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高耀洁医生在纽约

被称为“中国民间防艾滋第一人”的高耀洁医生,本月中在纽约出版了她第二本披露中国因“血桨经济”而广泛传播艾滋病的新书。高耀洁医生去年为了要揭露真相而逃往美国。今年中秋节前夕,流亡异乡的高耀洁,心脏曾一度停止跳动数秒。她自觉身体状况渐差,所剩的岁月无多。幸好巳完成大半心愿,最后一本书将于明年出版。(海蓝 报道)
2010-10-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09年8月流亡至美国,目前居住在纽约的高耀洁医生,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她的目标是要把艾滋病真相留存让后人研究,絶不后悔可能客死异乡。

把手上3份揭露中国艾滋病真相的手稿出书的计划,巳完成了三分二,第二本书 《揭开中国爱滋疫情真面目》 已在本月中面世。这本书是3本书中份量最重的一本,全面披露大陆艾滋病疫情,书中纪録了她从1996年起,13年来走访中国十多个省几百个村庄,接触并调查数千名艾滋病患者。她的脚走不动,要自费租车去到每个村庄,每处停留数天,了解艾滋病患者的情况,书中详细写出大陆因卖血及输血引起的艾滋病感染及各方面产生问题。

高耀洁批评,中国很会造假,包括向联合国,他们也说中国是艾滋病低发区,现在它们救助得很好,这完全说假话。十多年来,她用实地考察的方式,去了解农村村民感染艾滋病情况并且救助病人,郤受到中国的打压。高耀洁指,她不是艾滋病人,也不是家属,跟艾滋病扯不上关系,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她没有要政府一分钱,并要自费一百万元完成工作,包括救助艾滋病孤儿,但政府对她的态度,实在不敢想像,也令她痛心。




至于中国当局对她的打压方式,高耀洁则表示,第一个办法是收卖,它给你名誉、地位及钱,如果收卖不了,它便软禁你,再不行时便把你送进监狱。她不能忍受当局在国内外说艾滋病巳受到控制,她坚持说真话,湖北直至今日仍有卖血站,但凭空说话没用,于是她把农村实地考察的材料,全部记録下来,然后找机会发表。

她说:我所做的工作,没有违反任何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但是我所受的惩罚是不敢想像,一直当我异见人士对待,联合国会议不让我去,不让我出来。这次出来,是从广东出来,它们不知道我出来,孩子也不知道我出来,我就是认为它们(政府)有问题,所以才走。

一年多的流亡生活,由于忙于整理三本书稿,高耀洁直言没有想念在中国的儿女,反而会惦记她救助的多名艾滋病孤儿,但身体情况逐渐转坏,更急于发表第三本书,10月便订定合约,明年可以出版。

高耀洁又指,三本书有不同的重点,第一本书《血灾一万封信》是老百姓谈艾滋病的信,第二本是亲自看到的艾滋病群的情况,有病人、有孤儿、有老人,也有环境情况、有死亡情况,并且有十几个死亡个案。而第三本则是从实际案例,怎样发现及预防艾滋病,其中也谈及性病,现在大陆性病很厉害,因为腐败所致,这本书要写给老百姓看,令他们懂得预防。

她又表示,当局为了造假,一方面宣慱艾滋病的原因是吸毒和性所致,另一方面封锁消息,阻碍调查或打压出版真相的书籍,另外,最令人愤怒是有人卖假药给艾滋病人,这些卖药暂包括无业者及政府官员,但当局没有打压,因为官员贪污。在第一、二本书,她都有披露这方面的真相。




她说:大陆现在存在三个问题,第一对艾滋病掩盖,第二是卖血没有完全消失,一直到2010年5月,湖北还在卖血。第三更严重,骗艾滋病病人,甚至去医院卖他的假药,在我的书上你会找到,到处都是,但政府不打这些人,因为有钱,他有钱,便顾不了穷人.贪官污吏我都看烦了,农民都吃不饱。

被问到会否后悔离乡别井,高耀洁表示不感到后悔,反而感到高兴,因为书巳经出版。要是她死了,这些资料消失,没有人知道,她才后悔,现在她的书可以留给研究大陆艾滋病的人参考,她不会后悔。

高耀洁又指,她现在巳经84岁, 留在世上的时间不多,虽然痛苦也不少,行走日渐困难。她在丈夫去世时,巳准备好死后不举行任何仪式,骨灰洒完就算,因为她对这个社会巳不适应。她认为中国太腐败了,现在当官说了算,她对中国有感情,但对这个政府没感情,这种情况下,死亡也是一个解脱。

出生于山东省曹县的高耀洁,50年代毕业于河南大学医学院,河南中医学院退休教授,曾任妇科肿瘤专家,及河南省人大代表。1996年首次接触艾滋病患者,调查发现病源来自河南血桨经济大规模的采血传播,而不是性传播,从此走上艾滋病维权之路。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