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國安法加網絡23條殺到來 港二次創作走上「末路」?

2021.11.2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訪】國安法加網絡23條殺到來 港二次創作走上「末路」? 俗稱「網絡廿三條」的《版權條例》修訂,在「國安時代」下捲土重來,對「惡搞歌」造成重大打擊。
粵語組製圖

香港俗稱「網絡廿三條」的《版權條例》修訂,在「國安時代」下捲土重來。知名「惡搞」唱作人「晴天林」(Sunny Lam)的大膽諷刺時弊作風,在《國安法》下,變成親中陣營狙擊目標。他接受本台專訪嘆道,港府昔日「宰相肚裡能撐船」,容納社會反對聲音,如今動輒就觸動政權神經,他指「批評特首都要修飾」,連港台《頭條新聞》都「被消失」,直言多重夾擊下,香港惡搞文化的「末日」恐難逃一劫。

Sunny原本從事市場營銷,7年前已開始創作「惡搞歌」(二次創作歌曲),如諷刺水貨客問題的《今日香港》,直至2019年反修例運動爆發,他毅然裸辭,變成全職獨立音樂人,至今為香港寫下130多首諷刺時弊作品,其大膽直率、嬉笑怒罵作風,吸引10多萬粉絲,不少作品均獲逾30萬人次瀏覽。

國安法實施後 無奈下架多首作品求短暫心安

不過,自去年中《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這些作品卻被《文匯報》、《大公報》等親中報章視為「黑暴罪證」,將Sunny劃為「泛暴派」歌手,施以狙擊。原本堅持寸步不讓的他,亦不敵壓迫步步退守,下架約20多首「敏感」作品,包括當年曾3天獲逾百萬人收看的《國貨城2019光復精選大碟》。

sunny-lam1.jpg
香港二次創作人「晴天林」(Sunny Lam)認為,「惡搞」是一種「苦中作樂」的聲音。(溫宇晉 攝)

Sunny說:原來政府、建制派或大陸網民也會留意我的歌。我也掙扎了很久,我算是較遲下架了,我在《國安法》(實施)半年後才下架,很多人勸我下架,我也很不開心,但無奈下架是比較好。

Sunny續說,那些下架的作品部分曾被「點名」煽動仇恨,有些則因出現官方「禁語」或擔心觸及《國安法》等,而不得不屈服,以免招致無妄之災。

至於其餘惡搞歌為何「倖存」?他這樣解釋——

(《十二送中少年》:「無可避免變國安法罪人」。)

Sunny說:純粹抒發個人感受,覺得這件事很慘。

(《兩制街》:「黑警枉法不會制裁。法官藍,立法真的可信嗎?現在香港太害怕」。)

Sunny說:怕不怕?這會有點怕,你說了以後真的有點怕。

(《野律師》:「何君妖這種大律師,也許只能無恥」。)

Sunny說:沒有問題呀,說無恥而已。(記者問:罵議員就可以,罵特首、官員就不可以?)可以這麼說,因為現在特首是最大的,不可以批評。警務處處長或所有警察、特首,都不可以罵得太厲害)

(《林鄭廢》:「共赴患難絕望裡睇到政府,林鄭廢」。)

Sunny說:這只是說民生,不是要顛覆(政府),又不要她下台,只是說她廢,但廢都可以繼續做。

笑聲過後,Sunny一臉嚴肅,嘆言道,事實上在「國安時代,紅線隨時變化」,難以猜度政權想法,唯有退讓但求短暫心安。

sunny-lam2.jpg
晴天林坦言,《呼吸有罪》談及「47人泛民初選案」,耗用不少時間修飾內容。(受訪者影片截圖)

Sunny說:你現在看晴天林的歌都已經是過濾了的,現在的歌我很少用新聞片,林鄭都要我自己扮,不會(直接)展示她的樣貌。《呼吸有罪》是說47名泛民被捕,因為涉及《國安法》,我修飾了很久。無癮?少少,也用多了時間,修飾可能比我創作時間還要多。

兩年時移勢逆 嘆港人失發聲自由和勇氣

Sunny一邊回顧一年前的作品,一邊驚訝自己當年「膽色」,他嘆息《國安法》實施後香港兩年間已時移勢逆,「今日香港,不再香港,港人已沒有發聲自由和勇氣」。

Sunny說:那時想抒發自己感受,直接去罵他們,說出他們的名字。現在要兜圈子、幽默形式包裝,感覺不會嚴重些,(記者問:是否安全一點?)我也不敢說,好像沒有那麼容易觸動他們神經。

他無奈道,未來作品有需要以更「隱喻」方式來包裝和表達,更為「安全」。他又認為近來爆紅的馬來西來歌手黃明志作品《玻璃心》,甚具參考價值。

即使步步被迫退 仍堅持「惡搞」

步步被逼退,為何仍要堅持「惡搞」?Sunny語重心長說,惡搞是香港獨有的「無厘頭」文化,由他出生的80年代起,惡搞創作便陪伴港人成長,對香港非常重要。

Sunny續言,香港電台時事諷刺節目《頭條新聞》是惡搞表表者之一,搞笑戲謔的惡搞更「易入口」,可引起公眾關心時事、社會政策的興趣;亦代表一種聲音,市民即使無法改變現況仍擁有另類渠道表態、宣泄以苦中作樂。同時,「惡搞作曲」蘊含粵語、香港地方用語,亦是承傳香港文化的途徑,有助記錄不同年代的共同回憶。

sunny-lam3.jpg
因應港台《頭條新聞》被停播,晴天林特別參考節目的戲仿內容,製作「晴天劇場」。(受訪者影片截圖)

遺憾是2020年6月,《頭條新聞》因戲仿警察、屢遭警方投訴並停播,繼而今年初遭官方下架所有網上影片。

Sunny稱,為此他更要堅持下去,近來亦參考該節目的戲仿劇場,製作「晴天劇場」,填補這塊空白。

「網絡廿三條」 或令「惡搞」末路

俗稱「網絡廿三條」的《版權條例》修訂草案,分別於2011年、2014年在社會強烈反對下被擱置,但如今在《國安法》下再被重啟諮詢。Sunny認為,在失去昔日立法會泛民陣營的抵抗下,該修例下年很大機會通過。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周三(24日)見記者解說條例時聲稱,戲仿、諷刺、滑稽、模仿、評論時事等將納入豁免範圍,惟拒絕清晰定義,要市民以「常識」判斷。

Sunny認為,當局的言行根本無法釋除創作者疑慮,何況網上翻唱歌曲、改詞創作依然不獲豁免。他憂慮未來創作空間將進一步縮窄。

Sunny說:《國安法》已經是一個制肘,再加上《版權條例》會有更多東西限制創作。政府之前也說要填補《國安法》漏洞,令我又塞一塞。最壞的情況是,不能做(惡搞)也不意外。

假如香港沒有「惡搞」會如何?Sunny稱,不敢想像那樣的香港,覺得那很可悲:「沒有幽默感的政府,令人感覺是小氣的。大家在壓力下,沒有抒發渠道和自由,就會心灰意冷,對社會漠不關心,香港變成沒有生氣的城市」。

記者:李智智 責編:羅燕雲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