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印良品成衣用「新疆棉」 坚称符劳工标准 新疆人:审计机构难见实况


2020-11-23
Share
无印良品成衣用「新疆棉」 坚称符劳工标准 新疆人:审计机构难见实况 不少国际服装品牌都与「新疆棉」沾上关系,消费者难以知悉背后是否涉及强制劳动。(粤语组制图)

无印良品成衣用「新疆棉」 坚称符劳工标准 新疆人:审计机构难见实况

近来国际对新疆人权议题愈加关注,不过,记者却在香港大受欢迎的日本品牌「无印良品」,发现大量衣物仍推广以「新疆棉」制造。原来目前全球纺织业有两成棉花都由中国出产,而中国近八成半棉花都来自新疆,因此不少国际服装品牌都与「新疆棉」沾上关系。「无印良品」及其供应商「溢达集团」坚称已通过劳工审计,不存在强逼劳动。究竟「新疆制造」,与新疆的人权剥削有没有关系?消费者又有没有可能避开与新疆强逼劳动有关的衣物?《自由亚洲电台》和你探讨。(李智智/陈润南  报道)

在香港,「无印良品」店铺仍清楚标明男士牛津外衣由「新疆棉」制造,记者亲自向店员查问。

记者:这是否写新疆棉?

店员:是呀。

记者:因为我见报道写新疆棉与强逼劳动有关。

店员:应该都……你知道那么大间公司。不会有不好的东西出来,尤其日本追求完美。

无印良品未曾听说侵犯人权行为

向多名店员查问都未获清晰答案, 记者于是再去信「无印良品」查询,对方由日本公关部门回信称「非常关注新疆人权问题」,并聘用第三方审计公司,确保棉纱符合国际劳工要求。若在制造承包商的工厂发现任何违规行为,该公司会立即要求该承包商更正,目前「未曾听说过出现任何侵犯人权的行为」。

不过,根据澳洲智库今年3月的《出售维吾尔族》报告,就2017年至2019年的中国援疆计划进行调查,当中指出「无印良品」原材料部份来自香港龙头纺织企资「溢达集团」旗下的「昌吉溢达纺织有限公司」(下称:昌吉溢达),不少国际知名品牌都是其客户。但报告指,昌吉溢达之前的合作伙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下称:兵团)被指管控疆教育营,是中共下属的「准军事组织」。

美国7月制裁溢达 溢达否认强逼劳动

今年7月,美国宣布对昌吉溢达和兵团实施制裁,指控有关公司严重侵犯新疆人权。溢达集团回覆本台查询时,否认生产涉及人权剥削,并指自己已通过第三方劳工审计。该集团亦在其官网多次发声明坚称指控完全错误,又强调在2019年5月的审计结果显示「不存在任何强逼劳动」。

对于外间的指控,两间公司都坚决否认。作为消费者,又不能亲自到访新疆厂房,难以考证各方说法。目前中国是世界第二大棉花生产国,掌控全球各地制衣工厂的重要原材料来源。全球约20%棉花来自中国,而中国有约85%棉花是由新疆自治区出产。后退一步,究竟「新疆棉」,与新疆的教育营有多大关系?

中国官方一直宣传发展新疆纺织业,提高新疆各族生活水平。今年9月官方发表的新疆就业白皮书就表明, 2017年至2019年就已新增35万劳工,批评国际上有人炒作新疆「强逼劳动」问题。

新疆人审计机构能见真实情况

然而,曾被关入新疆职业培训中心,新疆伊犁尼勒克县哈萨克族女商人迪娜·努得拜向本台揭示政策的另一面。她透露,新疆教育营有大量女士被逼从事纺织业。

迪娜·努得拜说:被抓的女比男多。我们在教培中心时,送很多女人进来,都是女子监狱过来的。她们都在维吾尔族女子监狱中做衣服,有一个很大的地下通道,是一个厂子,她们一分钱也拿不上。

迪娜·努得拜于2017年因其手机装有外国通讯软件,先是被关入监狱,后转移到培训中心,她认为新疆制造产品难以轻易撇清与强逼劳动关系。她称,自「援疆」计划展开,整个新疆不论维吾尔族、哈萨克族以至所有穆斯林少数民族成员都被抓走,送至教育营,被逼学汉语、中共党训和生产技能,沦为「生产机器」,其人权和自由全遭剥夺。她更称,未见过有审计机构能见证当地工厂的真实情况。

迪娜·努得拜说:调查的人有很多很多,每天来一个。他们一来就通知了,他们每一个地方都有监控。来了、来了。然后我们就准备,穿好看的衣服,坐整齐,他们一来全是假的,里面甚么都没有,没有那些(强逼劳动)事情。

商界难监管上游 审计拒到新疆审查

台湾中亚学会秘书长侍建宇受访时就认为,要服装品牌主动调查来源相当困难,将引起商界的反弹。

侍建宇说:要叫他们去控管上游,他们没有办法去管那么多事情。而且他们也只是交给别人去加工,最后挂上自己品牌,他们不可能叫上游、中游交上资料,这会很难做生意。中国政府不愿配合,在这事情等于是在调查自己有关新疆人权和教育营的问题,所以无从著手。

《华盛顿邮报》早前亦曾报道有至少5间审计公司拒为品牌到新疆调查。美国非牟利审计公司WRAP向本台解释,拒绝调查的主因是,在新疆区内调查过程中,无法确保审核员的安全和自由受到保障,亦难以确定调查的真确性。

人权剥成另类产业链

人权组织联盟「结束新疆强制奴役」估计,许多世界知名的服装品牌仍在采购新疆棉花和纱线,背后涉及压迫多达180万维吾尔族及其他穆斯林人。揭发新疆再教育营内幕的哈萨克人权领袖赛尔克坚表示,新疆的人权剥削政策,已成为另一种产业链,各持份者都可从中赚取暴利,就业中介公司更会公开邀请厂房聘请新疆人。

赛尔克坚说:所谓中介机构都在赚钱,集中营的高层在中间赚钱,公安局领导都在中间赚钱,民营企业也在中间捞钱,通过这方式,中国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每一人都赚钱,令他们更疯狂。

面对新疆愈趋严重的人权问题,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今年9月向宣布引用「暂扣令」(Withhold Release Orders, WRO),点名禁止多家涉强逼劳工的新疆公司进口棉花、成衣、电子零件和发制品等产品,包括伊犁卓万服饰制造有限公司、保定市绿叶硕子岛商贸有限公司、新疆准噶尔棉麻有限公司、合肥宝龙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新疆洛浦县第四教育培训中心和洛浦县发制品工业园区。同月,美国再下令全面禁止新疆棉入口,英国亦最近加入要求企业勿用新疆强逼劳动产品,两国都要求进口商和各大服装品牌要产品供应来源,证明不是由强逼劳工生产。

与新疆「割席」?费者要向政、商界拖压

「清洁成衣运动」紧急倡议行动专员杨政贤认为,要企业主动放弃廉价劳动力,绝非易事。杨坦言,目前确实难以单靠自己找出衣服是否涉及强逼劳动。但随全球愈来愈关心新疆,多间国际品牌表明拒绝新疆棉,全球公民持续向当地政府、品牌施压似乎是更有用做法。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