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權下的記者】打「擦邊球」防文字獄? 中國資深傳媒人長平:別以為懂籠邊飛就安全

2021-08-05
Share
【威權下的記者】打「擦邊球」防文字獄? 中國資深傳媒人長平:別以為懂籠邊飛就安全 因為敢言、筆鋒尖銳,長平於2011年被中國封殺,隨後以作家身分旅居德國至今近10年。
粵語組製圖

在後國安時代,文字獄被指已降臨香港。新聞界走「擦邊球」就是自保出路?中國著名資深傳媒人長平接受本台專訪時,卻對被盛讚的「擦邊球」技能表示羞恥,提醒港人紅線深不可測,別以為「懂得籠邊飛就是安全」,若不反抗和守護粵語,「只會任由極權將你變成當初所厭惡的人」。

hk-changping2.jpg
2001年長平任《南方周末》新聞部主任,就「張君案」派記者報道農村政策問題,惹官方震怒。(長平提供)

長平(本名:張平),經歷逾20年的中國傳媒生涯,曾任《南方周末》新聞部主任和《南都周刊》副總編輯,其作風敢言,以「擦邊球」在體制內觸碰西藏、艾未未案等敏感議題見稱,獲「香港人權新聞獎」、「加拿大國際新聞自由獎」等多項榮譽。

因為敢言、筆鋒尖銳,長平於2011年被中國封殺,隨後以作家身分旅居德國至今近10年。他透過遠洋電話接受本台專訪,回顧傳媒生涯時,卻對「擦邊球」的傳媒生涯「感到恥辱」。他解釋,中國媒體工作接受得最多的培訓是「政治風險把關」,「自律已成每個媒體人生命的一部分」,不少記者更因而感到自豪。

長平說:在中國大陸的總編輯,最大的本事不是懂如何報道新聞,而是政治把關、自我審查。我也有這能力,但我為此感到恥辱。因你不得不小心翼翼打「擦邊球」,重新造詞句,做到可擦邊又不犯規,這能力往往得到肯定。

hk-changping3.jpg
2013 年長平往法國「巴黎第二大學」分享在香港創辦時事雜誌《陽光時務》的經驗。(長平提供)

須為「打擦邊球」感羞恥

長平重申,「擦邊球是不斷猜想別人,一直跟別人的指揮棒走」。他舉例,中國記者看到官方文件時,「不是看文件內容寫甚麼,而是領會文件精神,再猜想領導的真正意圖」。

他續稱,中國媒體普遍的「擦邊球」是「扛着紅旗反紅旗」,表面上兌現「和諧社會」、「中國夢」等官方口號,藉此嘗試脫離成官方喉舌機器。但他認為,其實這種方法是不可行的。

長平說: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讓當局感到羞愧、難堪,不得不真的實行和諧社會,只要當局做了一點,媒體趕緊拿出早已準備的讚揚詞句,給他高帽,讓當局騎虎難下,但這不成立的,因為你想表達那個意思,首先要重覆他的話語,你是服務於他的話語。你服務於他的部分,遠遠抵銷你想表達的獨立聲音。

港人須堅持獨立聲音、守護粵語

與其試圖去學習、提升打「擦邊球」的技巧,長平認為,香港現階段更重要是珍惜仍有的自由,堅持獨立聲音。

另外,他認為港人應全力守護粵語。他說,中共自1949年成立以來,最早敗壞的就是語言。如在四川,官媒說四川話是違法,動畫《貓和老鼠》曾因以四川話配音被罰,以統一話語進行思想改造。

長平說: 上一代人沒有其他話語,說一個人是好人,就會說他是一個共產黨員。罵你不是好人,就會說「你還是一個共產黨員嗎?」

長平說,「思想死亡就是語言枷鎖開始,也是由語言的僵化結束」。由文化大革命中批鬥文人,至現在香港現階段更重要是珍惜仍有的自由,堅持獨立聲音,守護粵語。

對於內蒙漢語化,香港全面普及普通話,長平提醒,港人須意識到,當普通話替代粵語模式時,「 洗腦政治話語就可容易移植到香港,深入日常生活,媒體是首當其衝」。官方常用詞「境外勢力」,妖魔化境外機構,惟媒體往往會搬字過紙,在社會會造成潛移默化,令人漸漸自覺要與外國劃清界線。

hk-changping5.jpg
港台《鏗鏘集》編導蔡玉玲為「7.21元朗黑夜」專題報道作車牌查冊,被控「虛假陳述」罪成。(張展豪 攝)

hk-changping4.jpg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被控違國安法,其《蘋果日報》被迫停刊。(路透社資料圖片)

人治社會是沒有底線

回顧《港區國安法》生效一年,香港多個敢言傳媒被「整頓」,包括港台以針砭時弊見稱的《鏗鏘集》、諷刺政府和警察的《頭條新聞》等節目被下架、停播,有關資深記者被拘捕和撤職;《蘋果日報》被迫關閉,多位高層和主筆被還押。

「白色恐怖」籠罩下,長平亦留意到港媒和市民開始自我「和諧」言論,避開「香港獨立」、「新疆」議題和字眼,市民亦開始學習大陸打「擦邊球」,以符號、代碼等去代替敏感詞。惟他稱,這個做法雖可暫時自保,但長遠「是不管用」。

他指出,法治社會和人治社會的區別在於,「法治社會是有章法」,但在人治社會的威權下,「是沒有底線的」。當所有反對聲音被滅,「之後就是讚美、為官方辯護不夠好的,也被批鬥,(《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最近被小粉紅攻擊,就是如此」。

長平說:別以為籠子中的自由,靠籠邊走就是安全。你不反抗,籠子會縮小。若不試說敏感詞,原來的話就會變成新的敏感詞。我們一定要支持走在前面的人,很多人認為走在前面的人不聰明,覺得自己聰明,懂「擦邊球」,事實上是他們擋住了子彈。前面的人倒下了,子彈就是射在後面的人。

他以《南方周末》為例,在90至00年代的輝煌成就,正因其敢於用市民化、獨立語言去報道,出於良知「報人們不敢報的」,而近年的沒落主因是,「她試圖加入主流,但中國大陸主流是被官方話語模式控制。他們希望在當中有自己立足之地,卻因而更失去自我」,被人離棄。

港人別令自己變成當初最厭惡的人

長平呼籲,香港記者盡量堅守新聞原則去報道事實,港人勿為擅長擦邊技巧而洋洋得意,反而要為壓制而感到悲憤、羞恥。

長平說:那些話失蹤了,如平反六四,肌肉都僵了,就不知如何說,自覺不可以碰。如不得不說「和諧社會」,我們可以用民主、自由、新聞開放令社會和諧。寧用別的話語,不要用當局政治話語包裝。

長平重申,言論自由是要練習的,盡可能以最接近的用語表達自己意思,否則港人只會任由當權者將其「變成當初最厭惡的人」

記者:李智智 責編:羅燕雲 網編:劉定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