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道危机系列之二:打压人权前所未见 香港新疆化不是杞人忧天

2019-12-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香港工作逾10年的印尼女佣兼业馀作家Yuli Riswati疑因发表香港反修例运动报道后,被香港入境处遣返印尼。(视像电话截图)
在香港工作逾10年的印尼女佣兼业馀作家Yuli Riswati疑因发表香港反修例运动报道后,被香港入境处遣返印尼。(视像电话截图)

香港人道危机系列之二:打压人权前所未见 香港新疆化不是杞人忧天

香港正经历前所未见的大规模反修例风暴,亦面对著严重的人道危机挑战,过去半年以来的警暴与滥权、滥捕问题,至今仍然毫无解决,打压层面更引伸至言论自由,近月屡有曾表态支持反修例运动的外国学者或记者被拒入境来港,更有印尼女佣因发表反修例运动的报道后,遭入境处拘押28日后遣返原居地,引起国际关注香港的人权状况,这名印佣向本台作出控诉,到底香港是否连一把声音也容不下?(覃晓言/李智智/刘少风 报道)

香港被誉为国际大都会,是世界眼中具自由和法治的先进城市,然而在过去200日的反修例风暴中,连串警暴和滥捕事件,将政权的欺压本质原形毕露,严重摧毁其文明形象。不但港人深受其害,就连一名印佣也因为反修例运动发声遭到打压。。

在香港工作逾10年的印尼女佣兼业馀作家Yuli Riswati,过去积极在Facebook及自创的网媒平台「Migran Pos」撰写文章,向同乡解释香港的反修例运动,更冒险在枪林弹雨示威中采访报道。她亦曾向印尼媒体投稿,公开表态支持香港抗争者。

今年9月底,入境处以她忘记工作签证续期为由,登门到Yuli的雇主住所将其拘捕。11月4日,Yuli在沙田裁判法院被控方以「不提证供起诉」,撤销对她「逾期居留」的控罪,但当局仍指她在港无亲属、无居所,同日起将她拘留在青山湾入境事务中心长达28日,至12月上旬被安排遣返原居地。

一群署名为「Yuli朋友组成的支援组」发表声明指出,入境处有关行动是政治打压,又指Yuli的雇主自其被捕后,一直多次以书面向入境处说明要继续聘用她,并要求为她的签证申请续期,同时愿意在她获批签证之前,为Yuli提供在港的食宿,但入境处未有理会,继续将Yuli拘留,事件引起本地社会及国际广泛关注。

本台透过视像电话越洋联络Yuli,一脸憔悴的她形容自己经历了一场噩梦,现时胃部不适和经常失眠。她表示,过去曾有朋友忘记签证,亦无被即时扣押。她又一再强调,自己是一名普通人,她对反修例运动的报道只为让同乡了解香港情况,以及提供更多资讯,保护自身安全,却想不到身处香港,竟遭受言论自由的打压。

Yuli说:可能与我写的(反修例运动)报道有关,因为不是只有我一个有这样情况(签证逾期未续),很多外佣在香港都有试过,这是很正常。但他们不是写文章或报道,只有我这样(被拘留)。在被拘留期间,看到有很多不公平的事,我又不是坏人,我不是犯刑事案件,但为甚么好像我有很大问题,我好像杀死人般,我有搞事或其他,所以我觉得很不公平。我并非重要人物,很普通的人,非香港人,是佣工,但搞到政府很敏感。我觉得香港人比我更危险吧,其实我只是做了很小的事,我有看新闻,有人失踪,或无故自杀,无故跳楼,我自己都很害怕,我意思是我已经算幸运,他们没有这样对待我。

信奉伊斯兰教的Yuli忆述被拘押期间遭受种种不人道对待的画面,不禁落泪。她称,不但被安排男医生检查,更要脱衣搜身。

Yuli说:他们搜身时,我很怀疑,因为他们叫我脱下衣服,一件都不可以穿。第二天,职员跟我说,我要看医生,要检查我的身体有没有纹身。你们有问我们伊斯兰人吃不吃猪肉,但为甚么不问我可不可以让男人看?让男人摸?我觉得很惨,因为自己家人都不会让他们看我没有穿衣服。

作为一名外佣,竟在香港经历如此遭遇,Yuli虽然深表难过,但坚持无悔所为,仍会无惧打压继续为香港人和自己发声,皆因早已视香港为第二个家。

Yuli说:我是报道事实,因为觉得在香港做家佣,生活及工作都在香港,应该知道香港发生甚么事,可以如何保护自己,所以我站出来写报道,告诉我朋友、在香港的印尼人或他们在印尼的家人。其实我知道自己在做甚么,所以我不会后悔,如果真的因为这件事令我这样,都很值得,因为香港是我第二个家,我在香港学很多事。我觉得市民不应怕政府,政府才应该怕人民,他们想我害怕,之后不敢来香港,之后不会写香港,但我不会,虽然搞到我很心痛,没有了工作,但我不怕。

