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万花筒:“爱心食堂”慰藉灾民—访家居成都的港人李国胜

重建家园是每个地震灾民的首要愿望,但数以十万名痛失家园的灾民,现时仍住在简陋的帐篷内,帐篷不够分配,不少灾民祗能架起帆布栖身,忍受日晒雨淋之苦。他们身心极为疲惫,重建家园的梦想遥遥无期。为了慰藉灾民的需要,不少福利团体和义工,以不同的形式为灾民提供服务或心理辅导。一名移居成都的香港人李国胜,用另一种方式为灾民送暖。冯日遥报道。
2008-07-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四川省汶川五月十二日发生八级地震后,数百万名受灾民众,无数人在地震中痛失家园,甚至痛失挚亲,据四川救灾赈灾指挥部指,救灾部队已经在灾区建立了近二千个群众的安置点,受安置的灾民达六十六万多人,而灾区内建起帐篷的学校共有四十四个,约安置了近八千名中小学生。
 
十三年前由香港移居到成都的李国胜,地震当日他一家四口所住的单位,祇是摇晃了一会,并未有造成严重影响,但本身在成都从事酒楼生意的李国胜,在电视画面中见到无数灾民痛失家园,失去挚亲,李国胜竟然感触落泪,其后决定组织市内多间酒楼的老板,决定为灾民免费提供一日两餐的热饭及热菜。
 
在红十字会的协助下,李国胜在部分灾区设立“爱心食堂”,最初祇是在彭洲一带,为数千名住在帐篷的灾民,每日早上八时及下午二时,提供两餐的热饭热菜,其后再为绵阳及德阳的灾民提供膳食,至今每日要为近三万人煮饭做菜。担任总厨的李国胜指,自己要负责管理物资,协调灾区上送饭菜的人手,每日由清晨四时起床,直至晚上十二时上床,已经感到十分大压力,但李国胜指,无论几辛苦,当见到灾民将所有饭菜食清光的一刻,他心已感到十分欣慰。

他说:你睇到那些地震后逃生出来的灾民,他们连日来未有地方栖身,更不好说有口热饭及热菜落肚,他们拿住个杯或碗来排队罗,从他们的眼中你看见他们是多么的热切期望,当他们将所有热饭及热菜食落肚后,你见到他们那种满足,热泪盈腔的感激的眼神,你就会明白即使每日几辛苦,都是值得的。现时政府来不切为灾民提供一口热饭,即使军队,他们每日都是拿住个馒头,都没有一口热饭食,现时我同班手足,日日做到没法停手,三更半夜爬起身来做饭做菜,真是十分辛苦的。

每日指挥住六十名厨师为灾民做饭的李国胜指,他召集了一百多名志愿者,每日为厨房送大米,但人数仍然不足,因为每日的义工人数都不稳定,若果达到每日为四万名灾民送上热饭的目标,必须向其他组织或团体求助,初步他打算联络学生帮手。

他说:初时自己拿钱买米买菜,及后得到一班同行协助,现时大米及菜肉,甚至煮食的地方都不成问题,但若果要继续扩大受惠的人数,例如由三万去到四万人的饭菜,那就十分大问题。因为要大量稳定的义工帮手,现时大部份义工都不是长期的,而且例如要托成百公斤的大米,不是人人背得起,好多后生仔都支持不住,所以我希望可以召集到一批可以长期稳定地协助我们的人。现时我正与多间学校,例如厨校的学生,因为他们既懂些少厨技,又可以抽到多些固定的时间帮手。

李国胜指,有一次接到红十字会一批志愿者的来电,指他们缺水缺粮,已连续几日靠食方便面充饥,他们忙于在火车站搬运救援物资,既缺乏人手,又没有人协调,他们希望我立即送热饭过去。李国胜指,自己从事饮食业廿多年,从来未有感到那么被人需要的感觉。李国胜又说,每日向灾民派饭的时候,都会趁机与灾民闲聊一番,他感受到灾民对前景感到十分旁徨无助,认为当局未能顾及灾民心理上的需要。
 
他说:灾民感到旁徨无助感十分大,这是一个政府需要去解决的问题,在安置区内的小孩子,每日都有老师或志愿团体的工作人员,为他们安排集体活动,上堂或画画,但成年的灾民就日日百无聊赖,闲荡等日子过。我曾经想过将灾民召集来为爱心食堂帮手,他们若能协助做饭做菜,总好打发时间,及给心灵一种慰藉,但最后未能落实,因为这涉及饮食卫生问题。我必须要所有志愿帮手的灾民,取得合格的身体检查文件,这才可保障三万人的饮食健康问题,我一定要确保提供予灾民的食物,合附卫生及乾净,否则可能会好心做坏事。
 
受惠于爱心饭堂的三万名灾民,各有不同的背景,亦各有不同的故事,其中绵竹市灾民吴先生,一家四口在地震中都幸存下来,吴先生指从来没有想过会遇到地震,楼房在地震中已倒塌,现时祇靠政府接济的物资生活,吴先生对李国胜等一班志愿者,为灾民提供热饭感到十分感激。他说:李先生就是我们的希望,他在灾区帮助我们,我们一家四口得到他很大的帮助,这里有很多的好心的,现时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已感到十分满足。
 
吴先生指,本身是务农为生,但现时家园尽毁,就连农作物都没有了,一家四口祇有住在安置的帐篷内,他希望政府接济他们灾民外,亦可协助他们到省外找寻工作,否则他一家四口日后的生活,都无以为继,他为此感到十分无助。
 
而吴先生的细女小静,祇有九岁大,她所就读的小学已在地震中被夷为平地,现时祇在临时搭建的课室中上课,小静指,在倒塌了的学校执回自己的部份书本,
她最希望能尽快上学校读书。

小静说,日后会加倍努力学习,又希望将来自己能成为一个画家,将自己在地震中的所见所闻划出来,留给世人观看,经历地震后的小静指,日后会更加疼惜家人。她说:我希望长大后做一家画家,因为画画是很开心的,我可以将所见所闻,划在画字上让人观看,以前我在家中都是经常吵吵闹闹,令父母生气的,但依家我会听话,更疼爱及渴望与父母家姐在一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