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万花筒:环保--一场难以打赢的战争

大陆民间环保活跃人士、自然之友创会会长梁从诫上月底在北京病逝,他曾把环保工作比喻作“一场不可能打赢的战争”。这个比喻足以反映大陆民间环保人士的处境,除了工作困难重重外,同时亦要面对受打压的风险。(姬励思报道)
2010-11-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梁从诫是著名建筑家梁思成及林徽因的儿子,他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关注环保问题,1993年,发起创办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并担任会长,提倡“保护自然、善待自然”。是中国最早注册的民间环保组织之一。梁从诫经常在国家机关、大学和社会机构进行演讲。有一次,全场只有5名观众。他却笑著说:“如果我能在你们5个人的心中种下5颗绿色的种子,我就很欣慰了。”

在环保工作的过程中,梁从诫有感于失败的时候多,成功的例子少,他曾把环保比作“一场难以打赢的战争”,每走一步都困难重重。

总部在美国的太平洋环境组织,在北京的中国项目顾问温波表示,大陆民间环保组织面对最主要的困难是不获政府认同。当局对他们不信任,往往在政策上,设置关卡,令他们难以正式注册,取得合法的地位,活动空间大受限制。他说:政府不支持民间环保组织的存在,亦对他们不信任。主要是政府对NGO不是很理解,他们不明白为何有人不去赚钱,或不以赚钱为目的来参与这个工作,不理解他们为何不顾自己的利益,投身到环保的工作上,这种不理解就会导致对我们动机的怀疑。

浙江民间环保人士来金彪与地方上一批环保人士,于2005年成立一个名为“绿色沙龙”的组织,关注地方上的环保问题。来金彪说,其后在政府的猜疑下被强行取缔。他说:当局原本说组党要审批,社团不需要,我们就根据这话,建立绿色沙龙,关注环保,最后他们来一招,说社团也要审批,被民政局强行把我们解散,说我们是非的。

温波说,由于民间环保组织不获政府的认同,导致难以招揽或吸引有能力的环保专才,因而影响环保工作的成效。他说:因为这个领域不是社会承认是正式工作的领域,只被视为志愿者的行为,在业馀时间的公益参与,通常不认为这是专业专织的工作,这样就不会吸引到有能力,有专才的人来从事,这就令到效果大打折扣。

温波又说,中国环保工作的另一个关键问题,在于急速的经济发展,同时造成对环境破坏及污染。地方政府的经济利益依赖企业的发展,而企业又是造成环境污染的主要源头,对环保工作形成阻力。他说:主要是地方经济的利益和税收,依赖一些企业,他们又跟官方有很多连系,部份更是国有企业,所以在治理环境问题时,有很大的经济因素的考量,在是否治理污染时,虽有良好的意愿,在利益关系的牵扯,还是有很大的阻力,效果亦不理想。

有太湖卫士称号的江苏环保人士吴立红,就是因为举报地方企业严重污染太湖,而遭打击报复。他于2007年被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刑3年,刚于今年4月获释。

吴立红表示,20年前,太湖湖水清澈,鱼产丰富,不但可以在其中畅泳,湖水更可作为饮用水。随著地区的经济发展,化工厂林立,排出的污水,导致大规模的蓝藻爆发。他不断向地方政府举报,接受媒体的采访,又搜集污染的证据,准备控告环保局,因而引起当局极度不满。当时两千多家企业在太湖上游排污,及当地民众及生态造成极大的危害,当时国内及境外的媒体都大量报道太湖的污染,搞得我们的领导很尴尬。我通过几个月,搜集大量的数据和照片,准备起诉国家环保部,这个在当时来说,当局就觉得你这个农民胆子很大,他们就下手把我抓进去。

吴立红说,有企业就向他明言,官员的贪腐让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漠视环保。有企业的老板跟我说,我的排放要达标就无利润,我还办来干嘛。他还很狂的说,公检法的人我都摆平了,我提供他们的子女到国外留学,这些干部出国考察的费用是我们出的,过年过节给他送礼,有的还在企业内有股份,是我们送的。

2005年,浙江东阳画水镇遭受化工园区的工业大规模污染,企业排放的气体影响居民的健康,同时亦导致农田失收。村民发起大规模示威,围堵化工厂。浙江环保人士来金彪等人,刚成立了环保组织“绿色沙龙”,前往实地考察,并接受境外媒体的采访。来金彪说:化工厂造成的空气污染导致周边的绿色植物全部枯死,婴儿夭折率高,村民大规模示威后,我们过去了解情况,当时有境外媒体致电采访我,回去后,被指向境外非法泄露国家情报,我被刑拘。

来金彪认为,政府必须容许有独立的民间环保组织,中国未来的环保工作才能有果效。政府建立的环保机构有的根本不作为,应该建立更多的民间环保机构,当政府的环保机构不作为时,民间的就可以督促他们。

而吴立红就认为,要中国的环保工作有成效,必须严肃整顿污染企业与地方政府间的贪腐问题。同时要加大民间参与空间。例如环评,一定要有民众参与,现在是没有的,而且有些环评的数据都是虚假的。地方上官员的贪腐亦是关键,他们富贵,老百姓受苦,所以环保要达标,必先从贪腐著手。

两人都认为中国民间环保人士的道路漫长而艰辛,但他们都不言悔。正如梁从诚所言,环保是“一场不可能打赢的战争”,但“不能因为赢不了就不打,就如人知道自己总是要死,但不能因为这样就不好好活了。”


完整网站