顾问利哲宏(Rizwan Ullah)指,在清真寺升国旗是「很正常的事」。(天机摄)
香港回教信托基金总会荣誉顾问利哲宏(Rizwan Ullah)指,在清真寺升国旗是「很正常的事」。(天机摄)

港回教「代表」:「爱国」还是「阿拉真神」并无冲突

中国对境内宗教信众灌输「爱国爱教」理念,更指「爱国爱教」是回教信仰的一部分,利哲宏认同这讲法。不过放在第一位的,是「爱国」还是「阿拉真神」?他认为并无冲突。

利哲宏说:我认为没有冲突。我祈祷,一日祈祷五次,跟我一日升旗的时间又不同,我看不到因为我要爱一个国家,而会影响到我变了一个不好的回教徒。我觉得这个equation(方程式)是不成立,两者可以共存。

那在清真寺升起主张「无神论」的中国国旗,有没有冲突?香港回教界社群领袖沙意(Saeed Uddin)就这样看。

沙意说:在这个世界,我想有很多人都不相信有神的存在,不只是在中国。……的确,我们之前没有任何升旗的想法。但过去一年半,我们的关系得以发展,有人建议何不这样做,予人意识到我们与中国的关系紧密……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坏主意,去让人们更加爱国。当他们说服时,就没问题了,因为我们没有做任何违背伊斯兰教的事。

再问及作为回教徒,「爱国」和「阿拉真神」如何排序?沙意有这样的反应。

沙意说:我不明白为何你有此想法。我指,在东方社会,无论是穆斯林、印度教徒或基督徒,他们都有不同的意见,我们必须尊重,亦不要介意他们有不同想法,我们会尽力说服他们。

记者问:如何说服他们?

沙意说:现在差不多6个月过去了,当我们在10月17日进行第二次升旗礼。最初我们有一些声音(反对),但现在没有人有意见。

香港回教界社群领袖沙意(Saeed Uddin)称,已说服对于升旗礼有疑虑的穆斯林。(天机摄)
香港回教界社群领袖沙意(Saeed Uddin)称,已说服对于升旗礼有疑虑的穆斯林。(天机摄)

宗教学者:中国的「爱国爱教」是「偷换概念」

不过事实上,中国的所谓「爱国爱教」其首要条件是热爱和支持信奉「无神论」的共产党——中共一直以来要求党员干部不得信教。中国回教研究专家、香港中文大学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副教授傅健士(James D. Frankel),2016年曾接受VOA访问谈及「爱国爱教」时指出,中国的「爱国爱教」之说是「偷换概念」。

傅健士再接受本台访问时,对于中国的「爱国爱教」中,是否令穆斯林在「爱国」和「爱神」之间混淆?

傅健士说: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像回教这样需要高度虔诚的宗教, 从信徒的角度来看,没有人比造物主更强大。 这不仅是针对穆斯林,在许多宗教中,都有一种权力是凌驾于比世界上任何权力。所以如果有人声称比上帝更强大,都会产生一些问题。

他又指,在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彼此尊重自由和权利的理想情况下,「爱国」和「爱教」本身可共存,尤其是在穆斯林国家,当国家和教义的方向一致,穆斯林占大多数,「爱国爱教」是社会共识,自然问题不大。不过,在中国就不一样。

傅健士说:当我们说「爱国爱教」时,「爱国」在「爱教」之前。 在中国,对所有公民来说,尊重和热爱自己的国家是头等大事。中国版图历史上曾经四分五裂,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认为建立国家统一是非常重要,爱国主义就是其一。

香港中文大学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副教授傅健士(James D. Frankel)指,「回教中国化」的过程难免存有冲突。(天机摄)
香港中文大学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副教授傅健士(James D. Frankel)指,「回教中国化」的过程难免存有冲突。(天机摄)

「代表」对回教错误演绎 令社会误信其行为「正当」

Miriam认为,香港回教领袖「代表」对回教的错误演绎,令社会误信他们行为的「正当性」。

Miriam说:大家都知道这教义如此清晰、单一,他还可以有甚么解释可令大家信服?我所理解的「解释」,「我们这些达官贵人告诉你,这是事在必行的」,「对,有人出声但已经被搞定了,不会再发声」。

对于利哲宏指,回教在选委会中占有席位,可为民发声,Miriam就认为都是「假象」。

Miriam说:现在常见的所谓落区,是跟一些非华裔的面孔握手,是否就是被列入为「已听取意见」。他强调穆斯林团体有选委票,就可以代表我们反映意见,但问题是他们并非由我们投票选出来的,还要我们并不认识他们。只是他们不断「打卡」拍照,与政府官员握手,我们才知道他们已靠边,但这人(利哲宏)做了甚么、信托会做了甚么?是零。我们不发声,不代表你们做的都是对的。想踩著我们上,我们都在忍耐,但可否不要那么过份呢?如果这些歪理都可以忍,我不知道下一次是甚么。

民间回教徒社群不满官方做法 惟「有怒不敢言」

Miriam控诉,香港民间回教徒社群非常不满官方做法,但在回教社群文化和权势压力下,行为稍有差池就会被指指点点,如今又多了严苛的《港区国安法》,大家只好更加「有怒不敢言」,而这压力正是她要匿名发声的原因。

Miriam说:因为这些人都一直在掌控少数族裔的所有资源。他们(当局)要有何政策,他们就做甚么政策。你还想反对的人可以给予甚么意见?当我被发现在社交平台曾发表负面意见,他要追踪我是很容易。就如鲁迅的《吃人社会》,我们的社群的确很小,我们只要知道你这人、名字,都可以找到你住哪、是谁的儿女,这是潜在规则。上次清真寺(被喷蓝水),很多(穆斯林)年轻人用英文不断在Facebook、IG批评……但转眼间不足一星期就不见了,原因就是已被人警告。

九龙清真寺在2019年反修例运动中,被港警水炮车的蓝色水炮射中。(《大纪元》影片截图)
九龙清真寺在2019年反修例运动中,被港警水炮车的蓝色水炮射中。(《大纪元》影片截图)

Miriam指,继清真寺在2019年的社运中,被港警水炮车的蓝色水炮射中后,已触动不少穆斯林的神经;今次升中国国旗更是挑战回教徒「底线中的底线」,坦言今次受访虽对自己有一定风险,但认为有必向外揭露不为人所知的穆斯林真实处境。

Miriam说:在2019年以来,当主流事件突然有关于回教的东西出现后,就突然出现了很多「代表」来代表回教徒,甚至代表演绎教义,这是以前从来未遇过。我们的社群中不同教长都有不同分歧,如很无聊地,「究竟可乐是否清真?」都可以讨论很久都没结论。我不知道他们(回教领袖)是否仗著我们不懂中文、不留意主流渠道,又或是主流媒体不去问,问的人又不清楚这宗教教义……「善用」这差距为所欲为?现在我们面对的问题是,由于这些人都是由建制培育出来,在此乱世、新香港之下,秩序未建立,这些人就看准秩序未建立时,要分一杯羹,以为说甚么都可以。我们现在的处境是「被代表」,忍受不断被错误演绎、眼睁睁地看著教义被亵渎。可预视到的是,这些吃尽社会红利的人,将来压迫我们这些弱势的,都将会是这些所谓的代表。

究竟这些香港回教「代表」是何许人,香港的回教政策如何走「红」?本台将于下集为大家分解。

记者:李日言 责编:张天华 网编:杜康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