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之患(一):寒蟬 惡法臨城出版寒冬

2020-06-2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港版國安法」被指為香港人帶來「以言入罪」的恐懼,衝擊言論和出版自由。(張展豪 攝)
「港版國安法」被指為香港人帶來「以言入罪」的恐懼,衝擊言論和出版自由。(張展豪 攝)

國安之患(一):寒蟬 惡法臨城出版寒冬

備受爭議的「港版國安法」,被指為香港人帶來「以言入罪」的恐懼,衝擊著言論和出版自由。一眾書商及出版業界首當其衝,擔心因出版或販賣政治敏感書籍,恐成為下一位「銅鑼灣書店」店長,形成「寒蟬效應」。出版業界老行尊彭志銘接受本台專訪時指,有書商已決定於七月中舉行的香港書展,收起與反修例運動和「六四」有關的書籍,以免惹來針對,他形容「文化大革命」已在香港出現。(李智智、覃曉言 報道)

「港版國安法」預料會於日內「被表決」通過,並被納入《基本法》附件三,正式在香港實施。「大限」將至,不少港人感到焦慮、恐慌。有人認為「港版國安法」破壞香港司法獨立,衝擊港人的言論、新聞、出版自由權利。不久前,香港記協進行一項業內調查,結果有98%新聞人反對「港版國安法」。

除了新聞業界,一股白色恐怖的氛圍也正在出版界瀰漫。

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形容「文化大革命」已在香港出現。(鄧穎韜 攝)
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形容「文化大革命」已在香港出現。(鄧穎韜 攝)

次文化堂是香港一家知名的小出版社,以出版政治書籍、次文化、普及文化、粵語本字研究書籍為人熟知。社長彭志銘經營出版社逾30年,經歷了香港出版業的興衰,他說,香港出版業本來就已是夕陽行業,現時沉重的政治打壓,更為業界敲響喪鐘。

彭志銘說:以前還有香港這個窗口,可以批評一下中國的一些問題,甚至夠膽量的會批評習近平、習近平的政策,我反對你的政策也可以,現在即將會如何呢?書業並非只有出版社,書業還包括印刷廠、發行公司、書店,一間印刷廠所賺的,印一本書只給他數萬元,但人家投資了一千幾百萬的,你會否印他這本書呢,會否搏一搏呢?獨立書店會否夠膽再賣呢?如果他們被人滋擾,又怎樣好呢?若被人遊說兩句,又怎樣呢?「白色恐怖」已出現了,白色恐怖都在大家心中,他寧願賣少你一本,才能睡得心安,是否已到了這地步呢?

彭志銘同時也身兼「2020香港書展關注組」發言人。今年香港書展在7月中舉行,隨著「國安法」立法,在「以言入罪」的陰霾下,出版界率先面對考驗。彭志銘透露,有不少參展行家擔心展出與反修例運動和「六四事件」有關的書籍可能會遭到報復,有人選擇退展,也有人乖乖收起敏感書籍。

彭志銘說:現在書展,已經有些書店,他們平日賣劉曉波的書籍,或評論中國的書,是否夠膽量再拿出來賣呢?或者將來還賣不賣呢?還能否再出版呢?還有否新作品出現呢?文化大革命現在已來臨了,例如現在有舉報風氣,甚至有一班人說會組織一團人巡書展,看看有誰人出版甚麼書,再投訴人家。

彭志銘憂慮,「國安法」的存在令業界如芒在背,香港出版業將由百花齊放倒退變成「文盲」,屆時,全香港人都深受其害。

彭志銘:出版自由死,不是出版死。她會繼續出一些歌頌習近平(書籍),現在也有歌頌習近平父親(書籍),我們說的「出版已死」,是說「出版自由已死」。全部被她(中共)控制,全部要聽話,出版她要出的書,這才是死。沒有自己的獨立空間,沒有了出版自由的空間,這才是死。

就「國安法」立法,中央和特區政府一直強調,有關法例只是懲治極少數主張「港獨」和「黑暴」人士。另一方面,香港並沒有官方指明的「禁書名單」,以往也沒有針對出版業的明顯打壓,對出版物的管制主要根據「淫褻及不雅物品」條例。但2015年發生的「銅鑼灣書店事件」成為轉捩點,當時該書店的經營者李波、桂民海和店長林榮基等五人,因出版被中國政府視為禁書的政治書籍,先後「被失蹤」,引起業界風聲鶴唳。而隨著「國安法」的實施,一眾販賣政治類書刊的書店,生存環境料將變得更為嚴峻。

李達寧表示,香港為僅餘給予大陸自由訊息的窗口,在「港版國安法」實施後將被徹底破壞。(李智智 攝)
李達寧表示,香港為僅餘給予大陸自由訊息的窗口,在「港版國安法」實施後將被徹底破壞。(李智智 攝)

