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选「光复战」系列】区会选战决定过十亿政治薪津去向 兵家必争影响明年立法会选举

2019-11-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徐子见(左)认为建制派过往于社区事务上有优势;而许智峯(右)认为建制派长期垄断议席,瓜分大部分资源,较具能力动用「蛇斋饼糉」笼络选民。(徐子见、许智峯脸书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徐子见(左)认为建制派过往于社区事务上有优势;而许智峯(右)认为建制派长期垄断议席,瓜分大部分资源,较具能力动用「蛇斋饼糉」笼络选民。(徐子见、许智峯脸书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区选「光复战」系列】区会选战决定过十亿政治薪津去向 兵家必争影响明年立法会选举

在香港,反修例风波引发踢走保皇党的氛围下,建制派除了担心在今届区选失去议席及议会主导权,亦可能影响其后立法会的议席和无法参与选特首,更重要是区议员的薪津和可动用经费开支,都是建制派「蛇斋饼糉」选举工程的经济命脉,保守估计,现届建制力量所得涉款高达12亿元,若这块「肥猪肉」随著建制失去席位而落在民主派手上,又能否帮助民主派扩展势力及吸纳新血呢?(覃晓言、李智智 报道)

新一届区议会选举将直选出452名议员,每个议席均涉及公共资源。本台以现届区议员的薪酬、可用开支和杂费津贴等来推算,每位议员每月薪酬为32,150元;可获约4.1万元实报实销营运开支津贴,租用办事处及聘用职员等;另有5,690元杂项津贴;以及每年约3.4万元医疗津贴。而历时4年的整届任期,可获1万元外访津贴,并可获15%、23万约满酬金。

若将所有金额加起来,每名区议员在4年任期的薪津总额超过420万元,平均每年涉款逾百万元,而区议会主席的薪津更高,整个任期可获500多万元。以建制派现届有293个民选议席、并以一般区议员的薪津计算,建制现届共瓜分了约12.4亿元的薪津资源,而民主派只有120席,所得涉款约5.1亿元,即建制所得资源是民主派的两倍多。

至于新一届区议员(即2020至2023年任期)薪津将获调高,根据民政事务局及民政事务总署今年初向立法会提交文件显示,区议员酬金将调高5.6%,增至至33,950元;增设非实报实销交通津贴每月2000元,并合杂项开支津贴发放;而实报实销营运开支津贴增至44,816元;新任区议员开设办事处津贴,亦由每届10万元增至12万元,连任区议员开设办事处津贴上限亦增至7.2万元。

换言之,若今届区选由民主派以过半数姿态翻盘,假设民主派取得250个民选议席,每位区议员的新增薪津总额为整届可获约460万元,即民主派新一届所得薪津涉款约11.5亿元,较上届所得资源增加一倍多。

但这笔巨额资源,足够让民主派仿效建制力量集合来推动民主发展吗?本台访问了现届民主派及无政党的独立区议员,都觉得难与建制力量比较。

其中民主党中西区区议员兼立法会议员许智峯称,建制派长期垄断议席,瓜分大部分资源,较具能力动用「蛇斋饼糉」笼络选民,而过去不少地区确实动用数以千万元资源,用于蛇斋饼糉和节庆活动。

许智峯说:我自己觉得(蛇斋饼糉)只买到那刻开心,对社区不是有很多养分,很多社区很深刻问题解决不了,所以我过去在我的区议会中,我是少数派,我都极力指出一个问题,浪费很多钱、饮饮食食,有很多社会结构性问题,不如花些钱聘请专业的顾问公司,做地区的顾问研究,关于地区政策。

许智峯又称,若泛民能于今次选举大举翻盘,将大大增强资源实力,减少推行社区服务的成本压力,加强邻区资源整合分配,多作社会议题的研究,如聘请顾问公司解决区内非法泊车问题,另多办医疗讲座和社区教育等。

