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水货客烦扰港人10多年 岁晚变本加厉天水围也被沦陷

2019-01-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大陆水货客烦扰港人10多年 岁晚变本加厉天水围也被沦陷

不到两星期便是春节,各类商品的需求大幅度增加。近年来成为大陆水货客主要采购市场的香港,自然又见人潮澎湃。水货客重灾区亦由新界北的上水区,蔓延至西面的天水围,区内居民民怨声四起。警方即使进行打击行动,惟现时水货集团转为流动性极高的营运模式,执法困难被指沦为「无牙老虎」。(李弘音 报道)

水货客问题困扰香港市民至少也有十年,临近岁晚就更为严重,大批内地水货客蜂拥而至,手持代购清单办年货。惟近月水货客更由重灾区上水,向西蔓延至天水围区,随引起区内居民极度关注。上周六(19日)发起「驱逐天水围水货客行动」的天水围街工社区干事何惠彬指出,天水围水货客问题是由上年12月开始,每周七天都能见到水货客的踪影。他又提到,高峰期有近3、40人聚集于天耀商场外,甚至天水围西铁站、屋苑范围等地方,造成道路阻塞,严重影响居民的生活。

何惠彬说:由12月开始,其实水货客问题一直滋扰街坊。不单是星期五、六、日,一至四亦有水货客,他们人数约有3、40人在我身后的空地聚集,另外走出一点到轻铁站又有约3、40人聚集,甚至最近蔓延至新居屋屏欣苑,及西铁站天桥,其实对街坊的滋扰很大,因为这些全是主要通道,更有水货客进入屏欣苑的大堂。我们亦收到很多街坊投诉,指小朋友放学时有很多水货客,他们抽烟及用行李箱弄伤他们。

他又指,留意到水货客以天水围做「中途站」,水货客并没有在区内消费,他们于运有大批奶粉、化妆品及药品的小型货车取货后,便乘坐巴士返回内地口岸,他质疑当中涉及「黑工」等入境问题,并指现时走水货的规模有所改变,更为多元化。

记者多日来在天水围区视察,发现区内新建的屏欣苑一带亦是水货客主要的「聚脚点」之一。特别于周六及周日下午更是水货客出没的高峰期。根据现场所见,水货客基本上以10多人为一组,分批前往小型货车集合点。比以往独自购买货品再回去关口,现在的模式更有条理、更具规模。

本台记者上周日(13日)所见,下午最少有6架小型货车同时停泊于屏欣苑旁、桥昌路及桥发街一带,并由俗称「蛇头」的负责人从小型货车后尾箱取货,再分发给负责带货的水货客,以蚂蚁搬家式带回大陆。而货物当中包括奶粉、化妆品、药物及水果等。他们分货时会拆卸包装袋,并把大大小小的包装袋弃置在路上,垃圾随处可见。

另外,在一架小型货车有2名内地人「把风」,当有警车驶过时,他们马上向分货的「蛇头」通风报讯。警方上周四(17日)于天水围进行过一次拘捕行动后,记者发现他们其后迁至更隐蔽的地方,于晚上下班时段,进入屏欣苑附近的汽车维修中心空地散货,该处成为新的落货点,可见这种集团式水货经营手法,流动性较以往为高。

及后水货客便前往只有一路之隔的天水围西铁站,乘坐接驳巴士回深圳湾口岸。高峰时期,巴士站更有50多人连同行李箱,拥挤在狭窄的通道等候接驳巴士,为居民做成困扰。

大型货车司机林先生向本台指出,每天都有水货客在他泊车的位置散货,非常危险。他指每次都要驱赶他们才离开,极为猖狂。此外他认为除了卫生问题,最重要是带来治安问题。

林先生说:他们阻碍(泊车位置),他们不理会你的。你不是把车驶至他们那儿,用响号驱赶他们他们也不会走。有问题的,(他们)很麻烦。这里附近四围都是,我回来后便看见他们突然从黑暗中走出来,被他吓死。太多陌生人不知道在做些甚么,不是商场人流旺那种,而是在街上有一群人聚集不知道在做甚么。

林先生续指,水货客问题难以解决,即使警方巡查完毕,他们躲过后又会继续分货,死灰复燃。

而汽车维修中心职员杨先生就指水货客在场内分货,制造大量垃圾。

杨先生说:(水货客)好像打仗似的,你分货不要紧,不要弄到四处都是。你看看这里,全部都是他们弄的(垃圾)。

居住于屏欣苑的李先生称,除了区内卫生问题,他看到区内多了一群群陌生人,行为鬼祟,感到非常不安。

李先生说:一群人站在一旁等,突然有人挥手,他们便一群人涌至阴暗地方,接著便在货车上拿物品,整班人鬼鬼祟祟。然后警察经过时,他们又马上躲起来,非常古怪,我经过都感到不安。平常他们在那儿吃东西又四处抛弃,把地方弄到乌烟瘴气,我跟家人说也不要经过那儿,宁愿绕其他路。

另一位居住于屏欣苑的郑婆婆就表示非常担心治安问题,表示日后也不太敢外出。

郑婆婆说:不知道是甚么人,如果是坏人,又担心会否有意外。所以没有甚么事我也不会下来。

天水围居民徐小姐就指,水货客问题令她难以购买日用品。

徐小姐说:明明是我们香港人要买的,变成经常没有货。

关注水货客问题多年的北区水货客关注组召集人梁金成指出,水货客现时以货车模式营运,主要是因为流动性高,能在多区游走。他指现时关口多,天水围区又有接驳巴士前往深圳湾口岸,非常方便,相信这是水货客迁移至天水围的原因之一。

梁金成说:我想最主要原因是他们(水货客)能到不同地区,假设上水,可能被媒体报导多,担心成为政府追击的对象,就像警方连同入境处会有一些行动打击。这样的话,他们用小型货车,流动性较强。不像以前在货仓拉货出来,若在货仓拉货,则难以逃走,因为一定在货仓附近。

天水围民生关注平台召集人巫启航称,水货客难以有效驱赶,而且水货客只会以地方转移的方式躲避,一次性的拘捕只能起少量阻吓作用。他又怀疑现时水货客以集团形式经营,分货后便到口岸交货,怀疑是黑工形式,他称当局不积极跟进,根本难以解决问题。

巫启航说:我们观察是整个集团式经营,如果不是清除整个运作,其实整个现象只会由屏欣苑,转移到其他地区,例如邻近的洪水桥区。整个问题只是地方转移,实际上是没有改变。据我们所知,每个带货到关口的人士,其实有金额赚取,100元不等。

水货客问题涉及多个部门的职权范围。现时,警方、入境处等部门一改只能以涉嫌「违反逗留条件」为由,对水货客采取行动。警方早前亦表示,在深圳湾口岸采取一连串的打击活动后,留意到水货客改变运作模式,转移到香港区内一些空旷地点聚集及分货,然后再乘搭交通工具往深圳湾口岸过关。天水围警区上周四(17日)就进行代号「急流」行动,打击水货活动,于天水围天湖路的公园以涉嫌「违反逗留条件」,拘捕9名持双程证者,并检获总值约16万元货物。

另据入境处最新数字显示,直至去年8月,入境处采取了多次「风沙行动」,并拘捕了3434名涉嫌从事水货活动的内地人。其中237名内地人被控违反逗留条件,其馀3197人已被遣返内地。另外,入境处又以怀疑从事水货活动为由,拒绝可疑人入境。

海关就回应指,过去3年(即2016至2018年),就打击水货客方面,与深圳海关互相通报案件数字共29109宗,检获总值约2亿2千7百万元的物品。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