「序言書室」是香港一家主要售賣民主政治運動書籍的獨立書店,負責人李達寧表示,早有「銅鑼灣書店」事件的先例,加上台灣學者李明哲亦因涉及政治敏感書籍和言論而在大陸被捕入獄,「序言書室」的模式恐難免觸動中共神經,跌入國家安全的法網。

李達寧:很多人都指出過「極少數」是很不明確的詞語,只要有一宗(案件),他們(國安)就可以走下來(拉人),書的重要性不在於它塞了東西給你,而是引發、刺激你的思考,這本身就是對極權最危險的事。從中共過往的往績而言,他們對於大陸的自由、出版自由和賣書,都有很大的控制。已經有人試過因為這種活動而觸犯所謂國家安全的法例,有一位比較著名是(台灣人)李明哲,他也是討論民主自由、人權的事,然後加上賣書,途經珠海時就監禁和判刑五年,罪名都是顛覆國家政權,香港亦發生過銅鑼灣書店事件,所以他們(政府當局)可能會做的是指我們賣某些書,就等於犯了四大罪,如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洩漏國家機密等這類的罪行。

李達寧表示,香港整個出版業界,由出版、物流和零售,幾乎已被中聯辦掌控的「三中商」(三聯書店、中華書局、商務印書館)壟斷,導致整個公民社會的言論空間受到擠壓。而目前香港僅餘約50間獨立書店,抗爭的力量非常微弱。他悲觀地估計,「國安法」出台後,獨立書店難以獨善其身。

李達寧說:當他們說某些書,不會幫你去出版,不替你運送、零售販賣時,整個公民社會的言論空間將會收窄和受到影響。我亦在這幾年聽到有出版業界的朋友跟我說,三中商在2016年後,拒絕了一些書的販賣,對他們生意影響造成少了七成。坦白說是很無力,我們只能在不犯法的情況下,繼續堅守言論自由的空間。因為我們是開門做生意,如果他們說你是犯法,接着如同對付「銅鑼灣書店」一樣,對付我們,拉人封舖,基本上我們沒法去抵擋。如果他們真的宣布,某一些書是禁書,我們很大機會,真的要將一些書下架。

李達寧以「書的意義」提醒香港人,言論和思想的自由是民主重要基石,必須珍而重之。

《序言書室》負責人李達寧認為,作為經常售賣民主政治運動的獨立書店,恐難免跌入國家安全的法網。(李智智 攝)
《序言書室》負責人李達寧認為,作為經常售賣民主政治運動的獨立書店,恐難免跌入國家安全的法網。(李智智 攝)

林榮基是「銅鑼灣書店事件」的其中一名主角,在經歷了被跨境、被失踪的連串遭遇後,去年,得悉港府意欲強推「逃犯條例」,林榮基決定隻身流亡到台灣。現時,眼看香港局勢急劇惡化,林榮基亦慨歎「沒有想過」,他說,港人不能再奢望維持原有的自由生活,中共是執意收回香港,他最擔心香港年輕人的未來,勸勉他們不值得因抗爭而送命,建議到台灣或其他地方繼續爭取「光復香港」。

林榮基說:這條港版國安法裡面的所有條文都是無限大的,如果我們想保有我們在香港的言論自由,根據我們以前習慣、生活方式是沒有可能,不然你乖乖聽話,便可以生存,按照我們以前發表我們的思想、言論自由,我看這個機會是很微,除非你是不怕入獄。

流亡到台灣的香港「銅鑼灣書店」前店長林榮基,慨歎港人難再奢望維持原有的自由生活。(鍾廣政 攝 / 2020年6月20日)
流亡到台灣的香港「銅鑼灣書店」前店長林榮基,慨歎港人難再奢望維持原有的自由生活。(鍾廣政 攝 / 2020年6月20日)

「銅鑼灣書店事件」爆發翌年,香港貿發局副總裁周啟良在書展前發出「安民告示」,強調任何議題的書籍都可以在書展展出。

當時,周啟良說:香港是一個自由開放的社會,我們很希望亦去推廣我們的書展,是一個自由開放、包容性很高的書展,所以無論甚麼政治議題的書籍,我們都是容許展出的。

不過,今年書展,周啟良的態度卻明顯不同,日前他在記者會上被問到「港版國安法」通過後,是否不能展出政治書籍,他未有正面回應,但提醒書商要「自律」。

周啟良說:我在此提醒所有參展商,我們的展出,一定要在香港的法律框架底下進行,所以大家都要留意一下,大家展出的書籍,會否有違法的書籍,這些都是大家要留意的情況。

周啟良的言論難免令業界更加感到顧慮甚至恐懼。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