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台灣文化大學「上莊」港仔陳維聰

2021.06.1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訪】台灣文化大學「上莊」港仔陳維聰 陳維聰表示,自己大學一年級時已經有當學生會會長想法。
粵語組製圖

在台灣中國文化大學,學生會長出乎意料地是香港人。陳維聰曾因此身份被質疑如何服務台灣學生,但終以行動證明沒有「不可能」。當年錯過了一次「雨傘革命」,他不希望再錯過「反送中」,他深信當選會長能令台灣人更了解香港議題。(文海欣 台北報道)

走進學生會會室,有一刻錯覺以為回到香港,映入眼簾的是2019年香港眾志設計的「100%自由」理念旗、旁邊是印有「周庭」兩隻字的上衣;手持「光時」旗幟的民主女神像屹立在會長的桌上。

tw-student6.jpg
走進學生會會室,映入眼簾的是香港眾志設計的「100%自由」理念旗及印有「周庭」二字的上衣。(文海欣 攝)

tw-student4.jpg
手持「光時」旗幟的民主女神像屹立在陳維聰的桌上。(文海欣 攝)

第17屆台灣中國文化大學(下稱:文大)學生會會長正是在台港生——陳維聰,一個香港的21歲青年。

「反送中」堅定參選想法

陳維聰說:大學一年級時已經有這個想法,想做學生會會長,但(反送中)這件事更堅定我要參選的想法。那時我認為有香港人做學生會會長,之後有任何事要說或要做,相較下如果一個香港人做部長或香港人做會長,層次及可做之事就差很遠。

tw-student3.jpg
採訪當日正值文大入學面試日,陳維聰不忘協助面試生。(文海欣 攝)

這一年,他曾舉辦演講,題為「香港問題下的台灣現況」,並邀請兩位立法委員林昶佐及賴品妤出席。他提到,單是文化大學這一年已多了5、6成港生,共351人,可預視未來台灣或出現香港族群。他認為要正視問題並學會融入台灣社群,不能只與自己族群的人交流。

另外他曾以會長身份參與聲援「反送中」記者會及12港人的遊行,並鼓勵同學參與,「以往學生會不會參與這些活動,較避開政治議題」。他認為這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例如威權時代很多事情不能做,潛而默化至今。因此讓文大學生多接觸政治議題是他希望革新之一,「沒有可能一個大學生完全不知道社會正發生甚麼事。」

因香港人身份被受質疑 「只要有心沒有不可能」

參選之路並不容易,陳維聰正因香港人身份被質疑,如何勝任處理台灣學生事務,他強調:「我不單止想做香港的事,亦要服務台灣學生。」

tw-student5.jpg
陳維聰曾憂慮自己過於離地,唯有全力支持香港抗爭者。(文海欣 攝)

另外,校方會派人組團參選學生會選舉,過往10年都由他們當選,所以立場較親近校方;加上學校是間接選舉,作為在台港生的他要當選可謂難上加難。

不過,當時他每星期設站收集同學問題,希望讓同學感受到用心,會為同學解決問題。

曾經,他被同學笑說想做學生會會長是發白日夢,但今天他能自豪地說:「只要有心,沒有甚麼不可能。」

錯過了一次「雨革」 不想再錯過「反送中」

回憶「反送中」時期,陳在台讀書,612當日他與兩位港澳室友看示威直播,不其然流淚,「那一刻覺得自己甚麼也做不到。」

tw-student2.jpg
即使身在台灣,陳維聰依舊默默關注香港新聞。(文海欣 攝)

陳維聰說:(雨傘運動)其實很想出去幫忙,做甚麼都好,也不想留在家。但無奈地那時我媽媽是很保守的人,不想我觸碰任何這些事情,所以那時基本上被禁錮在家。到「反送中」時已在台灣,大學三年級已經成年,自然好多事可以自己決定。但好無奈,那時已經錯過一次,現在有第二次機會又是甚麼都做不到。

到暑假,他二話不說穿上「公民抗命」的上衣,飛回香港。他憶述那段時期有很多抗爭者企圖自殺,他曾在東涌一帶搜索意圖自尋短見的抗爭者,途中遇到很多既熟悉又陌生的臉孔,「大家現在為同一目標前進 ,將香港人重新連結起來。」

離港之久曾憂自己過於離地 唯有全力支持港抗爭者

今日的香港,在維聰眼中猶如「鐵幕」,封閉、沒有自由,「現在的監獄也不是關『正常囚犯』,而是政治犯」。他自己亦不打算在目前政治氣氛下回港。

「仍有好多有良知的人拋下一切,願意為同一目標奮鬥,打破以往大家對香港人只會掙錢的印象。」他深信即使現在是低潮期,但大家堅守的價值和信念不會因此而消失。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