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王淑平談中國艾滋

再過三天就是第25屆世界艾滋病日,最早揭發中國艾滋疫情的中國醫生王淑平,十一年前,當局壓力下無奈出走美國,但她仍心繫祖國的艾滋病問題。王淑平接受本台專訪時指出,中國賣血的情況一直沒有杜絕,加上官方長期掩蓋問題,國內因輸血感染肝炎、艾滋的人數連年增加,而當局為了發展經濟,竟在今年初再鼓勵發展血漿經濟。王淑平預言中國面臨著一場更大的災難。(畢子默報道)

2012-11-28
Share

商水縣西趙橋村,一家四口,丈夫和妻子因為獻血感染艾滋病毒 ,妻子於1997年夏天死於艾滋病,她是這個村裡第一例年夏天死於艾滋病感染的病人。(照片由王淑平提供)
商水縣西趙橋村,一家四口,丈夫和妻子因為獻血感染艾滋病毒 ,妻子於1997年夏天死於艾滋病,她是這個村裡第一例年夏天死於艾滋病感染的病人。(照片由王淑平提供)

沒有人會聯想到,眼前這位溫婉的女子,竟然是第一個發現並且上報中國賣血感染丙肝和艾滋問題的人﹔因為她,不少貧苦中國百姓的性命得以保存。

王淑平目前在美國猶他州寧靜的校園內從事與傳染病有關的研究工作,二十多年前是河南省一名專攻傳染病防治的醫生。90年代初,鄧小平南巡講話提出地方經濟獨立,利潤驅使下,全國各地的血站隨即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其時從醫學院畢業的王淑平才30歲出頭,她被安排到河南周口一個血漿站擔任副站長。

王淑平:“中國的生物製品所當時就非常非常多,每個省都有。國家的事業單位裡頭就好多做了生意。特別是在醫院裡頭,它沒什麼生意可做的,所以它就在好多地方發展了血漿站。像安徽、浙江、江蘇,他們已經蓋了好多單位採血漿站了,有一些是官方背景的,有一些不是。”

來賣血的都是一些窮苦人,不少為了多賺錢到處賣血。血站的工作人員的生活同樣困窘。不過賣血帶來的經濟利潤卻是驚人的。

王淑平:“當時我們血站一個月就能賺一萬以上。我們那個工資非常非常低,所賺的都給了防疫站了,我們沒有得到任何好處。但是說呢,作為血站的一個頭,他就得到好多錢,然後領著二奶、三奶就跑了。”

商水縣西趙橋村1998年第二例死於艾滋病感染的病人。(照片由王淑平提供)
商水縣西趙橋村1998年第二例死於艾滋病感染的病人。(照片由王淑平提供)

王淑平在血站的工作主要是事前檢查獻血者的肝功能情況,期間她發現很多人的數據異常,檢驗後發現不少獻血的人都是丙肝帶菌者,感染率超過60%。王淑平緊急到衛生部呼籲在獻血前增加丙肝檢測,結果遇到不少阻力。但經過長期抗爭,當局最終增加了有關測試項目。

王淑平:“一檢測,確實就是丙型肝炎。不是我們一個地方,是全國都一樣,包括江蘇、內蒙、山東、河南、安徽。從報道看和聽別人講,當時的丙型肝炎流行非常嚴重,感染非常高,百分之六十多。當時我就到衛生部呼籲了,應該趕快加丙肝的檢測。這些地方都反對,為什麼呢?花費太高。1993年7月份開始增加,實際上真正執行的話已經是94年底了。”

年輕的王淑平覺得自己為人民立了一項大功,歡喜之間她聽到一項傳聞,指天津血站出現了艾滋病例。王淑平即時想到,萬一艾滋病好像丙肝一樣在血站傳播開來,後果是不堪設想的。抱著醫生的責任感,她1993年又一次去到衛生部,得到的是又一次冷遇。