遭遇可怕经历后,Yuli对香港人权情况有新的观感,她认为香港的人权问题与印尼一样严重。

Yuli说:我觉得以前香港比印尼好,但现在(人权状况已)一样(变差)。他们(香港警察)用自己的身分(警察权力)令年轻人和普通人好像不是人一样,很害怕。他们(印尼警察)都会胡乱抓人,其实没有法律,或者令他们(示威者)失踪都可以,或者会出手杀人,无故有人会死。以前香港(警察)很好,现在变成这样子,一样差,很心痛。

Yuli的自身经历令她对香港的人权状况感到失望,而来港25年的英国籍人权律师韦智达(Michael Vidler),亦忧虑香港的人权状况岌岌可危。

来港25年的英国籍人权律师韦智达(Michael Vidler)表示,以往从未见过香港的警暴问题这么严重。(李智智摄)
来港25年的英国籍人权律师韦智达(Michael Vidler)表示,以往从未见过香港的警暴问题这么严重。(李智智摄)


韦智达多年来专注刑事诉讼,曾处理黄之锋、曾健超及朱凯廸等多位社运人士案件。在今次反修例运动中,他为多宗人权个案任代表律师,包括右眼中弹的印尼女记者维比(Veby Mega Indah),他要求警方披露开枪警员的身分,以提出私人诉讼,但案件至今未有进展。

韦智达指责香港警方一直在拖延,更试图将责任推向受害者。他认为香港作为一个国际金融城市,警方在处理警暴问题时与国际明显脱节。他举例,数月前,美国德州有警员对黑人作出种族歧视行为,当地警察总长立即予以停职,检讨有关警员的做法;相反香港至今仍未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检讨警方执法问题,而监警会亦是「无牙老虎」,缺乏独立调查能力,情况堪忧。

韦智达说:香港绝大多数的刑事律师,都知道监警会是无牙老虎,他们没有调查能力、倚赖警方,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多年来,全世界都在处理警暴问题,他们的投诉机构、调查组织,对警察来说都有阻吓力。

在过去6个月,韦智达处理不少涉及「反送中」示威的案件,他称从未见过香港出现这种情况,作为检察官和辩护律师,对于香港警队高层,怀疑包庇前线警员的行为,他感到震惊。

韦智达说:我正处理一名少女的案件,她非常勇敢去投诉警察,她被一班警员强奸成孕;警员在这件事的行为,任何拥有正常思想的香港人,都应该深切忧虑,例如警员试图拿出搜查令,获得这位受害者的医疗报告,对我来说这是前所未有。

美国于11月底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令国际社会高度关注香港的人权状况,有不少人担心,香港会成为下一个新疆,受到中共的打压。韦智达表示,过去五年,中国有不少维权人士及律师被捕、「被消失」等,联合国亦有报告说明新疆的人权状况,他认为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韦智达说:这是整场(反送中)运动的主因之一,因为香港政府自愿地决定移除香港与大陆之间的「法律防火墙」(legal firewall)。

美国访港游客阿当(Adam Roberts)表示,对香港警察的暴力行为感到惊讶。(李智智摄)
美国访港游客阿当(Adam Roberts)表示,对香港警察的暴力行为感到惊讶。(李智智摄)


香港反修例风波一度成为全球焦点,有民间组织12月中在尖沙嘴举办「警暴展览」,以相片及文字等形式,向外国游客展示香港警察滥用暴力的情况,吸引不少游客参观。其中一名参加者阿当(Adam Roberts)来自美国,他接受本台访问的时候表示,对香港警察的暴力行为感到惊讶。

阿当说:我有朋友住在香港,我对香港的未来很好奇,我觉得香港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测试,中国如何领导以及与其他国家互动,并展示它的价值观。对于香港警暴的报道,我感到惊讶,他们令我想起过去几年,在美国见到的一些警暴,这些都似乎触动了人心;人们都向往自由、希望过著丰盛安稳的生活,并且能够决定自身的未来。
出生于香港、现居英国的杨格(Young Sum)认为,香港人面对警暴仍然坚持抗争,为此感到自豪。(李智智摄)
出生于香港、现居英国的杨格(Young Sum)认为,香港人面对警暴仍然坚持抗争,为此感到自豪。(李智智摄)

另一名参加者杨格(Young Sum)出生于香港、现居英国,他没有亲身经历香港过去半年的情况,但从网上片段看到警方的暴力,觉得很可怕。他指香港人面对警暴仍然坚持抗争,为此感到自豪,希望他们能够对抗中国政府。

杨格说:在过去几年,中国政府一直在香港的人权问题上得寸进尺。在2047年之前,他们有义务尊重港人的权利,但他们并没有做到,所以我认为港人的示威是合理。

杨格希望香港人能够继续坚持下去,长远地唤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