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突組織”在美討論未來路向(下)(視頻)

繼續有專題時間,上節本台報導過海外的維吾爾人在華府舉行東突未來的集思會。今日會同大家講下,一些曾經在新疆有頭有面的商人、知識份子,為甚麼要逃亡海外?投入被大陸視為“東突恐佈份子”的之路。(何山報道)

2011.06.01

住在加拿大的圖爾遜,第一眼望落去,就是一副豪氣十足的商家形象。他做過大生意,與熱比婭一樣,都曾經叱吒新疆進出口貿易的商場。今日,同樣與熱比婭一樣,被迫放下當年已經是幾百萬的生意,出逃到海外。



在大陸被視為民族分裂份子活動的東突集思會上,他對本台講:“我在新疆,在被單位開除以後,”開始經營皮毛生意,我當時在新疆很有名,做進出口生意,做得也很大,但是我賺的利潤,大部份給了誰啦?給了官員﹑警察、稅務、海關、商檢、邊檢,我們可以做生意,我們在海外都稱我們是第二猶太人,但是我們的資金,在很多的關卡中,被他們收走了。我是逼不得才來國外的。”

記者:當時你的資金是怎樣被他們收走?
圖爾遜:當時可以這樣說,你的生意一好,他們就開始。我是做國際貿易與貨物托運,新疆最早開展與內地貨物托運公司的,後來因為貨物托運好了之後,有一個公安廳的局長的弟弟,他就把我每年利潤的400萬,給我搶走了。

他說,生意一做大,就會被公安盯上。加上為了兒子的安好,唯有要人不要錢,離開中國大陸。(記者:怎搶呢?)圖爾遜說,BITE“如果你不跟我們合作,把公司給我們的話,我們就會在你的兒子身上下手,我一個國際貿易公司,就沒有辦法運作。我還有另外一家是電腦科技公司,我說我國外的你們不要動我就好了。我現在甚麼都沒了,生活在加拿大,我又重新創業。做得還不錯。”

作為成功商人代表的圖爾遜,在東突的集思會上就要表達,東突人是要有自己的民族經濟,不能夠被北京完全控制。BITE“關心的是我們目前在國內所謂的新疆民族問題,特別是經濟問題,因為我們新疆雖然是一個資源大省,用漢語來說,這樣大的資源,國家直接控制。就業來講呢?我們是很差的。也就是說我們東突的就業很差,因為資源由中央全國控制,七五事件,也跟這個很有關係。90%的大學生,找不到工作,國家現在搞的低保收入,給160塊錢,現在一公斤肉,40塊錢,你說生活能夠好嗎?”

記者:在新疆買個羊肉串,5塊,北京也是5塊,但北京的收入比新疆要高,看起來是有差距?

圖爾遜:差距很大,對不對。所以說,外面宣傳的,共產黨宣傳的完全和內部情況是相反的。因為共產黨從執政到現在,沒有說過一句真話,雖然我們在國外,我們是關心我們民族的命運,他們說新疆是不可分割的土地的一部份,他們說是中國的。但是,一不給新疆人護照,二不給經營,再加上我在的時候,維吾爾人的生意一大到200萬元的時候,安全(局)的就跟蹤他的資金來源。”

而官方對生意做大了,過200萬人民幣的就實施跟蹤,也顯示北京從來對新疆人不放心,也不公平。圖爾遜繼續說:“安全(局)的專門有機構跟蹤你的錢,他害怕你用到別的甚麼地方,再加上很多地方的限制,維吾爾商人根本發展不起來。”

在現場,記者再同國際筆會,維吾爾中心的克力木傾過。作為知識份子,克力木則較為關心新疆的文化、人權與民主。他說:“我們維吾爾族有永久的文化,中共侵入東突以後,我們的文化也就受到了不同的損失。我們的儀式也給他們搞壞了,我們的墳墓也給他們搞壞了。我們古老的建築,民族建築,也被他們搞壞了。大家在這些問題上,對中共當局非常憤恨,氣憤比較大,他們一直說,共產黨推翻了,在東突的勢力解除了,我們復國了,才有民主、人權,要在東突成立之前,人權、民主都說不上。”



記者:這個地方,你有多久沒有回去?回去感覺怎樣?
克力木:我離開我的東突國18年了,我每天晚上,看那個電視,看新疆新聞,甚麼中共新聞,CCTV,我都看得到,通過互聯網,電話,東突共和國有甚麼新的動向,我們看得比較清楚。烏魯木齊市新疆的首府,原來在1958年,我在上學的時候,還很少幾乎沒有(漢人)。大部份都是當地的民族。最近,在烏魯木齊市的漢人的人數,已經到了85%,維吾爾族比例很小,不到40萬人,而且烏魯木齊市的建築風貌,都是漢族式的,經過烏魯木齊,民族的建築基本上是沒有了。好多街道的名稱,也改成漢文名稱,很多古老的名稱都不存在了。離開烏魯木齊10年以後再回去,找不到路,因為每個街道的名稱都變漢文,而且當地長大的維吾爾族,回到家鄉,找不到自己的房門,到了這個地步。

記者:除了在文化居住環境上,吃的東西會不會也漢化了?
克力木:我們吃東西,我們維吾爾族信仰伊斯蘭教,我們的宗教觀點比較清楚,而且我們的歷史已經400年了,我們出生以後,父母用伊斯蘭教育我們,吃飯的時候吃些甚麼東西,不像大陸甚麼吃狗肉,我們看也不看。按我們的習慣,伊斯蘭教的食物我們敢吃,伊斯蘭教不允許吃的,我們就不吃。

克力木來自瑞典,也一把年紀了,但對他來講,復國比自治、自決、中間路線等,更加意義迫切。他說,也是與會的100多海外東突人的最大共識。

記者:你們有很多的辯論,焦點在哪裡?
克力木:大部份我們的代表,要復國。要恢復1944年的東突共和國,有一些是要跟西藏一樣,中間道路,中共推翻以後,中國實現民主了,我們在那個時候,通過自己的決定,來決定自己的命運。這種說法,也很少,大部份是必須復國。

而在這些海外的東突人眼中,他們認為,新疆已經成為了中國的殖民地。克力木說:“復國,也就是恢復東突共和國。1934年11月12日,與1944年11月12日,兩次宣佈東突這個國家。1949年中共武裝侵入了我國東土耳其斯坦,從那一天開始,我們東突變成了中共的殖民地。”他們也指,東突人被俄羅斯等列強出賣了。他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以蘇聯為首的《雅爾達協議》,美國、英國和蘇聯,把我們東突的名稱改成新疆,交給了中國當局管理,我們要復國,就是要回到1944年(之前)中國當局沒有侵入的這個國家。”

好啦,兩集的專題,介紹海外維吾爾人在華府的集思會就告一段落,作為漢人,或許聽眾都未必認同他們所指的“新疆地位未定論”、“新疆殖民地論”。今日的新疆,如西藏一樣日漸漢化是不爭的事實。我是何山,下次再會。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