王淑平:“當時河南省衛生廳說,天津已經有艾滋病在血站裡頭。我就想,萬一進了獻血人群裡頭,那不像丙肝一樣流行很快?那就不得了。我就又到衛生部說,艾滋病可能要進來,你們必須得檢查艾滋病。他說,你的消息很重要,但是我不知道,後來沒了事情。”

事情就這樣擱置下來。到了1995年,剛有了自己實驗室的王淑平一日被上級指派為一個懷疑艾滋病患者做檢驗,檢驗結果呈陽性。患者說,他之前到過各地抽血。王淑平即時從各地收集了四百多個樣品做實驗,結果教她難以置信,艾滋病人的比例竟達到百分之十幾。她即時將情況上報,但沒有回音,於是她帶著血樣毅然上京。在北京再次驗證的結果說明,艾滋病已經流行了。

王淑平:“收了四百多例血,做完以後我一看,嘩,好多都是陽性,百分之十幾啊。我又用另外三家試劑重新檢測,都是陽性。確確實實,艾滋病已經流行了。我還相信了有一個人說的話,血漿站的一個站長告訴我,他們送血漿是送到上海一個血液製品公司,是和美國合作的。當時在1995年的時間,他說我們已經好多例都是陽性。我就把這個事情告訴了當地衛生局局長,我說你趕快先把這個事報上去再說。好長時間不聽吭聲。然後我就馬上寫完報告就去了北京。碰上曾毅(當時是北京預防科學院院長),一拿回去,他說先做16份吧。第二天就是結果出來以後,確確實實地16份陽性,3份是陰性陽性,實際上它是早期的艾滋病。”

王淑平正在北京為艾滋疫情奔走,結果當晚就被地方政府召回。

王淑平:“第二天我們就報上去了,衛生部晚上就打電話去河南省,接到周口地區,周口地區那些領導直接問‘王淑平去哪了?’他說,‘你弄了個大地震你知道嗎?艾滋病!你什麼時間回來?’”

王淑平據理力爭。 王淑平:“我可以告訴你,光我們周口地區,現在每天有二十個血站在採血,感染艾滋病毒的每天至少要有五百以上,不要說肝炎病毒了。”

不過王淑平最後還是被免去了工作。但她始終不理解,獻血前加檢艾滋項目為什麼會受到那麼大阻力。答案結果原來還是離不開利潤。

王淑平:“我當時在他們開會的時間,我說為什麼你們不檢測艾滋病這麼高的率了?他們就說,檢測艾滋病花費有多高啊!從1995年到96年三月份,全國還繼續在採血漿。”

1996年,國務院衛生部終於下達紅頭文件,要求全國關閉血漿站。但王淑平發現,原來真實的情況並非如此。高額利潤驅使下,全國各地的血站禁之不絕。

王淑平:“河南關閉血站以後,沒有徹底關閉,而且後來又開了非常多的血站。”

同時,王淑平因為揭發了艾滋疫情,生活備受壓迫。她在河南已找不到容身之地,於是唯有到北京尋求出路,但她在北京也得到了類似的遭遇。無奈之下,王淑平在2001年隻身飄零到美國繼續從事血液分析工作。但王淑平心裡面一直記掛著祖國的艾滋病疫情。

2000年,因揭發艾滋疫情備受壓迫的王淑平向當局反映情況,最後石沉大海。(照片由王淑平提供)

2000年,因揭發艾滋疫情備受壓迫的王淑平向當局反映情況,最後石沉大海。(照片由王淑平提供)
2000年,因揭發艾滋疫情備受壓迫的王淑平向當局反映情況,最後石沉大海。(照片由王淑平提供)

 

