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访谈:被阉割的新疆宗教(下)

今日播出第二部份回族作家安然专访。安然说,在新疆,一个被剥夺了宗教的民族,就不成一个民族。新疆的穆斯林对古兰经,对阿拉伯文,有宗教上的感情。但奈何,和国内印刷圣经一样,古兰经在私下印刷,被视为非法,会遭当局焚烧。他更讲到,汉人认为新疆人脏、臭、有味道,可否知道新疆缺水,不是随时都可以洗澡呢?何山报道。

2009.08.19

安然说:“中国有一个古老的政策叫作怀柔政策,自古就有这样的智慧,可是我们现在的人忘光了。贫穷造成生活质量差,像是在南疆,缺水,更都是缺少生活资源,他们很难像城市的人,每天洗澡都很难,有些人认为那是脏。”他说,汉人的偏见,认为新疆人脏,就是缺乏同情心,及有汉人的优越作怪。“缺乏主动理解别人的愿望,为甚么缺乏善意?还是一民族主义的情绪作怪?”

讲到成长,安然其实是在青年的后期,才发掘出自身的信仰。他说,有如其它新疆的维吾尔人,北京的汉化政策,是不可能一试万灵。“我从小是在汉地成长的,接受完全汉化的教育,可是我真心,内心被汉化掉了吗?我说汉语,但是我的心没有被汉化掉,很多少数民族青年像是维吾尔族人也好﹑藏族人也好,他们都上了大学,说的也是汉语,但是他们的民族情绪依然很激烈,为甚么? 我们要去思考这个问题,汉化不是万灵丹。”

“你越不让他们去信仰,越是适得其反,伊斯兰信仰实际上在全世界处在上升的一个阶段,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很混乱,但是混乱之中有一种活力在其中,在国际社会上伊斯兰教面对的是来自西方的压力,很多年轻人有这样的激情要捍卫这个宗教。”安然说,越来越多的新疆年青人信奉穆斯林,其实是对俗世的不满,也是对当前事局的一种反叛。所以从服饰上戴起盖头,礼拜帽来,留起胡须,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对宗教的忠诚,表达一种愤怒﹐一种抗议,在新疆也同样出现这个问题。

他坦言,父亲是共产党员,没有给他宗教的灌输,“我从小的时候没有受到父母任何有关宗教的教育,我父母告诉我,我们是回族人,不是穆斯林。我是受到这样的教育,我父亲是共产党员,而且有几十年的党龄。他是彻底的布尔什维克,彻底的无神论者。”但安然成长后发现,信仰是一个民族的重要组成部份,而他一直以身为回族人而骄傲。“他们那代,经历过文革的那代,这些人没有受过宗教的教义,又要如何教育我们。把信仰传给我们呢?我的信仰来源完全是二十岁以后接触自己民族的过程当中。偶然发现的激起了这样的信仰,发现信仰是我的民族文化最重要的一个部分。”

他说,当穆斯林去到新疆,是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我到了新疆以后看了那么多的清真寺,我感到像回到家一样。有一段时间我真的想要扎根边疆,对边疆作奉献,在那里找一份工作,做他几个月的时间,但是实在受不了生活中的那种不愉快,民族与民族之间的那种不愉快,最后我实际等于是逃出来了。辞掉工作从那里离开了。如果回族人没有了伊斯兰信仰,他就不能称为是一个民族,大多数的维吾尔青年,他们的父母,很少给他们讲宗教的知识。所以说,也导致了他们对宗教的认识,少得可怜。”

安然自认,是穆斯林中温和的一类,他也深信,历史已经过去,不管新疆过去谁属,现在都是汉人与维人的家,正如美洲是移民的家一样。“建立了印加王国,但是后来西方人去了,西方人也扎根了,这块土地,美洲人也就是大家共同家园,我们就是应该平等的,相互对待。印弟安人也觉得不会要求,将西方人、白种人给赶回去,不可能的。”他说,作为优势民族的,汉人要拿出气量。“我觉得现在新疆也是一样,但是我要为维吾尔人说一句话,你要善待人家,我们要拿出公心,拿出人道的情怀来对待人家。也觉得心态是不是还有点问题,让人感觉是在俯视别人。”

