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專家坦言工作受限 非洲豬瘟疫情難以遏止

2018-10-1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非洲豬瘟疫情正在全國範圍蔓延,衛生部門於上周五(12日)啟動一級應急預案之後,遼寧省的鞍山、錦州、鐵嶺三市,再次連續出現案例,至今全國非洲豬瘟疫情已達29起,並有進一步失控的跡象。本台記者訪問一位參與防控工作的專家後獲悉,無論是管理能力或是生物技術掌握,中國都無力阻止非洲豬瘟疫情擴散。(黃小山 / 程文 報道)

據農業部最新的疫情發布顯示,過去三日,遼寧省的鞍山、錦州和鐵嶺三市,均發現新的非洲豬瘟疫情,報告疫情總數已達29起。中國官方於8月1日發布首宗非洲豬瘟疫情,至今2個半月。

而早在一個月前,有業內防控人士即告訴本台記者,從當日開始往後的一個多月裡,將是非洲豬瘟防控的關鍵時期,如果不能成功切斷傳染鏈條,後果不堪設想。

令人費解的是,曾在官網首頁發布疫情的農業農村部,近日將疫情訊息撤出了首頁。官方的通告稱,因機構改革方案而對網站內容和功能進行調整。令人質疑是否非洲豬瘟疫情資訊受到管控。

為此,本台記者與一位正參與防控工作的非洲豬瘟專家徐女士取得聯繫,她從病毒的特徵到官方的防控技術,以及管理流程進行了詳細說明,並坦言,情況確實比想像的嚴重。即便是業內人士,也不清楚疫情會發展到何種程度。

在此之前,官方多次發布消息,稱豬肉可以吃。原因是只要經過80度高溫,30分鐘就可以殺死病毒。但徐女士認為,目前還沒有病毒傳染到人的報告,但這並不代表很安全,和禽流感病毒一樣,非洲豬瘟的病毒有變異的可能。

徐女士說:非洲豬瘟這個病毒,不是人畜共患病,但是任何病毒、微生物,它都有變異的可能。禽流感病毒不也是嘛。而且非洲豬瘟病毒是一類病毒,致病性比較強。

此外,中國的疫情防控制度本身就有相關的許可權規定,除了國家流行病學中心,即便是各省級的疫控實驗室也不具備檢測的能力。而任何涉疫情的資訊發布,則更是直接歸農業農村部,其他機構和實驗室都不能對外說話,否則就是洩密。

徐女士說:你不能說我們這個部門說,因為目前的話,國家有規定,我們這樣級別的實驗室,不准許開展病原學檢測。我們只有採樣的職責,然後送到省裡面,省裡如果檢出了疑似病例的話,它只能送到國家流行病學中心,流學中心才能確診。官方發布只能農業農村部,我們也沒有這個權力。國家疫控中心從上到下它這個監測網、或者疫情應急這個網路就已經決定了每一個級別的疫控機構內部的職責。所以沒有這個權力公布或者是說去做。

徐女士還表示,儘管非洲豬瘟已經肆虐了大半個中國,但最能掌握疫情變化的實驗室和疫控人員,卻被當局嚴管。除了按照指令取樣,地方性的實驗室嚴禁對病毒本身和疫情的傳播情況進行更深的研究。

此外,因為實驗室的水準本身有限,政府擔心試驗過程中散毒,也禁止他們進行疫苗有關的研究。她認為,目前想控制疫情很困難。

徐女士說:而且就是因為這個病毒的特殊性,現在不能做疫苗。原因就在於它的種毒毒株很難取得到。取到了,你還得從基因序列上查它的同源性。比如俄羅斯的豬和中國境內發生的是不是就是一個?第二就是製作的工藝不安全,容易散毒。你要知道每一個抗體合格率要達到甚麼程度,對易感動物的豬有沒有保護力?而這些實驗,都沒法去開展。咱們沒有這個權力,國家也不讓我們去監測,不能隨便採樣。至於實驗室裡做甚麼結果,我們這一級實驗室只會告訴我們一個結論。對養殖業造成巨大損失才叫一類動物疫病,而且是外來病,想控的話特別困難。