後來艾滋問題曝光後,王淑平一直相信疫情已經受控,直至近年她又不斷從國內的一些報道中發現了疫情擴散的蛛絲馬跡。舉例貴州省的艾滋感染人數,在官方報告中有大幅提昇,同時採漿站突然宣布無償提供艾滋藥物。而王淑平也注意到,當地在毫無先兆情況下關閉了多個血漿站。雖然當局沒有講明原因,但她懷疑是血站導致持續有人感染艾滋或丙肝,引起了當局注意,因此受到關閉。

王淑平:“前年我還一直以為非常安全,因為它做了艾滋病的檢測了。後來我就發現,貴州省16個血站,它本來是25個血站。有另外一個小的報道,貴州省艾滋病的報告,是去年上昇到快一萬了。當地這些採漿的人呢就無償給艾滋病藥的治療。從這看,我猜測它是和肝炎和艾滋病的流行有關係。”

艾滋病、肝炎流行,影響的不止是賣血的人,更嚴重的是用血的人都會在不知不覺間受到感染。王淑平說,她沒有把握受害者的人數,但相信一定是個天文數字。

王淑平:“通過血液透析在醫院裡頭,感染丙肝的非常非常高。在挨著2007年的時間,一個醫院裡頭發現了47個人用了它的丙球,有40個人感染了丙型肝炎,1個人沒查,另外6個人本來就是丙型肝炎,算一算就是百分之百的了。現在中國有十二萬血液病人,可能這12萬人裡頭基本上百分之百都是陽性吧。輸血的人數有多少?一個醫院在通過輸血感染的就有100多個人,那中國有多少個醫院啊?是個天文數字。多上萬?五百萬?上千萬?”

更叫王淑平無法平靜的是,中國衛生部在年初宣布要加大發展血漿經濟,大量的血站開始陸續投建。

王淑平:“今年元月份,衛生部發了一個通知,讓全國盡快地發展血液製品來出口到全世界各地。要在東部,鼓勵一些地方批准血漿站。國內正在建立大量的生物製品廠、單採血漿站。所以這可能就是導致更大的災難。”

艾滋疫情、肝炎疫情在無聲中不斷擴散蔓延。同時,一方面政府不斷宣傳中國艾滋病的禍根是性傳染;一方面,蒙在鼓裡的百姓繼續一撥撥湧入血站。王淑平說,錢和權力是疾病流行的罪魁禍首。

王淑平:“所以他們還在這樣去掩蓋。她(政府)說是通過性傳染為主。武漢的一個調查報告,當時1999年檢測的,485例賣淫人數裡頭沒有發現一例艾滋病的感染。國家衛生部總在說是性傳染為主呢?他們的目的是要推卸責任,因為賣血是他們的責任,性傳染是個人的責任。在她掩蓋的情況下,不知又感染了多少人。一直到2006年的黑龍江的一個農場,還在輸艾滋病的血。甘肅白銀也在用艾滋病的血。去年我還看到一些血漿站提倡檢測過的人就不再做檢測了,他們為了省錢。錢、權和疾病流行是最大的關係。”

在美國的十一年間,王淑平憑著她的努力和知識,贏得了專業上的尊重,也換來了生活的安慰。但當她看見祖國百姓正不自覺地一步步走入一個巨大的黑洞時,醫生的責任感使她再也按捺不住了,她決定再一次站起來為抗擊疫情蔓延作出疾呼。

王淑平:“我覺得壓力是最好的,公開的壓力。我現在關心的是人、人的健康,我不是反動派,我也沒有一點政治原因去來說他們。”

艾滋病的主要傳播途徑是性傳播和血液傳播,因此,危險性行為、吸毒人群、賣血、輸血、母嬰傳播等途徑都能夠感染上艾滋病。中國現有人口超過13億。根據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世界衛生組織和中國衛生部在去年底聯合發布的報告,中國其時有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78萬,其中有逾一半的人本身尚不知情。假如這些病人以及他們的家人、血站、醫生因缺乏認識而未有對艾滋病產生足夠重視,艾滋病可能會以幾何速度在中國蔓延開來。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