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争2.0_香港人,归队!】躁动回归

2020-06-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抗争2.0_香港人,归队!】躁动回归

香港人经历了持续一年的反修例抗争,至今还未达成五大诉求,却遭北京政府硬推「港版国安法」,被指是对香港推向「一国一制」,令沉寂一时的香港,回到躁动的初夏。一班勇武年轻人,正在召唤香港人归队,势展开新一轮抗争运动。(覃晓言、李智智、刘少风 报道)

口号:林郑、下台;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因为一宗台湾杀人案,香港政府去年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引起争议,触发了历时超过一年的反修例运动。这场史无前例的运动,见证了「二百万加一」位香港人和平游行,争取五大诉求的创举,演变成年轻人全面对抗极权的街头抗争,在各区遍地开花,至今有八千多人被捕,改变了香港与香港人的命运。

回望过去一年,香港人经历了多个心碎与流泪的警暴黑暗日,例如7.21元朗黑夜、8.31太子站警察无差别袭击市民、以及11月理大围城战等,才能成功抵挡被形容是「送中恶法」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近月受疫情影响,运动一度沉寂下来,但当权者从没停止向港人打压。

2020年5月22日,北京政府以这场持续一年的抗争是「黑暴」,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正式宣布为香港制定国安法,惩治中央政府眼中的搞事分子,将港人带回到「送中」危机的原点。

多位一直坚持抗争的勇武年轻人接受本台访问时指,一日未光复香港,他们仍会抗争到底,故希望一班主张「和理非」的香港人能够归队,就像去年一样,在他们走上抗争前线的时候,为他们站在后方提供支援。

其中勇武成员阿徒(化名)不讳言,运动虽在疫情下一度停滞,但港府未有停止向市民打压,中央政府亦再收紧香港的自治,令他们感到忍无可忍。

阿徒说:以大局去想,当然想这场抗争继续,因我们今天还未光复到香港。现在是否已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那班「黑警」是否已受到制裁?有一晚是到太子(8.31纪念日),其实当日是重燃大家那道气,但之后因为疫情来势汹汹,真的有很多人没再出来,然后政府推行「限聚令」这些恶法。我不知道「和理非」是否真的被政府吓倒,抑或半放弃状态,变成很多人不出来。为何来到今天你会说,因没有不反对通知书,大家就要取消集会,或说多警察是危险、是「送人头」?但偏偏因为人数不足才会变成送人头。集会自由是人权,当香港都不准许市民集会,你还容许她不准许大家发声?当然要走出来跟她说不行,我要发声便发声。

勇武派V小队成员「阿辉」(化名)亦称,近月接连有手足被捕,以及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和一众民主派人士被检控,都是当权者趁著运动在疫境下暂缓而出招打压的例证。

阿辉说:为何最近警方可以频频拘捕?因为疫情下示威活动较去年少,让他们有更多时间拉人和秋后算帐,这件事除了会发生在勇武的手足身上,亦迟早会出现于「和理非」身上,甚至对付不同「黄店」。我们仍未能争取得到民主、自由、公义,一定会跟这个政权对抗到底,绝不退缩,否则我们对不起在狱中或已流亡的手足。

2020年5月18日,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左)和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右)等15名民主派人士被检控,案件在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路透社)
2020年5月18日,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左)和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右)等15名民主派人士被检控,案件在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路透社)

虽然勇武派斗志坚定,但政府将抗争定性为恐怖活动来执法,阿徒忧虑去年的200万香港人,能否再次走出来,向国际社会展现「齐上齐落」的精神?

阿徒说:到底当初那200万人去了哪里呢?那200万人是否已回复平常生活,在家中开了直播,只是说那些警察,不可以这样,只是以粗口骂那些警察,你只留在家中骂警察是没有用的,不会光复到香港,你要做足全部的事,去投票、做文宣、做国际战线、走出街头,重点是不要当光顾黄店就当作是抗争。如果你不做足我刚才说的事,我觉得在香港我们很难在「煲底相见」,以及过往每一位手足流的血汗,或者付出了的生命,都是会白费了。

勇武成员东仔(化名)亦慨叹,去年大家像一家人一样,一起出来抗争,但现在很多人都不在身边,可能被羁押或已流亡,最难过是走上前线的示威者的年纪愈来愈小,但较年长及有能力抗争的人,却未有出来。

东仔说:这个月(五月)都推行《国歌法》,若这两条法例(「港版国安法」及《国歌法》)通过,我们以后连游行也不准许,甚么言论自由都不会有,你们是否想去到这个地步呢?你们会否重燃当初的那团火呢?
勇武派成员东仔(左)和阿徒(右)接受本台访问时指出,一日未光复香港,他们仍会抗争到底。(邓颖韬摄)
勇武派成员东仔(左)和阿徒(右)接受本台访问时指出,一日未光复香港,他们仍会抗争到底。(邓颖韬摄)

年轻人蓄势待发返回抗争路上,作为「和理非」的东区区议员徐子见坦言不会退缩,他感叹香港年长一代,实在愧对年轻人。

徐子见说:每当去接触一些被捕人士,或者去探完监后,那种悔疚感很强烈,很大压力,会经常问自己,到底是否我们这一代几十岁的做得不够好?他们现在牺牲的东西(前途),去换回来的东西(民主自由),他们不退缩,我们怎可以退?

香港时事评论员刘细良则认为,今年6月9日的上街人数,是香港人向中共以至世界、宣示争取民主自由的决心的一大考验。

刘细良说:香港人其实过去大半年,我们已走上自救的路,并非只在抗疫时,让世界的人见到我们不能接受一个独裁的体制去管治一个自由的城市。今后香港人其实都要作出选择,是没有中间路线可言,你选择站于普世价值、核心价值那一边,抑或站于中共这边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边。大家留意2020年的6月9日会发生甚么事,究竟会有多少万人上街?我觉得这是对整场运动一年以来的最大考验,亦是对香港社会在疫症之后,究竟共产党这种极左路线在香港是否可以遏服到香港人,会在今年6月9日,大家会看得到。

2019年6月9日,香港反修例运动爆发。运动一周年,很多香港人期待看到200万人勇敢地「一起走」,再次改变香港岌岌可危的命运。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