而他,与新疆兵团的第二三代,是可以相处很好的。“我在去新疆的时候,在列车上同车厢的就有一个兵团的人,原来探家返回新疆,一路上就两天的时间,我们一直在交流新疆的事情,包括他的孙子,也和我有称兄道地的感觉。没有任何的隔阂,我说心里话,新疆的事情,包括王震做过的事情,他们也不是特别的认同。”

至于给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不要也罢,“我认为那些都是名存实忘的优惠政策,这样可以消解一物人的怨气,也一些人攻击我的借口,高考的时候有加分的优惠,但我一次都没有用上,因为你有这个实力,不需要这10分20分,你没有这个实力,很多人没有这个实力,他也用不上,学习也比较贫困。学习不好,再给他加20分,他也用上不去。”

他提醒当局,不要打压穆斯林认为神圣的古兰经,及阿拉伯文。“我们所有的穆斯林,都对阿拉伯文有一个感情,认为那是一种神圣的语言,像过去基督教的圣经是用拉丁文写的,拉丁文是一种神圣的语言。”他就为当局烧书,烧古兰经而大声疾呼。“古兰经也是正常的渠道出版,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古兰经遭遇了后现代的暗算,就是提及一个在乌鲁木齐发生的一个事件,说是焚烧非法出版物,其中一个就有古兰经。”

他记得,要不是两年前乌市的清真寺主持出面,会越闹越大。“乌市的一个阿訇就挺身而出,批驳的这种做法,古兰经并不是非法出版物,从古至今,我们中国的穆欺林,都在中国印刷古兰经。”但当局对大陆的宗教,是从不放松。BITE “应该说是私下印刷的古兰经,可能就像圣经一样,不可以私下印刷,成非法出版物。经过这个阿訇在会议上的呐喊一声,这个事情无声无息的平息,本来是招集这些阿訇来,支持销毁这些非法出版物,结果没想到,有一个人出来,给所有人都镇住了。”

“过去不是非法出版物,为甚么到了今天,就成为非法出版物,我写的文章就是痛斥这种现象,那是在两年之前,现在的古兰经都是中、阿二解,有阿拉伯文也有中文。而穆欺林也不想过去的保守。”

安然讲,当局不要伤害一个民族的宗教,民众是会挺身而出。“这样说,我们回族人有些时候也很敢说话,有些时候真正侵犯到我们的核心利益,我们回族人对宗教感情非常深。”而,穆斯林也随著社会的进步,接受非单一阿拉伯文的经文。“他首先要把古兰经的意思翻译出来,要大家明白,否则的话,光读阿拉伯语的音,不知道阿拉伯语的意思,对穆斯林的文化是一种损害。他不知道古兰经的真正意思,他怎做一个真正的穆斯林。所以穆斯林世界,将古兰经翻译成各种语言,也有英语的古兰经,也有中文,有土耳其,肯定也有维文的古兰经。”

而他也深知,一介书生,只有靠笔来保护自已。“我虽然知道矛盾存在,我还是希望能和平相处,你为穆斯林宽容一点,给他们更多的自由,让孩子可以得到宗教的教育,穆斯林要求的并不多。没有能力复仇呀,我们手无寸铁,能拿得动笔,拿不动枪的书生,有甚么资格讲复仇去,是自卫,我在网在说了,如果有人要侵犯我,我一定拼死自卫。”作为一个穆斯林,他不忘上天的庇佑。“托好真主,我想如果他们执意要杀死我!任何人也挡不住的。”

两集的回族作家安然专访,告一个段落,我是何山,下次再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