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对警察信任度极低 示威者「私了」以武制暴

2019-09-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反送中」抗争运动过了100天后,终于激发连场「私了」风暴。示威者在连串警民冲突事件遭到「蓝丝」、「福建帮」攻击等,但对警方几乎「零信任」,日前再遇「福建帮」出手打人,大批示威者竟联手「私了」报复,到底他们为何要以武制暴?(覃晓言 报道)

在香港,「反送中」运动引发连串激烈警民冲突,9月14日在九龙湾淘大商场出现「黄丝」(亲民主派)与「蓝丝」(亲建制派)的「群众斗群众」场面;翌日(15日)北角「福建帮」一夜间至少五度袭击「反送中」示威者,不过这次,遇袭的年轻人不再哑忍,联手向打人的「福建帮」还击,甚至以数十人围殴一人,出现以武制暴的「私了」场面,令人质疑年轻人是否失控了?会否从此令运动变质呢?

时事评论员陶杰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反送中」运动出现「私了」风暴,责任不在香港年轻人身上,主要是林郑月娥为首的特区政府管治无能,他们对此责无旁贷。他指林郑只懂抄袭前港督彭定康建立对话平台的形式,并无实际回应诉求,才会弄致香港今时今日的境况,亦相信未来情况只会更惨烈。

陶杰说:革命本身有社会科学规律,会愈来愈激进,然后出现流血,慢慢法治维系秩序的力度会愈来愈薄弱,后期会出现暗杀这些现象。现在年轻人心态觉得绝望,觉得社会上无法从根本上改善他的生活。中国历史上有句说话「民不畏死,奈何以死畏之」、「时日曷丧,吾与汝俱亡」,这在夏商周时代已经出现的心理,这些在第三世界或中东都常见,所以责任不在香港年轻人身上,或任何暴徒身上,而是在政府本身已经崩溃、信心扫地,而无办法重建。一个无政府的地方就会这样,迟些会更惨烈。

回看整场运动一路走来的发展,经常有黄、蓝阵营的争拗短片在网上流传,站在前线的一班年轻人,在初期每当遇上任何挑衅、辱骂,例如7月时,拥有跆拳黑带资历的年轻示威者,在九龙湾连侬墙被敌对阵营连殴13拳也不还手,还向警察求助。事隔两个多月,年轻人不再信任警方,遇事后不再报警查办,直接「私了」报复,还获得大量「反送中」人士赞好,在网上转发「私了」短片,背后原因为何?

年轻示威者阿健向本台表示,在过去多次示威活动中,他曾目击警察对示威者不公,包括滥权及滥用武力,警方却反驳指控失实,令他早已对警察欠缺信心,本身尽量不会向警方求助。上周六(21日)「守护孩子行动」成员疑似被警察拉入后巷脚踢,警方竟以「yellow object」即黄色物体作为解释,更令人感到愤怒。他认为,现时许多人选择「私了」,可能是为了宣泄积压多时的怒火。

阿健说:他(警察)未必会立刻赶到现场帮忙,若真的拘捕了(疑犯),很多时都不了了之,报警也是浪费时间,或为自己增添麻烦,倒不如不要报警。我觉得(民众私了)不仅是单纯对警察欠缺信心,他们(民众)将自己的愤怒、对警察的愤怒宣泄出来,或将平日的愤怒,透过这个方法(私了)宣泄出来。

阿健又说,现时的「复仇」风气,不仅是拳拳到肉,也有抗争者不满支持警察、或为「福建帮」提供场地的食肆等商户,发起罢食、罢买等行动,并在网上设立列表,广泛传开,以减低这些商户的营业额来直接制裁他们。他称,这些都是抗争者的一种表态,可以团结大家的信念,但他不能确定有否长期效用。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锺剑华对本台指出,由6.30开始已有「撑警」人士袭击示威者,之后再接连有白衣人打市民,警方的态度是明显偏袒打人一方,难免令民众宁愿「私了」,这是意料中事,但他不认同示威者变成暴徒。他自称为「和理非」,说虽然不主张暴力,但认为那不代表可以站著任人攻击,故基本自卫是可以接受。

锺剑华说:愈来愈清楚看到警察很偏颇,在示威活动中,他(白衣人)打人后被投诉,但拘捕你(被打者),我认为民众慢慢会觉得警察不会主持公道。我觉得经过这么多敌意之后,觉得警察帮忙不上,加上警察都是主要针对对象的话,现在民众有机会不再向警察求助,亦不会站著任人打。就算我们这些「和理非」,我们不会主动号召打人,若是抱持自卫或保护自己的态度,我觉得不会站著任人打13拳而不还手。

锺剑华又指,其实政府早已能预见这些「群众斗群众」的场面,但一直未有做实事解决社会问题,变相鼓励民众「私了」,若再不正视问题,他忧虑示威者可能因为情绪抑压良久,主动向白衣人复仇,最终演变厮杀惨剧。

锺剑华说:现在暂时看到的「私了」属回应性的,即使星期六、日看到的「私了」个案,大部分被打人士(蓝丝)都是自己先出手伤人,说不定经过上周六、周日后,甚至会有些人觉得需要主动惩戒「蓝丝」也不奇怪,因为政府的不作为及鼓励,鼓励了某一方,实际上会令整个一些社会上共同信守的行为标准,慢慢不再应用,我觉得现在的问题是这样造成的。

其实「反送中」运动以来,示威者除了面对警方滥用武力,还有来自黑帮、爱国团体和「蓝丝」的各种攻击,他们早已伤痕累累,更有多名学生领袖及游行申办者,先后遭到神秘伏击。警方又大规模滥捕,大量拘捕年轻人和未成年人士,连行经示威现场的街坊、在现场维持秩序的多名立法会议员亦相继被捕,促使警民关系急剧恶化,甚至出现仇警情绪。

相反,警方对袭击示威者的黑帮、「蓝丝」选择性执法,尤其是警方在7.21元朗白衣人无差别袭击市民事件中的处理手法,被质疑「警黑勾结」。而8.31太子站事件,警方无差别打市民,更令警队形象一夜崩坏。

香港中文大学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早前就警队的执法水平以随机方式向六百多名市民进行调查,结果发现,自6月中爆发警民冲突以来,市民对警队的不满持续攀升,在9月初的调查中,近半受访者对警队的表现给予零分,即代表「完全不信任」的评价。

对于「私了」风暴是否源于市民对警队不信任而起,警政专家、香港教育大学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何家骐认为很难概括而论,但他不讳言目前是香港回归以来的警队最低潮,特别是他留意到很多与示威活动无关的社区民居,竟也抱怨被警察妨碍生活,情况值得关注。

何家骐说:例如有些示威者搞出问题,理论上在正常时间,一般不会有人同意支持,警察出现去处理应该是理所当然,但是现在似乎多了很多不同社区的市民走出来,他们并非故意叫嚣,但心里觉得警察的出现,好像妨碍了他们的生活,很害怕警察捣乱,矛头并非指向示威者,反而觉得警察阻碍他们生活。我认为这样更加明显地显示,普遍市民可能对警察的信任度减低。

何家骐又指,若警方连一般执勤,例如交通警员前往处理路面阻塞,也遭到市民责骂,便属最恶劣局面。他称,目前并无任何修补警民关系的速治方法,最有效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才是现时的唯一出路。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