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伊力哈木越受压越为族人发声


2013.03.20
tohti-airport600.jpg 2013年2月2日,伊力哈木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准备前往美国访学,但遭到拘押被拒绝出境。(相片由伊力哈木提供)

 

最近被拒出境到美国和香港进行学术交流的北京中央民族大学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日前接受本台专访, 透露过去几年在工作、经济、生活和身体等方面受到破坏的经历,家族过去多年努力赚得的数千万亦化为乌有。不过,他说他从来没有后悔为族人发声,越受打压反而越来越坚强。(潘加晴报道)


上月初,伊力哈木欲前往美国访学,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遭到拘押12个小时,期间没吃饭饮水,并被国保粗暴推撞,加上担心女儿独自一人到美国,因此被送返回家后, 一直身体不适,心脏疼痛。经医生诊断,怀疑是心脏疾病,需要住院做显影检查,但国保一直拒绝开证明,至今都到未能到学校的合同医院做彻底检查。

伊力哈木说,过去几年来的打压,他和家人在哈萨克斯坦投资建造的生产建筑材料工厂遭到关闭,损失数千万美元,一些股票投资因无法处理亦遭到巨大损失,他现在已无钱治病,需要国保开证明到学校指定医院接受公费治疗。不过,他说,自本台报道有关消息后,国保已不再理会他要求住院检查一事。

“我以前是帮国外公司做代理和帮忙,比如安排人手做翻译,找个律师给他们签合同,提供一些中介服务,包括我家族一些生意也是我帮他们打理,毕竟我是搞经济学。我们家族在国外有工厂,出面签合同是我,但是7.5事件之后(2009年7月5日新疆乌鲁木齐发生骚乱),他们(当局)也在国外关闭了这个工厂,可能是他们(与当地政府)沟通过,而且把我们派出的工人和代表赶走,工厂到现在都关闭。工厂都算几大,有几百工人,现在工厂也不知道怎样。虽然对方承认他们股份,但计算下来时可能要赔偿一些东西,不是拿不到赔偿,但从7月6日关闭至今已经好几年,所以(我)一直很希望过去处理一下,毕竟这些资产不光是我自己,还有我的弟弟和一些朋友,但是由我出面来做,所以我压力也很大,但他们一直不让我出境。”

“还有在7.5 时候他们把我的电脑拿走,而且几乎是24小时(监控)。当时我们对外界说,这种软禁状态只有两个月,但实际上是,回家后虽然跟外面电话通讯一直保持,但两年多来,他们几乎是每天陪著你,他们把我的电脑拿走时,我的股票值数千万,拿回来的时候不到两百万。我没办法,我的所有东西被带走,他们每天跟你在一起,没完没了,你根本没有时间操作任何东西。”

伊力哈木说,过去几年的人身自由限制,不单禁止他到国外学术交流,还阻碍了他参加一些社交网络活动,把他折腾得很累。

“反正他把你弄到--你走他不让你走,回新疆他不让你去,工作他也干扰,然后生活上受到破坏,现在连身体也受到破坏,这几年,我(看起来)好像老了10岁。简单说,这 么几年,对你的生活、工作包括研究影响很大,在各方面我感觉受到破坏,当然你可以承受,但是这种破坏延伸到你的亲人、学生和朋友,还有孩子,我是有寥无可言的感觉,就是很气愤,很恶心,为什么作为一个国家和机构会这样﹖这是无法理解。”

伊力哈木被拒出境到美国进行学术交流,但其18岁的女儿却在阴差阳错下没有遭到阻拦,顺利抵达美国芝加哥,目前在当地一所大学进修英语,准备考大学入学试,希望今年或明年能考上大学。伊力哈木说,在今次事件中,他唯一感到安慰是女儿真的长大了。以前在国内,为免影响女儿,让她住在学校,也不让她看维吾尔在线网站的信息,对他的事情不是太了解,现在女儿在国外看到有关新疆和他的报道后,对他说﹕“爸,我会好好学习,经济上会争取独立,争取奖学金。”

伊力哈木说,他从来没有后悔为族人发声,越受打压反而越来越坚强。

“说实话我不后悔,因为很多人不敢说,我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很多人。我觉得是时代的命运,我们必需要承受,能忍受就忍受,应抗争就抗争,我现在反而越来越坚强,我那觉得那怕是将来没有房子住,也要坚持。”

刚结束近三个星期软禁生活的藏族作家唯色表示,像她和伊力哈木等倡导人权法治人士,在敏感日子时都会受到监视,虽然觉得很难受,但已麻木习惯。 她也从来没有后悔为族人发声。

“反正会觉得对限制(自由)很不舒服,但做这样的事情是自己的选择,是自己愿意做,我觉得从良心上说,我做的事情是正确的,这个很重要,我愿意去承担。”

唯色表示,从18大以来,当局未有对访民和异见人士有放松的迹像,她希望新的领导人能下决心进行政治改革,改变现行高压的少数民族政策。而伊力哈木也表示,希望汉族人多关注少数民族的情况,并促请中国当局公平对待各个民族。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