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专家坦言工作受限 非洲猪瘟疫情难以遏止

2018-10-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非洲猪瘟疫情正在全国范围蔓延,卫生部门于上周五(12日)启动一级应急预案之后,辽宁省的鞍山、锦州、铁岭三市,再次连续出现案例,至今全国非洲猪瘟疫情已达29起,并有进一步失控的迹象。本台记者访问一位参与防控工作的专家后获悉,无论是管理能力或是生物技术掌握,中国都无力阻止非洲猪瘟疫情扩散。(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据农业部最新的疫情发布显示,过去三日,辽宁省的鞍山、锦州和铁岭三市,均发现新的非洲猪瘟疫情,报告疫情总数已达29起。中国官方于8月1日发布首宗非洲猪瘟疫情,至今2个半月。

而早在一个月前,有业内防控人士即告诉本台记者,从当日开始往后的一个多月里,将是非洲猪瘟防控的关键时期,如果不能成功切断传染链条,后果不堪设想。

令人费解的是,曾在官网首页发布疫情的农业农村部,近日将疫情讯息撤出了首页。官方的通告称,因机构改革方案而对网站内容和功能进行调整。令人质疑是否非洲猪瘟疫情资讯受到管控。

为此,本台记者与一位正参与防控工作的非洲猪瘟专家徐女士取得联系,她从病毒的特征到官方的防控技术,以及管理流程进行了详细说明,并坦言,情况确实比想像的严重。即便是业内人士,也不清楚疫情会发展到何种程度。

在此之前,官方多次发布消息,称猪肉可以吃。原因是只要经过80度高温,30分钟就可以杀死病毒。但徐女士认为,目前还没有病毒传染到人的报告,但这并不代表很安全,和禽流感病毒一样,非洲猪瘟的病毒有变异的可能。

徐女士说:非洲猪瘟这个病毒,不是人畜共患病,但是任何病毒、微生物,它都有变异的可能。禽流感病毒不也是嘛。而且非洲猪瘟病毒是一类病毒,致病性比较强。

此外,中国的疫情防控制度本身就有相关的许可权规定,除了国家流行病学中心,即便是各省级的疫控实验室也不具备检测的能力。而任何涉疫情的资讯发布,则更是直接归农业农村部,其他机构和实验室都不能对外说话,否则就是泄密。

徐女士说:你不能说我们这个部门说,因为目前的话,国家有规定,我们这样级别的实验室,不准许开展病原学检测。我们只有采样的职责,然后送到省里面,省里如果检出了疑似病例的话,它只能送到国家流行病学中心,流学中心才能确诊。官方发布只能农业农村部,我们也没有这个权力。国家疫控中心从上到下它这个监测网、或者疫情应急这个网路就已经决定了每一个级别的疫控机构内部的职责。所以没有这个权力公布或者是说去做。

徐女士还表示,尽管非洲猪瘟已经肆虐了大半个中国,但最能掌握疫情变化的实验室和疫控人员,却被当局严管。除了按照指令取样,地方性的实验室严禁对病毒本身和疫情的传播情况进行更深的研究。

此外,因为实验室的水准本身有限,政府担心试验过程中散毒,也禁止他们进行疫苗有关的研究。她认为,目前想控制疫情很困难。

徐女士说:而且就是因为这个病毒的特殊性,现在不能做疫苗。原因就在于它的种毒毒株很难取得到。取到了,你还得从基因序列上查它的同源性。比如俄罗斯的猪和中国境内发生的是不是就是一个?第二就是制作的工艺不安全,容易散毒。你要知道每一个抗体合格率要达到甚么程度,对易感动物的猪有没有保护力?而这些实验,都没法去开展。咱们没有这个权力,国家也不让我们去监测,不能随便采样。至于实验室里做甚么结果,我们这一级实验室只会告诉我们一个结论。对养殖业造成巨大损失才叫一类动物疫病,而且是外来病,想控的话特别困难。

在谈及在非洲猪瘟爆发前的8月,据中国官媒报导,中国已停止从美国进口猪肉,而是从俄罗斯进口24万吨冻猪肉,其中部分已运抵中国。非洲猪瘟爆发后,该消息迅速被官方遮罩。

而经国家动物卫生流行病学中心对中国境内发现的非洲猪瘟病毒毒株进行DNA测序发现,该毒株和此前俄罗斯西伯利亚非洲猪瘟的毒株DNA序列一致。

徐女士称自己也不清楚疫情的来源,但她表示,俄罗斯本身是疫区,将疫区的冻猪肉向外销售,本身就是不道德的行为。此外,因经济水准相对落后,舍不得杀病猪导致疫情加剧也是原因之一。

徐女士说:如果你是冻肉的话,病毒也能存活1千天。病毒只要是在存活期、它流传的话是会导致这个猪瘟疫病的流行。俄罗斯他们有把这个猪杀了之后又把猪肉制品向外销售,那是不道德的行为。国际通行的惯例就是扑杀,为甚么说中国有些疫病难以控制,是因为现行的生存条件造成的,你杀不起,所以才开始实行免疫嘛。应该这么讲,一个疫病流行起来有它的社会因素,也有它的生物学因素。

中国红十字总会原高管任瑞红就表示,该一线防控专家只是透露了目前中国疫情防控在技术层面的真实状态,并且她对其背后的政治问题还根本未敢提及。即便如此,疫病防控水准低下可能带来的后果,依然让人担忧。

任瑞红说:污染是其中一个因素,但不是最主要的因素。最主要的因素是整个中国自主研发的疫苗的能力非常的低,不管是人的、动物的。因为疫苗的研发中间会出现污染,这个是全世界都面临的问题,那你就是污染的控制能力不行啊,你整个实验室的水准低下。你说中国的这种生物制药所有的实验室水准在全世界几乎都很低。就包括菌株提取这个工艺,它也是相当落后。因为他们投入不够嘛,它宁可去买呀。科研人员的能力不足,再加上也没这个动力,他为甚么要做?

此外,任瑞红还认为,除了技术层面落后,还有民众在生存压力下,可能瞒报疫情,这都会加剧疫情传播。此外,她认为非洲猪瘟即便是全面失控,对高级官员本身并不会有甚么影响。比如,当年SARS事件情况如此危急,中国官方依靠中国红十字会进口的唯一对非典有效的药物,却只是为高官备用,连大量一线冒著生命危险抗击非典的医护人员都不给使用。最后造成大量医护人员出现严重后遗症。

她认为,还包括最近的要民众「吃草也要打贸易战」的说法,显示中共高官们对民生并不在意。

但2个多月来,农业农村部依然没有就此事接受本台记者采访。但其官方档显示,官方正在以每扑杀一头猪给养猪户1200元的补偿。但据当地养猪户称,即便如此,养猪户依然损失惨重。

此外,全国70%的区域已禁止猪肉外运,而基于对损失的担忧,养殖户正在加速生猪出栏速度,全国生猪存栏量持续下降至4亿头以下。

中国是生猪第一养殖大国,占全球生猪存栏数一半以上。今年8月1日,中国官方宣布在渖阳发生全国第一例非洲猪瘟疫情。此后,河南、江苏、浙江等地也很快出现疫情,迄今中国大多数地方都已发现非洲猪瘟疫情。上月7日,联合国粮农组织也发布警告,称中国的非洲猪瘟疫情只是冰山一角,并注定将扩散至亚洲其他国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