在談及在非洲豬瘟爆發前的8月,據中國官媒報導,中國已停止從美國進口豬肉,而是從俄羅斯進口24萬噸凍豬肉,其中部分已運抵中國。非洲豬瘟爆發後,該消息迅速被官方遮罩。

而經國家動物衛生流行病學中心對中國境內發現的非洲豬瘟病毒毒株進行DNA測序發現,該毒株和此前俄羅斯西伯利亞非洲豬瘟的毒株DNA序列一致。

徐女士稱自己也不清楚疫情的來源,但她表示,俄羅斯本身是疫區,將疫區的凍豬肉向外銷售,本身就是不道德的行為。此外,因經濟水準相對落後,捨不得殺病豬導致疫情加劇也是原因之一。

徐女士說:如果你是凍肉的話,病毒也能存活1千天。病毒只要是在存活期、它流傳的話是會導致這個豬瘟疫病的流行。俄羅斯他們有把這個豬殺了之後又把豬肉製品向外銷售,那是不道德的行為。國際通行的慣例就是撲殺,為甚麼說中國有些疫病難以控制,是因為現行的生存條件造成的,你殺不起,所以才開始實行免疫嘛。應該這麼講,一個疫病流行起來有它的社會因素,也有它的生物學因素。

中國紅十字總會原高管任瑞紅就表示,該一線防控專家只是透露了目前中國疫情防控在技術層面的真實狀態,並且她對其背後的政治問題還根本未敢提及。即便如此,疫病防控水準低下可能帶來的後果,依然讓人擔憂。

任瑞紅說:污染是其中一個因素,但不是最主要的因素。最主要的因素是整個中國自主研發的疫苗的能力非常的低,不管是人的、動物的。因為疫苗的研發中間會出現污染,這個是全世界都面臨的問題,那你就是污染的控制能力不行啊,你整個實驗室的水準低下。你說中國的這種生物製藥所有的實驗室水準在全世界幾乎都很低。就包括菌株提取這個工藝,它也是相當落後。因為他們投入不夠嘛,它寧可去買呀。科研人員的能力不足,再加上也沒這個動力,他為甚麼要做?

此外,任瑞紅還認為,除了技術層面落後,還有民眾在生存壓力下,可能瞞報疫情,這都會加劇疫情傳播。此外,她認為非洲豬瘟即便是全面失控,對高級官員本身並不會有甚麼影響。比如,當年SARS事件情況如此危急,中國官方依靠中國紅十字會進口的唯一對非典有效的藥物,卻只是為高官備用,連大量一線冒著生命危險抗擊非典的醫護人員都不給使用。最後造成大量醫護人員出現嚴重後遺症。

她認為,還包括最近的要民眾「吃草也要打貿易戰」的說法,顯示中共高官們對民生並不在意。

但2個多月來,農業農村部依然沒有就此事接受本台記者採訪。但其官方檔顯示,官方正在以每撲殺一頭豬給養豬戶1200元的補償。但據當地養豬戶稱,即便如此,養豬戶依然損失慘重。

此外,全國70%的區域已禁止豬肉外運,而基於對損失的擔憂,養殖戶正在加速生豬出欄速度,全國生豬存欄量持續下降至4億頭以下。

中國是生豬第一養殖大國,佔全球生豬存欄數一半以上。今年8月1日,中國官方宣布在瀋陽發生全國第一例非洲豬瘟疫情。此後,河南、江蘇、浙江等地也很快出現疫情,迄今中國大多數地方都已發現非洲豬瘟疫情。上月7日,聯合國糧農組織也發布警告,稱中國的非洲豬瘟疫情只是冰山一角,並註定將擴散至亞洲其他國家。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