许智峯说:中环是全港最贵租地区,我用了四分之一以上作租金,大家都可以想像我们可用多少钱聘请人手。每个议员获得政府津贴额是固定,我们赢多几个(议席),对每人来说都一样,但如果有同理念的人一起,在邻区或者区议会上我们是主导的话,我们将这些资源整合会更好,过往都有说,如果民主派做主席,(主席)会有多些薪津,不论是他的薪酬和津贴都多些,整份拿出来让整个区一起用,做好些谘询和教育。条例上为何主席会多些薪津,因为他多些节庆和酬酢、红事白事,那些都是可节省的费用。

他又指出,若泛民得票增加,有助增拨资源推动民主运动,当中包括招聘和培育高质素的政治新血,推广民主教育,以及提升社运参与度。

许智峯说:在民主派的办事处,聘请一名没有经验的新人,很多办事处都是停留在花费10,000至12,000元之间,远远低于市场聘请新人的起薪点,难以吸引优秀人才。往往民主党的形态,只著重社区开始做起,只著重服务,令社运投身不足,若多些资源,可聘请多一个人专职负责政治组织的工作。如除了民阵举办的大型集会,我们可否主动邀请民阵以外社运团体,置富组织和基金会合作举办活动。

以独立素人当选的东区(渔湾)区议员徐子见亦认为,建制派过往于社区事务上有优势,除了由于资源充裕外,亦因懂得动员组织行动,以加强号召力和影响力。

徐子见说:有些建制派议员不是懒惰的,真是做事的,他们有一个优点就是集合一群人工作,不会各自为政,我想这会是民主派的议员做不到那个效果,就是我们太分散了,但是他们可能一班人去进行,他们想出来的构思会比我们多,这方面我们要想方法解决。

他又指出,因每位议员获得政府津贴金额固定,薪津增加对其这类「自力更生」的区议员而言,影响只限于减少支出压力。

徐子见说:视乎在哪一区,每月可动用的实报实销数字大约是四万元,包括租金、聘请员工、灯油火蜡、印单张和宣传费用,如果议员不幸在中产区、私楼地方,他租用一间办事处,两万元就没有了,很痛苦,我们公屋区好些,我的办事处6,600元,我就可以雇用1.5人,很惨的,民主派请的议助12,000、13,000元,很不合理数字,例如我聘请的朋友是注册社工,我没可能出价12,000、13,000元。

他续说,开支杂费不够敷用,只好在宣传方面减省开支,例如摆街站的易拉架,用了两年多才舍得丢弃,幸好他在基层地区服务,街坊不太介意这些「门面」。若是在太古城等较高尚住宅区服务,以他使用每幅只需50至100元的横额,有可能会被批评「寒酸」,因该些选区的候选人都使用贵价数倍的超高清横额。

理工大学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锺剑华指出,即使民主派今次以大比数压倒建制派,这些议员薪津金额,相信不足以让他们凑在一起,仿效建制以蛇斋饼糉与选民加深连系,因为建制派每年所得捐款及其他收益多不胜数,财力悬殊。

锺剑华说:他们(民主派)比较难的,建制除了薪津之外,还有很多钱(捐款)的,好像民建联有很多钱雇用一班干事,但民主派便没有这个条件,因为捐款少。第一、他们议员要出粮,亦要付薪水予议员助理,还有很多其他开支需要计算,并要上缴予政党,如要将该笔钱凑在一起支付「蛇斋饼糉」,相信不太可能,若在实报实销部分,动用一些活动经费就可以,但若薪津的一部分这样拿出来做(蛇斋饼糉),他们(民主派)未必可以。

锺剑华续称,民主派的作风与建制力量不一样,过去很多时是各有各做,未必所有人都愿恴将经费集合使用,他认为用作扩展势力较难,反而可以著重培育新血,推动民主发展。

中西区中环选区候选人包括许智峯及黄钟蔚;东区渔湾选区候选人有徐子见、刘坚、蔡翠云及胡健南。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