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务急救员堪比战地护士 「左胶」「大爱」标签挥之不去?

2020-01-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义务急救员Balian称时势不同,当义务急救员除了治疗技巧要好,更要懂得分析现场环境。 (张展豪 摄)
义务急救员Balian称时势不同,当义务急救员除了治疗技巧要好,更要懂得分析现场环境。 (张展豪 摄)

义务急救员堪比战地护士 「左胶」「大爱」标签挥之不去?

香港反修例运动持续超过7个月,运动中有一批平凡的港人走上「前线」担当义务急救员。社会对他们的评价不一,有人视他们为示威者,或为他们附上「左胶」、「大爱」的标签,也有人敬佩他们的人道精神,感激他们为不同阵营的伤者提供急救。半年来,这些义务急救员经历了不同的心路历程,在非议声中逐渐认清方向。有义务急救员提醒,在这场没有「大台」的社会运动中,增强沟通是解决纷争的关键。(文海欣 报道)

无人会想到,香港会在「反送中」运动下变成「战场」。过去半年,随著警民、民间冲突不断升级,示威冲突过后造成越来越多人受伤,渐渐运动中出现了一大批义务急救员的身影,Balian就是其中的一员。

Balian曾任专业救护员,现从事酒店行业。他说,加入义务急救的初衷是希望出来帮助一些受影响的人。

Balian说:秉承我(以前)参与的(急救)团体的精神。当然团体可能有自己的忧虑而没有出(示威现场),但我们可以负责自己的安危,就应该出来帮一些受影响的人。不论两边伤者或香港市民或围观的人,我们也不想看到他们受伤,我们在现场就能帮到他。

提到救护员、护士等,很多人都会联想到「白衣天使」,是善良、救死扶伤的象征。反修例运动中的义务急救员有时却被视为示威者的一份子,甚至要背负著「左胶」(泛指只讲理想的左翼分子,主张和平、理性、非暴力)、「大爱」的标签。

在这场社会运动中,不时发生「黄」(支持示威者)「蓝」(支持政府)不同政见人士之争,比如曾有示威者不满被疑似「蓝营」人士拍摄,继而发生打斗事件,期间有义务急救员挺身调停,另外因为有义务急救员为相反政见的伤者治疗,结果引起部份示威者不满。

Balian认为只要穿上反光衣就代表义务急救员,要保持中立。即使伤者为「蓝丝」(亲政府),他们亦会提供治疗。虽然可能因此令部份示威者不满,但他义无反顾。

Balian说:平时手足可能未必会明白,特别是前线或冲的那些(示威者),他们会认为你为何不优先帮手足?为何仍要理会「蓝丝」及「POPO」(警察)?就是因为我们穿起反光衣,第一我们要尽量保持中立、第二我们会判断哪一边(伤势)较严重就先做,或我已经接触了该位伤者。当然前线或一些所谓「冷气军师」(即从未亲身参与抗争,只是坐在舒适的冷气房间,经常公开提供局势分析以及抗争策略的人),他们未受过这种训练,他不明白我是接受的。你要说我「大爱」、「左胶」,其实都是因为大家不理解,沟通就好。

在一场规模如此大的社会运动中,难免会出现一些纷争,虽然义务急救员有时候会因处理手法而面对前线或同辈的批评,但他们也能够以沟通解决问题,并在互相提点、检讨下成长。然而,有一件事却令他们无能为力,那就是警察阻挠救援。

Balian认为沟通是这场「反送中」运动的核心。(张展豪 摄)
Balian认为沟通是这场「反送中」运动的核心。(张展豪 摄)


最令港人难以忘记的就是「831」事件,当天警方到太子站内进行拘捕行动,记者的摄录镜头中清晰可见有警员用警棍挥打市民、使用胡椒喷雾等。其后警方拘赶所有记者、义务急救员等离场,再无人清楚知道站内发生何事,以致坊间一再出现有人于站内死亡的传闻。面对警方阻挠救援,Balian 表示理解警察有他们的职责及指引,但认为职责和指引不外乎人情。他对警察的做法此感到无奈。

Balian说:First Aider(义务急救员)除了做急救,他亦是现场的人证,他可以告诉你现场发生过甚么事,眼见的事实是怎样。而你(警方)封闭了现场,完全没有人可以进入这个封闭的范围,就只有你自说自话。我们最希望就是不要有任何伤者失救,或因为没有办法得到及时接受适当的急救和救援,而导致他有进一步的情况恶化出现。如果你说抢犯,说实话我不介意被你抄下身份证、我的资料。如果你(警察)仍然有忧虑,我真的没有办法。

反修例运动这半年期间,陆续有很多人加入义务急救员的队伍,越来越多人积极报读急救课程考取急救牌。Balian认为香港的急救课程只有30小时,是远远不够,难以在冲突现场处理特殊情况。因此他建议新手义务急救员有时间可以多看书,请教有经验的人。他亦提醒,当义务急救员要时刻留意现场环境、保障自己及伤者安全最重要。Balian称以往做救护员时,虽然也曾在街头进行急救,但环境相对稳定,一般都在嘉年华、体育馆等,而「反送中」运动中的情况就截然不同。他说,现在更需要留意现场环境,再作治疗的相关判断,例如当警方推进或施放催泪弹时,是否要把伤者带到安全地方,再作急救治疗。

有人认为没有「大台」的社会运动协调机制混乱,但Balian就认为「大台」并不必要,通过沟通及检讨同样可以达致有效模式。整体而言,Balian相信多了义务急救员加入,对医护行业亦是一件好事。

Balian说:每个人想法不同时,这些转变有好有坏,整体上都是向好。大家问多了知多了,或训练多了,可能会更专业。我希望会继续保持这个方向,而不是要做大台。不是看到不对的事情就四处谴责、声讨,而是大家坐在一起商讨,这亦是这场运动的其中一个核心。用革命的手段推翻了政府,但后面又是大台,同样谴责及这样经营时,你只是由一个极权变成另一个极权,并不是得到真正的民主。

踏入2020年,这场「反送中」运动仍未有减退迹象。一方面,政府仍然未答应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疑过度使用暴力及滥暴问题;另一方面,民间则继续以不同方式抗争。

尽管特首林郑月娥去年11月说成立「独立检讨委员会」审视动乱成因,不过市民显然「唔收货」,其后抗争运动继续。眼见香港局势持续动荡,Balian坦言此刻心情相当复杂,他虽然乐见民众觉醒,但也心痛事件对香港和港人造成的影响。他希望事件最好得到和平解决。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